Top articles

  • Dieu est mort Marx est mort, je me sens très bien

    29 novembre 2005 ( #Les mots 长夜词语 )

    上帝死了,马克思死了,我还活得不赖 熊培云 [冒险] 西班牙诗人Pedro SALINAS说,“诗歌是通向绝对的冒险。” 我说,著书立说干革命要讲逻辑。 [悲伤] 法国作家于连·格林留下两句名言,第一句“一切悲伤皆可疑”,第二句“书是人们出逃的窗口。” 我常把两句放在一起讲给朋友们听:一个读书人,如果终日垂头丧气,只能说他是个出逃未遂的憋脚犯人。 [生命] 法国人说,La vie est une aventure dont on ne sort pas vivant.意思是说,生命是一次没有人能活着出去的冒险。...

  • 霍金密码:有生命就有希望

    19 juillet 2006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再论“不自由,仍可活” (绝望的)人啊,赦免你自己。——题记 熊培云 帕特里克当年一句“不自由,毋宁死”,鼓舞了无数志士仁人流血牺牲。然而,生活还要继续,对于我们这些庸常的生命来说,无论身处怎样一个时代,遭遇怎样一种人生或社会的逆境,更应该体味什么是“不自由,仍可活”。 6 月份,随着霍金的来访,在中国掀起了一股“霍金热”。在我看来,霍金此行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他关于科学的演讲,而在于他对生命意义的解读,在于他对“不自由,仍可活”的默默实践。正因如此,当众人仍在为“达·芬奇密码”津津乐道时,我更愿意参悟“霍金密码”,体味他关乎生命与生活意义的深刻理解。...

  • 人质为什么爱上绑匪?

    28 septembre 2006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没有天空的都市/地下 熊培云 / 《南方周末》 失踪 8 年的奥地利女孩娜塔莎·卡姆普什的身份日前得到正式确认。奥地利警方 8 月 25 日对她进行了 DNA 检测,并公布了她在绑架者寓所的悲惨生活。早在 1998 年 3 月 2 日,时年 10 岁的娜塔莎在上学途中失踪,奥地利警方由此展开大规模搜救活动,但毫无结果。因此,娜塔莎的突然回来震惊了整个奥地利。然而,和其他许多绑架案一样,当事人在绑架过程中出现的特殊心理同样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酸葡萄”与“甜柠檬” 在重获自由后的首份公开信中,娜塔莎披露自己遭绑架...

  • 中国官员为什么迷信?

    17 mai 2007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熊培云 / 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据《科学时报》报道,国家行政学院综合教研部研究员程萍博士最近完成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素质调查和分析研究”调查显示:县处级公务员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人数比例仅为 12.2% ,有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相面”、“周公解梦”和“求签”等迷信现象的情况,并对“预测”的灾难有恐惧心理,至少是持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迷信的有害是显而易见的。一旦迷信武装了官员的脑袋并且据此发号施令,其危害可想而知。官员的特殊身份也决定了迷信的危害会从私域冲进公域。人们常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然而面对这个“半数以上”的数据,我们却不得不相信,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许多中国人的生活仍在一定程度上受着某些“神鬼力量”的支配。据说原山东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被“大师”预测自己有当副总理的命,可命里还缺一座“桥”,于是下令将耗资数亿元的国道改线,只为在水库上架起那座著名的“岱湖桥”,寓意将自己“带起来”,飞黄腾达,可惜没有多久,东窗事发,这座桥也因此被人们戏称为“逮胡桥”。...

  • 向人道歉,天不会塌下来

    25 mai 2006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熊培云 近日,一桩持续了两年多的“抄袭案”在北京终于尘埃落定。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抄袭庄羽作品《圈里圈外》成立,要求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 20 万元,赔偿庄羽精神损失费 1 万元,并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向庄羽赔礼道歉。 令人遗憾的是,在这桩并不复杂的“抄袭案”终审判决做出前几年时间里,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郭敬明及其出版方的“主动道歉”的声明。宣判之后,相关方仍在力图回避此事。 主动地说声“请求原谅 / 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这种局面同样让我们想起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花儿乐队”抄袭事件。对于人们对其整张专辑涉嫌抄袭的指控,花儿乐队一直采取逃避主义,直到专家的鉴定出炉后,花儿乐队态度才有了转变。然而,此前挺身而出揭发抄袭的人竟然被该乐队主唱称为“神经病”。...

  • “艾氏9•11”——中国式报复与反抗

    07 juin 2006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熊培云原载《南方周末》 2006 年 5 月 30 日 , 32 岁的河南农民艾绪强被北京市二中院判处死刑。法院判决认为,艾绪强为了报复社会,采用暴力手段,造成多人死亡和受伤,其行为已经分别构成抢劫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艾绪强死刑,并赔偿 7 名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 103 万元。 无疑,以保卫社会的名义,对于这种通过暴力肆意剥夺他人幸福自由、排泄自己心头不满的行为,我们必须无条件地加以谴责。今日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法律与道德,会宽恕或纵容这种丧失人性与理智的“恐怖行径”。然而,与此同时,对于这起被部分媒体描述为“个人恐怖主义”的真实悲剧,由于关乎我们的公共生活与个体命运,其所揭示的意味深长的社会内涵当不容我们忽略。...

  • 从“铜须门”看网络“匿名专制”

    14 juin 2006 ( #Psychologie 心理社会 )

    熊培云原载《南方周末》 最近, “铜须事件”引发海外媒体的严重关切。《纽约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和《南德意志报》等欧美报纸,相继刊发报道,质疑中国网民的做法是对个人权利 ( 隐私权、情感和生活方式选择权等 ) 的严重侵犯,而《国际先驱论坛报》以《以键盘为武器的中国暴民》为题,指责这种“暴民现象”。 两个月前,一位网友声称自己的妻子有了外遇,并在网上公布了妻子和网络情人 “铜须”的聊天记录。随后,许多网民加入到这场“铜须讨伐战”中。甚至有人表示要“以键盘为武器砍下奸夫的头,献给那位丈夫做祭品”。一时间,“江湖追杀令”再现网络,在天涯社区更有网友发布“铜须”的照片和视频,呼吁各机关团体,对“铜须”及其同伴甚至所在大学进行全面抵制,要求“不招聘、不录用、不接纳、不认可、不承认、不理睬、不合作。”至此,铜须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结合近几年来声势浩大的网络群众运动,有媒体慨叹“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条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和解的年代

    25 mai 2006 ( #Livres 每月书评 )

    ——霍布斯鲍姆《十九世纪三部曲》序 熊培云 (点击图片放大) 《十九世纪三部曲》 《革命的年代1789—1848》《资本的年代1848—1875》《帝国的年代1875—1914》 【作者】艾瑞克·霍布斯邦(霍布斯鲍姆)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开本】16 【定价】88.00元 【类别】 历史著作 │荐语│ TOP 了解是宽恕的前提。倘使我们的历史被人为地遮蔽或篡改,那么这种宽恕就像是无本之木,终究是漂泊无基。了解不是听“一面理”,而是共同面对,交叉验证,让谎言被揭穿,让真实的历史浮现于“民主的记忆”之中。——熊培云...

  • 天黑道晚安

    07 juillet 2006 ( #Livres 每月书评 )

    ——大卫·哈伯斯塔姆《媒介与权势》中文版序 熊培云 现代传播学很像是古时的哲学。当传播学今成显学,我们已经很难为其划出具体疆界,因为它几乎涉猎了所有学科。这既包括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等社会科学,诸如生物学、物理学、信息科学、网络学等自然科学同样为传播理论的形成及流变提供源头活水。 今天,倘使我们走进“柏拉图洞穴”和柏拉图试图建立的“哲人王”统治的理想国,不难发现,这位希腊哲人穷其一生所进行的研究,与其说是哲学,弗如说是政治传播学。 传播学攻城略地,有学者甚至将文明的生息与传播直接联系起来。正如哈罗德•伊尼斯(Harold...

  • 一个人的传统

    20 juillet 2006 ( #Livres 每月书评 )

    ——“伟大的传统”丛书总序 熊培云 人生而现代,却无往不在传统之中。 在《死亡诗社》这部电影的开篇,校长问学生们什么是威尔顿教会学校的四大支柱。在大庭广众之下,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是“传统、荣誉、纪律、优秀”。然而在私下里,学生们则把这所按部就班、载满荣誉的名校视为“地狱”。 新来的基丁老师讲的每句话都显得那样意味深长,“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为了不枉度“不纵即逝”的青春,年轻人应该迎难而上,敢于挑战传统和权威。当然,如果我们视界开阔,不难发现,敢于创新与挑战权威,同样是一种传统。所谓“挑战传统”,不过是以一种传统挑战另一种传统。...

  • L'éveil de la Chine.《中国觉醒》

    07 novembre 2005 ( #Livres 每月书评 )

    《中国觉醒》 陈彦著 L'éveil de la Chine. Les boulversements intellectuels après Mao, 1976-2002 de Yan Chen 《中国觉醒》以毛泽东之死及随之而来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开端,记述了自七十年代末至2002年间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运动史。该书已由熊培云译成中文,将于2006年1月在香港出版。 Présentation de l'éditeur « Voici une histoire intellectuelle de la...

  • 坐看云起时——秦朔序《思想国》

    29 mars 2007 ( #Livres 每月书评 )

    秦朔 培云的书稿在我的电脑桌面放了很久。他对我有所期待,希望我能写几句话。如果是几年前,我也许早已一挥而就。在那段一起耕耘“一份有责任感的政经杂志”的日子里,我和培云在内的一批《南风窗》的编辑记者,以理想为旗,以公共利益为归依,探求时代命运,点燃真诚思索,那种情怀和忘我的奋斗,已经深深地刻在记忆里。 2003 年七八月间,我开始参与《第一财经日报》的项目论证,并在一年后完全投入,从此离开《南风窗》,转战到以日为单位的劳作之中。相比政经,财经是一个快速世界,日复一日的变动是它的主要特征。对在政经世界摸索多年的我来说,从一个慢的地方到一个快的地方,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和新的突破。但面对无休止的忙,也常有茫与盲的迷惑,困顿于思考之不足,感觉之钝化。...

  • 街道上的巴黎

    23 décembre 2004 ( #Essai 大散文 )

    熊培云 巴黎是可赞美的,可赞美的,不仅是人道,还有街道。 徐志摩曾深情感慨,咳巴黎!到过巴黎的一定不会再希罕天堂!因为“香草在你的脚下,春风在你的脸上,微笑在你的周遭。不拘束你,不责备你,不督饬你,不窘你,不恼你,不揉你。它搂着你,可不缚住你:是一条温存的臂膀,不是根绳子”。话里话外,将巴黎的街道与人道索性都赞美了。 怀旧与时尚在此交迭缠绵。体味了巴黎的人,会油然升起心底的赞叹。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所有标榜自由平等的革命与巷战从未使巴黎湮灭了往日的荣光与对未来的敏感。协和广场上湿漉漉的断头台已随阴魂飘散,经过诸世纪风雨洗礼的塞纳河畔,林立的墙壁虽未改往日的沧桑,但那些曾将热切希望化为仇恨的每个弹孔如今已开满鲜花,与路边立尽斜阳的香颐软吻将巴黎点缀成“朝爱者”的花园。...

  • La nuit et les mots长夜与词语

    09 février 2005 ( #Chinois 汉字江山 )

    熊培云 [ 真理 ] 你们赞成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结果少数人成了暴君。 从来没有绝对的真理与自由。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承认人是局限的因为一切对异端的迫害一切对宗教信仰与自由言论的禁止都来自于绝对真理。 以前读房龙的文章很少注意他其实专门提到了人的局限性。今夜重读刚一翻开便发现了 TOLERRANCE 中 PROLOGUE 里的这句话他用知识来代言真理的狭隘人的局限...

  • 汉字与国运

    11 mars 2005 ( #Essai 大散文 )

    熊培云 月皓云瀚,汉字江河流淌。 相信每位在国外生活过的中国人,读到汉字时感觉都是暖洋洋的,那时你像是历尽艰辛,终于爬出密林瀚漠,于恍惚间见到了父老乡亲。 然而,我在法国读到第一个汉字时,感觉更多的却是荒诞。 当时我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住进朋友安排的一家宾馆里。在这里,我看见了“父老乡亲”,第一个汉字——那是“爱”。它不是贴在墙上,也不是印在书里,而是以文(明之)身抖动在猛男的一瓣屁股上——猛男正在荧屏里面“间歇性抽搐”。这是法国成人电视节目里的一个镜头,我感觉“乡亲们”被糟蹋了。 好在法国人民明察秋毫,这毕竟是个精致的国家,没将汉字之“爱”如此“做掉”。更多的时候,汉字在异乡的境遇还是好的。我曾在法国西部小城的一家旧书店里见到一幅标准的中国字——...

  • Le pont Mirabeau米哈博桥上的眼泪

    02 octobre 2005 ( #Chinois 汉字江山 )

    熊培云 三十而立,飘在巴黎。 新近搬了家,我住在一首诗的旁边。十六区,右岸偏左。 初次见面,和其他法国朋友一样,房东太太问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来法国?对于这个问题,我很少自问。我的南开校友、戴思杰先生在他的成名作《巴尔扎克与中国的小裁缝》中有很好的解释:一个小裁缝受到巴尔扎克书的影响,最后走出天高文化远的小山村。它说明,文化无孔不入、魔力无穷,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回想我这些年读过的书,无意有缘,大多都和法国文化有些渊源。因此,来到法国继续学习,对我自己来说,并不意外。 对我最有影响的人不是巴尔扎克,而是罗曼·罗兰。罗兰这样描述法式乌托邦:“世界安宁、博爱、在和平中进步、人权、天赋平等。”其实,我对法国怀有某种情感,除了对这些大道理心存信念,还有一种近乎朴实的乡土之情——怀旧。在我仰望未来浩瀚的星空时,同样深爱着承载现在与过去的大地。道理是,只要你站得足够高,就会发现大地是星空的一部分。...

  • Le constitutionnalisme personnel en Chine

    17 décembre 2005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一个人的宪政 熊培云 每次看法国电视台直播议员们在法国国民议会里就国家的大事小情彬彬有礼地争论时,心里便有一种难以克制的乡愁、一种悲伤,对宪政生活的怀念、对文明政治的无限期许。一个游子,告别了热爱的亲人, 远走他乡,有了一种把异乡当作故乡的错觉,是因为他在那里找到了他认为自己或自己的国家同样可以拥有的一些美好的东西,比如自由、民主等具有普世性的价值。这种普世性,无远弗界,是乡愁可以发生的前提。 前两天,法国电视三台播了段新闻录像:台湾一双男女立委为了军购的事在立法院打起了盒饭大战,一时蔬菜与肉块齐飞,汤水共长衣一色。台湾立委拳打脚踢骂...

  • 吾民吾国,上下求索

    19 février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民主是价值,更是宿命——题记 熊培云 谈到什么是“和谐社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先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字,一“口”一“禾”,表示“人人有饭吃”;“谐”字,人“皆”“言”之,表示人人有话说。由此而论,建设和谐社会,不是一种道德诉求,更是制度诉求。“和”要解决的是中国的民生问题,“谐”要解决的则是中国的民主问题。 应该说,上述相关“和谐”的解构与阐述,不只是一种构词法上的巧合,更准确地道出了转型期中国的时代特征。如何妥善解决民生与民主问题,对于有志于共此征程之当代中国人来说,不啻是个伟大的机遇。今日中国,风云际会,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参差为营,是可谓“三代同堂”。譬如说在某些制度设计上表现出“人言代法”的前现代特征,经济上有现代特征,而文化上也初露后现代特征,但总体而论,中国朝着一个更开放而多元的社会行进,当无可置疑。...

  • 第一项自由

    14 mars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 3月4日,胡锦涛在看望政协委员时强调,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强调“二八”,其中提到“以愚昧无知为耻”。那么,怎样才能让一些民众“知耻而后学”,“免于愚昧无知”?记得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感慨乡下人的“愚”:农村人到城里不知道如何躲闪汽车,于是便有司机朝农民吐唾沫,骂他们“笨蛋”。费先生不平,说这不能说明乡下人“愚”。乡下人不知如何给汽车让道,就像城里人跑到乡下看到苞谷赞叹“麦子长得这么高啊”一样,一切不过是个知识问题,而不是智力问题,因此并不关乎一个人的人格。心理学告诉我们,好奇心是人的本能;同样,求取知识信息、渴望获得事实真相也是人的本能。只不过“闻道有先后”,人们获得知识的途径和机遇各不相同,所谓“愚昧”实因“无知”所致。从这一点看,“以愚昧无知为耻”,归根到底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一种“无知”的状态。“愚昧”是“无知”的结果,是外在表现,无知无识才是愚昧的根本,而“免于愚昧无知”,就是要免于“因无知而愚昧”。愚昧自无知始,至有知终。一个人要免于愚昧无知,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从内因说,他需要有独立精神和思考能力;从外因说,他需要获得充足可靠的信息,以供其选择参考。只有如此“内外双修”,他才有可能“免于愚昧无知”。在此基础上,我们亦可以从语义上将“无知”分为两种。其一,一个懒于学习、头脑中没有知识(信息)的人在社会或他者面前表现出某种愚昧状态;其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里,知识或信息不能充分公开或共享,当社会环境认可这种“无知状态”或“知识的贫瘠”,他也会因此处于“无知状态”。如果我们承认绝大多数公民的智力不相上下,都有获得知识的脑力条件,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追问这种外部条件。比如,一个人是否有条件可以获得知识,是否有条件上学,接受最基本的教育;他是否有条件在已经识字的基础上获得对他真实有用的信息,或者说外部环境是否为他提供了可以免于无知状态的真相,不被信息的掌控者或创造者瞒骗。援此而论,救济公民“无知”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公民“有知(知识和知情)”。因为愚昧,所以要求知,要大力发展公平的、可以普及到穷人的教育;因为无知,所以要知道,要大力促进社会的开放,促进各种新闻、信息的交叉验证与传播。早在六十年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经提出关于“四大自由”(Four...

  • 天价迷局

    17 août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 /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转型期的中国,一个美好的愿景是能够在历经艰难困苦后从此走向黄金时代。着眼当下,我们不难发现,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天价时代”。笔者相信,中国要想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等层面取得赏心悦目的成就,就必须积极“过大关”,穿越这个“天价时代”。 新闻生活里的天价 “天价”正在充斥着中国人的“新闻生活”。打开百度搜索一下,与“天价”相关的新闻超过二十五万条。譬如“哈尔滨天价医药费”、“天价滞纳金”、“某某豪宅拍出天价”、“天价月饼”等等。 最近,又有两条“天价”新闻成为人们争相讨论的焦点。一件发生在北京,另一件则在外省。...

  • 法学家怎样从政?

    18 août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经过半年多的考察和筛选,7月底,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何家弘、宋英辉、赵旭东同时被最高人民检察院任命为副厅级官员,任期为一年。三位法学家同时获此重任,在最高检历史上尚属首次。据称,面对各种质疑检察机关宪政地位、取消和削弱检察权的声音及挑战,最高检决意培养自己的中青年法学家,以此捍卫中国特色的检察制度。 如有评论指出,近年来,随着依法治国的不断演进,国家机关各级官员的法律素质与法治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在司法界,几年前,北大的贺卫方先生曾以《复转军人进法院》一文批评中国各级法院大量涌入缺乏基本法律素养的复员退伍军人的现象,追问同样“人命关天”,为何未受过法律专业训练的人会被安置到法院而不是医院?...

  • 红顶犯人

    10 septembre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新京报》 2004 年 6 月,成都市金牛区原副区长、“红顶商人”马建国以挪用公款罪,以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15 年。短短 10 余年间聚集数以千万计的资金,用马建国自己的话说,这一切都得益于自己的身份——官商。 无疑,“红顶商人”的存在,与中国转型不无关系,牵涉到权力与资本的重新划界。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两年后当这位一度“落难”的“红顶商人”再次成为新闻关注的焦点时,却换了个身份——“红顶犯人”。如果说“红顶商人”指的是那些用权力驯服资本的人;那么这里的“红顶犯人”则是指那些用资本驯服权力的“阶上囚”,当然也应该包括那些能够继续通过权力影响权力的“落权者”。...

  • 有理想的中国怎样寻找现代化坐标?

    28 septembre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 /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社论 总部在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 26 日公布《 2006 - 2007 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报告显示,瑞士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芬兰和瑞典分列 2 、 3 位,而美国的排名则由去年的第 1 位降至第 6 位。意味深长的是,部分媒体在报道该报告时有意将印度单列,强调在 2006 年全球竞争力排名中,“中国落后印度 11 位”。 近年来,中印发展对比持续升温。去年印度经济提速,增长率超过 8 %,更是在中印两国乃至世界上引起激烈讨论。“印度将超过中国”、“ 21...

  • 文艺复兴岂需良辰吉日?——与刘军宁商榷

    14 décembre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有人梦里回到唐朝,有人梦里回到先秦。自从意识到本国沦落为“文化小国”,中国人对“文艺复兴”一词可谓梦萦魂牵——既痛彻骨髓,也爱彻骨髓。二十一世纪,多元化与世界化大势所趋,改革开放与开放改革同舟共济,中国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因此收获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成绩,的确部分增加了中国人复兴文艺的信心与决心。 审时度势,刘军宁先生最近在《南方周末》上撰文呼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其情也殷殷,其势也磅礴,读来令人唏嘘感动。然而,文中部分观点,实有值得商榷之处。 文艺复兴与盖屋上梁...

  • 我们的全部希望就在于思想

    23 avril 2006 ( #Transition 宪政转型 )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社论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这是所有读书人的节日,是所有热爱知识的人的节日,是所有渴望进步的人的节日。 好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和解的桥梁。众所周知,人类之所以取得进步,就在于人类有着锲而不舍的求知精神。一个国家之所以落后,在于这个国家“无人读书”,或“无好书可读”。而好的书籍与文献,更可以固国安邦,源远流长。如好莱坞影片《国家宝藏》所隐喻,美国国家宝藏的藏宝地图暗藏在两百多年以前的《独立宣言》里。 必须承认的是,在人类多难而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关于知识与思想的认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清澈与深入人心。即便先贤如孟轲者,虽然提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的经典华章,也未能逃脱诋毁知识的命运。为了维护君权与儒家伦理,孟子批判与其思想对立的杨朱的“为我”和墨子的“兼爱”是“无父无君”的歪理邪说。主张“民为贵”的孟子因此将有别于他的学说视为“第三个大灾难”,与大禹治好的“洪水”和周公平定的“猛兽”并列。...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