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推荐《包在纸里的火》

推荐《包在纸里的火》

内容简介 当我们关注别人的命运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关注自己的命运。救赎用心灵来完成的,而不是用舌头。 那一场媒体“战争”即将到来之际,他悄然而至。 他有一个神秘的目的。他来而又往,在“战争”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他还掀起了一场风暴,直到…… 这本书有关于媒体,有关于记者,有关于新闻。它将向你讲述藏在新闻事件背后的那些故事,讲述记者的生存状况,也将讲述媒体“潜规则”,讲述媒体之间的“暗战”,还将讲述一个人与一个报社之间的“战争”。 封底推荐 《包在纸里的火》讲述的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有关报纸和报应的故事,它更涉及权力、心灵与救赎。它还为我们完成了一次对媒体“潜规则”的抽丝剥茧。更准确地说,作者借用小说的手法,为我们再现了一次福柯式的“媒体解剖术”。...

Lire la suite

承认人性是一切政治的基础

承认人性是一切政治的基础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3月11日,《南方日报》头版用大篇幅版面刊载了即将卸任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仰天长笑的照片。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对此赞叹有加,称这是给他印象最深的报道。“那种‘仰天长笑’的味道,非常人性化地展示了共和国首席大法官的喜怒哀乐。”汪洋笑称《南方日报》敢发这样的照片,就是思想解放的表现,而且广东媒体要敢于叫板国外先进媒体。 应该说,身处转型时期的新闻记者或者媒体之所以不能充分“思想解放”,主要还在于当下仍旧存在诸多禁忌需要人们冒险犯难,敢于打破。事实上,汪洋的赞叹能够引起媒体热议,也是因为现在有关政治新闻的报道还没有或者不被允许“人性化地”展示官员的“喜怒哀乐”。大家似乎习惯了做官者正襟危坐的“英姿”,一种有政治没有生活、掩藏了人性的形象。...

Lire la suite

电影是靠不住的

电影是靠不住的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凤凰周刊》 岁尾年关,几部国产大片给中国观众带来不少“感悟”。最有意思且反复被演绎的一个说法是系列“靠不住”:看了《色戒》,知道女人是靠不住的;看了《投名状》,知道兄弟是靠不住的;看了《集结号》,知道组织是靠不住的…… 如果你愿意,这个排比句式还可以加长,缀上《苹果》与《长江七号》,等等,电影将为观众提供了无穷无尽的“靠不住”的例证。然而,如果你愿意反观电影文化本身,就不难发现,其实电影同样是靠不住的。 1.电影中的历史与现实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勇敢的心》曾让我心动不已。然而,后来才知道这部影片中的史实大有问题。真实的历史是,“勇敢的心”并非威廉•华莱士,而是影片中数次出卖过他的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出卖情节无疑是影片虚构的,历史上的罗伯特•布鲁斯是苏格兰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英雄。苏格兰在英王爱德华一世时代,面对的是被同化和吞并的命运,正是罗伯特•布鲁斯领导苏格兰人不断同英格兰战斗。...

Lire la suite

“五有之乡”的国家伦理

“五有之乡”的国家伦理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上海市政协委员刑普在2008年两会上正式提出: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以分享财政收入高增长。在这个更多是强调纳税义务而非纳税权利的时代,人们似乎习惯于政府“取之于民”,邢普委员建议政府“还钱”,难免给人一种“不严肃”的印象。 尽管提案看似异想天开,但不得不承认,无论其结果如何,“给每个人发放1000元”的提出便已经是一次观念的胜出。而写在这个建议背后的更是沉重的时代之问,即我们能否建立一个可以实现社会分红的政府,以及需要一场怎样的国家伦理的革新。 社会分红:阿拉斯加的光荣与梦想...

Lire la suite

又一只“周老虎”被打回原形

又一只“周老虎”被打回原形

熊培云/思想国 《瀟湘晨报》专栏 2008年3月11日出版的《东方今报》报道说,原河南省信阳市新县人口计生委主任郭世忠,2月27日凌晨猝死。其后,新县县委追授他为“优秀共产党员”;新县政府称其因连续忘我工作,积劳成疾,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故此为其追记三等功。信阳市人口计生委同时作出决定,在全市人口计生系统开展向郭世忠学习活动。然而,根据记者调查,真实的情况是:郭世忠因为工作应酬饮酒,在娱乐中心昏迷不醒,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早上围着车轮转,中午围着牌桌转,晚上围着裙子转”,勾勒了世人对那些不务正业、浪费纳税人钱财的官员的嘲讽。公共生活里的那些事总是这样让人无颜以对,摇头叹息。然而,如果着意去批评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无论其死因为何,终究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况且,具体到这一件事上,与其说郭世忠是“醉权”世界里的随波逐流者,不如说是一个“腹背受害者”。...

Lire la suite

“民选坏蛋”有多坏?

“民选坏蛋”有多坏?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中国没有民选总统,但是有民选坏蛋。几年前,安徽亳州某所技校便发生过一桩“民选坏蛋”的伟大事情。由于该校屡次发生失窃事件,在查无结果的情况下学校便举行了这样一场选举:投票选小偷!结果6位同学榜上有名,并因此受到处罚。 显然,从“疑罪从无”的法治精神出发这6位同学都是清白的。然而,这种异化的选举却真实地发生了。“民选小偷”以其特有的诙谐方式为我们再现了发生于日常生活中的“多数人的暴政”。 有人可能会说,总统能民选,坏蛋为什么不能呢?不都是货真价实地体现民意了么?个中区别,其实托克维尔们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不过,在此我们不妨再换个角度加以赘述:总统是自己报名参选的,而坏蛋并非心甘情愿。总统在当选后会兴高采烈地发表就职演说,而坏蛋却只能低头,更不会讲一些感谢国民信任之类的大话。简单说,民选坏蛋违背了“坏蛋”的意愿,所谓选举由此成为对“坏蛋”侮辱与损害的开始。...

Lire la suite

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熊培云/思想国 《东方早报》专栏 南街村的神话破灭了。有记者调查发现,早在三年前这个“共产主义”样板村便已经悄悄私有化,而且目前负债十几亿元,濒临破产。然而,对于已经发生的这一切,许多村民却一无所知。 据称,2004年11月,南街村集团以“维护管理层的稳定”为由悄悄改行股份制,并宣布对王宏斌等13位村干部的“股权激励计划”。自称每月仍拿着250元工资的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因此获得9%的股权,“共产主义引路人”从此华丽转身,变成了“红色资本家”。 不得不说,南街村的走红更像是一场与改革开放背道而驰的试验。事实上,对于许多人来说,南街神话的破产早在意料之中。改革开放三十年,尽管这片土地仍在生长理想主义,但是在这个更相信常识的世界里已经不再恭维任何“神话”。...

Lire la suite

教授也怕被颠覆

教授也怕被颠覆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愤怒出诗人,也出“屁眼”。自认著作遭四川师范大学教授钟华“恶意批评”,北京师范大教授季广茂近日在博客中大爆粗口,称批评者为“屁眼教授”,令人瞠目。几日后,季教授不得不删除博客中的过激言词,并为自己的行为“有损北师大的形象,有损所有教授的形象,有损知识分子的形象”表示了歉意。 中国知识分子的形象是不能再损害了,尽管这一形象已经很难再损害了。让我思考的是季教授的辩解。季教授坚持认为自己与钟华之争绝非“学术之争”,而是由某些人精心策划的“泼粪行动”。“钟华的书评足以扼杀我的学术生命”,“我以前言辞激烈,实在是小人物的绝望之举,几近于自杀,所以希望大家不必苛责。”...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