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38 articles avec debats 思想国圆桌

联合早报:南方的理想主义者

联合早报:南方的理想主义者

韩咏红/思想国 原载《联合早报》 以深入和调查性的报道闻名的中国报纸《南方周末》,每年都主办一次“年度致敬”活动,至今已走过七年。致敬年度传媒,肯定杰出的同行、报道、评论等等,《南方周末》在为新闻事业而直接奋斗以外,也把目光投在同行身上。他们对志同道合者进行鼓励,在现有新闻体制下,表达一种媒体人自己的新闻价值取向。新闻工作者的理想主义之光,在这个同业活动中闪耀。 对于中国的南方报系,我在还没有到中国工作以前即久仰其大名。记得90年代末,我来自上海的朋友就提醒我注意,广东地区出现了一份《南方周末》,选题与文笔尖锐辛辣、敢怒敢言,在国家新闻体制的制约因素中,以地方性非主流报纸的起点穿越地域的限制,让全国读者都看到新闻原来可以这样做。...

Lire la suite

我们的好教员为什么被谩骂?

我们的好教员为什么被谩骂?

感谢何兵先生的这篇博文,何兵先生 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透过“杨帆门”事件,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里 不愿意看到却又真实存在 的不堪,也看到了同时体现在何兵与 萧瀚两位先生身上的温度与力度。 ——思想国按 何兵/思想国圆桌 本校杨帆教授在课堂上与学生冲突一事,近来广为媒体渲染。我的意见是,教授和学生都有错,社会可以就此议论,但教授、学生、社会都不应夸大事实以图轰动效应。人民内部矛盾应当和平解决。激化社会纷争,于国于已无益——台湾就是先例。因为与杨帆教授专业有别,素无交往,对其不予评论,评论仅及本院萧瀚副教授,敬请读者谅解。...

Lire la suite

2007最被誤讀的人物

2007最被誤讀的人物

邱立本/思想国圆桌 思想国按:本文刊于最新出版的《亚洲周刊》。 邱立本先生系《亚洲周刊》总编辑。感谢邱先生 授权转载全文及长期以来对思想国的鼓励与支持。 二零零七年歲暮,亞洲週刊編輯部構思年度風雲人物時,首先閃進我腦海的是李安。但歷經內部的「腦力激盪」會議,發現李安不僅是「風雲人物」,而是掀動風雲、而又在風雲中被不同力量誤讀的人物。因而亞洲週刊最後決定用「二零零七最被誤讀的人物」來描繪這一年的李安,認定這才是更精準的解讀,也更能說明他所創造的文化現象。 這位一九五四年生於台灣,原籍江西的導演,在二零零七年推出作品《色,戒》,不旋踵間陷於異常激烈的文字砲火。來自中國大陸、台灣、香港以及全球華人社會的反對聲音,將他稱作「為漢奸作倀」、「歪曲文壇祖師奶奶張愛玲」。中國大陸左派重鎮「烏有之鄉」網,對李安口誅筆伐,寫過《切格瓦拉》劇本的黃紀蘇說,「中國已然站著,李安他們依然跪著」。北京幾位自稱「大學生支農志願者」甚至聯名上書文化部,要求「嚴斥《色,戒》漢奸文藝」。台灣綠營及台獨的媒體,則認為李安只是拍「中國人抗戰的故事」,有「大中國情結」、「不愛台灣」……...

Lire la suite

新闻联播:只“变脸”还不够

新闻联播:只“变脸”还不够

韩咏红/思想国圆桌 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 中国最权威的官方新闻节目《新闻联播》,本月初低调地进行了一次主持人的注入新血工作。保持了十几年不变的六人主持人队伍,终于引入四名30多岁的年轻接班人。《新闻联播》“变脸”动作在网民间获得的反应不错,据说几天试水后,国家广电总局放了绿灯,明确了引入主持人只增不减、以老带新、新老并进的原则。 不过,国内评论界对于上述变化却是赞赏少、要求的更多。 “把家里的14寸黑白电视换成了现在时兴的液晶彩电,为此兴奋几分钟也是人之常情。当然,我也很理解另一些人的不以为然。假如节目内容没有起色,电视机纵有千种风情,也是无济于事的。”...

Lire la suite

牢骚满腹,编剧石康为何不罢工

牢骚满腹,编剧石康为何不罢工

思想国按:正想对比石康与好莱坞编辑罢工的文章, 正好孤云兄先写了,索性先搬来供大家一赏。 明天或后天,我也补交一篇。 魏英杰/思想国圆桌 我知道这么说挺损的,至少不那么厚道。但看了石康的博客,还有美国编剧协会(WGA)正式罢工的消息,大脑里冷不丁地就冒出这个念头。 最近不是有一部电视剧《奋斗》很火爆吗,反正网上讨论的人不少。这部电视剧的编剧正是写过《晃晃悠悠》等小说的石康。但面对该剧的成功,石康看上去并不怎么兴奋。他在博客上大发牢骚,认为国内编剧的价值被低估了。就《奋斗》来说,“相当于区区北京三环内一处小豪宅而已,……还抵不上一个流行美剧主演一集电视剧的收入。”...

Lire la suite

熊培云想炼出啥民主?

熊培云想炼出啥民主?

在凯迪读到李大苗先生的《熊培云想炼出啥民主?》,虽然文章部分误读了《民主是怎样炼不成的?》一文原意,有关贿选的观点亦有失严谨,但其对村级民主的“合法性”问题提出置疑,却也别有天地,值得继续讨论。另附留言一篇。——思想国按 李大苗/思想国圆桌 就“贿选”,若干年前曾经与人争论过。当时做言道,“一打儿一打儿”的民主一定好过“一枪一枪”的民主。无论如何,在这个国度,还真曾经有过“一张一张的”民主。大约快百多年的事情了,那是曹锟,人家议员不去“民主”都不行,派出军警京津两地抓他们来民主,这当然近似“一枪一枪”的民主,可抓来后呢,给出银两做投票。记载中没有说清这银两究竟是“袁大头”还是银锭,若是前者,当算是“一头一头”的民主,后者则是“一锭一锭”的民主。回顾这百年的历史知道,这“一打儿一打儿”民主其实也来之不易,值得珍惜,当然,也值得疼痛。...

Lire la suite

联合早报:炒出来的国学热

联合早报:炒出来的国学热

2007年7月3日出版的《联合早报》发表《炒出来的国学热》,批评今日中国“户外国学大热炒大热卖”,部分观点与熊培云《下跪救不了国学》一文有所呼应,特收录于此。——思想国按 吴韦材(新加坡)/原载《联合早报》 当下中国,只要什么热起来,无论有正面认同或负面争议,市场都会以迅雷速度将之大炒起来。近日“国学”大热,有人说是传统文化复苏之大幸,也有人说是文化茫然迷失中乱抓浮木的弥补心态。 更有人说,这一切其实“醉翁之意不在国学,而是在名与利”。 总之,这种种“炒作”与种种“反思”,都可说是一次把传统文化翻土挖掘再摊开来定位——或定价——的热闹现象。诚然,愿意翻土挖掘再摊开来研究一番,那至少还是具有一定社会思考意义的。...

Lire la suite

李子暘:买房是天赋人权

李子暘:买房是天赋人权

李子暘/思想国圆桌 中国房价为什么居高不下,屡调屡涨?相信多数中国人都已经心领神会。如果你不能清晰表达自己对政府的不信任,就读一读经济学家李子暘的这篇文章吧。——思想国按 “悍然”一词正可以用来形容北京市政府对于公民购买小产权住房的禁止做法。也许,拨开什么“小产权”“大产权”“土地管理”“产权证”等等怪异的名词,还事情以本来面目,才可以明白这种“悍然”是多么的蛮横和可笑。 事情的本来面目就是:在不妨碍任何他人的情况下,有人盖了房子,卖给了另一个需要住房的人。事情就这么简单。 但是,奇怪的是,有一群离这里远远的人,不知为何,却认为自己有权力去干预,甚至禁止别人买房卖房。而且,这些人还声称,自己一直在尽力帮助人们得到住房。而他们像现在这样禁止人们建房卖房买房,也正是为了让人们得到更多更好的住房。真是不折不扣的胡言乱语!这些人就是北京市政府的一些官员。他们悍然破坏公民购买住房的权力,公然成为人们改善生活条件的直接阻碍。如果再想到这些人的衣食住行无不仰赖于公民的供养,他们的行径就变得格外难以容忍。...

Lire la suite

我为山西奴工事件引咎辞职

我为山西奴工事件引咎辞职

文章提交者:等闲之辈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山西奴工事件曝光以来,国内群情激愤,高层轮番震惊,民众纷纷通过互联网要求地方有关部门负责人下台谢罪。但山西衮衮诸公,官惜前程,吏忧后果,至今无人肯辞。没人下台,显然无法给民众一个交代,既然山西地方官吏都不肯辞职,我这个外省人看不下去,干脆,他们不辞职我来辞职好了。 我虽是一个普通公民,没有任何官职,但我是宪法规定的国家主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是人民的一员,所以我的权力比那些山西公仆大得多。我的仆人犯了过错,身为其主,出面承担责任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该为山西奴工事件负责、引咎辞职的不是他们,而是我。...

Lire la suite

寂寞的左拉

寂寞的左拉

【哥俩好,摄于曼谷】 孟波/思想国圆桌 作者惠寄思想国 在“五一”长假里,我心事重重,总觉得早该为中国的“德雷福斯事件”写下一点文字了。 初夏时节,草长莺飞、杂花生树。中国人或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或在旅途中享受良辰美景。没有人会想到4年前的这个时候,河南郑州某乡村一个弱小而无辜的生命被法律宣判了死刑(后被处决),没有人会想到3年前的这个时候,北京10位白发皤皤的知识分子为此拍案而起,进行了控诉和声援。 也许不是人们想不到,而是这个事件从来就没有进入人们的记忆。然而我却把这个事件称作中国的“德雷福斯事件”。...

Lire la suite

1 2 3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