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24 articles avec le monde 思想国天下

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

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

感谢法国人类学家、社会活动家于硕教授转来以下图片。于教授在来信中说,“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注意人数、钱数和食品数量及内容的不同。如果可以在《开放时代》或《思想国》网站上刊出会有趣。”——思想国按 What is eaten in one week ? This i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most interesting e-mails I've ever received. Take a good look at the family size & diet of...

Lire la suite

同样的乳房,味道不一样

同样的乳房,味道不一样

诙谐社会,气象万千。波兰《Wprost》周刊最近一期封面拿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和总理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开玩笑,只见这对双胞胎一左一右,正吸吮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奶头(图上)。同样的乳房,不过进口到中国就不一样了——看那粗颗粒的马赛克,感觉这双可怜的波兰兄弟吃的不是奶,而是玻璃碴子 (图下)。

Lire la suite

无疆界记者组织示威——比《夜宴》强多了。

无疆界记者组织示威——比《夜宴》强多了。

一百天,一百人,一百家媒体。6月20日,无疆界记者组织在艾菲尔铁塔下举行示威,他们身穿黑衣,戴着白色面罩,抗议英国记者约翰斯顿在加沙被绑架失踪100天。 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 a réuni, le 20 juin 2007, une centaine de militants et de bénévoles sur la pelouse du Champ-de-Mars, à Paris, en face de la tour Eiffel. Ils ont brandi...

Lire la suite

萨科奇的四幅面孔

萨科奇的四幅面孔

熊培云/思想国原载《南风窗》 法国总统选举结果北京时间 5 月 7 日凌晨 2 时左右公布,执政的人民运动联盟主席尼古拉·萨科奇以 53% 的支持率赢得大选。萨科奇的竞争对手、社会党候选人罗雅尔得票率为 47% 。一个移民之子,一个从不掩饰自己勃勃野心的男人,在法国政坛摸爬滚打整整三十年后,终于坐上了总统宝座。 法国总统选举 4 月 22 日举行了第一轮投票,萨科奇和罗雅尔在 12 位候选人中得票领先,但都没有获得绝对多数,因此两人在 5 月 6 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为入主爱丽舍宫进行最后对决。正如此前民意调查所显示,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萨科奇战胜罗雅尔,笑到了最后。...

Lire la suite

以什么名义隔离穷人?

以什么名义隔离穷人?

熊培云/思想国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关贫富分化的争论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此同时,就在人们为天价房屋叫苦不迭时,有开发商扬言“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开发商还不时援引发达国家的某几个“富人区”为例,理直气壮地鼓吹要在中国的城市分建“富人区”与“穷人区”。言下之意,“贫富分居”是今日世界的发展潮流,是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是中国能否赶上“与世界接轨”的时髦的一个标杆。 然而,发达国家对于“贫富分居”并不看好。数日前,法国重提贫富混居的政策。根据规定,今后法国房地产商想在某个区域开发大型楼盘时,必须向政府承诺其所建住宅含有一定比例的廉租房,否则就无法进行楼盘开发。...

Lire la suite

失意骑士德维尔潘

失意骑士德维尔潘

熊培云 德维尔潘 (Dominique de Villepin) 是迷人的。别说法国人把他比作“银发骑士”,即使在中国,也有不少网民亲切地称他为“德哥”。当然,熟悉法国姓氏源流的人知道,此“德( de )”并非“以德服人”之“德”。在法语传统中,“ de ”是与众不同的贵族身份的一种标榜。从这方面说, “德哥”实际上是“贵族哥哥”。 与此相反,德维尔潘的政治对手尼古拉·萨科奇显得外形平庸。当然,凭着他那硕大的耳朵与眯缝的眼睛,以及石走沙飞、雷历风行的工作作风,萨科奇同样“当仁不让”,给人留下一种“正版蝙蝠侠”的深刻印象。...

Lire la suite

法国街头政治一瞥

法国街头政治一瞥

熊培云 “五月革命”又来了吗?席卷法国的学潮再次把世界目光引到了巴黎的“街头政治”上。3月18日,法国各地大约有150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德维尔潘政府近期出台的CPE(首次雇用合同)法案,部分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工会与学生领袖还向政府下达了48小时最后通牒,否则他们将发动全国总罢工。众所周知,九十年代末以来,法国经济遇到了严重的困难。法国的失业率始终在10%左右徘徊,而25岁以下的年轻人的失业率则接近四分之一,无疑它已成为法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在此基础上,德维尔潘推出CPE(首次雇用合同)以着手解决青年就业问题。然而,近日来抗议之声一浪高过一浪,法国防暴警察与学生在索邦大学内外发生激烈冲突,索邦广场外的部分书店和咖啡店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坏。人们不约而同地拿这次学潮与1968年的“五月风暴”相提并论,而法国媒体也认为,尽管德维尔潘表现出了誓不低头的勇气,但是此次抗议事件是他上任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

Lire la suite

CPE: ll est temps de prendre nos responsabilité.

CPE: ll est temps de prendre nos responsabilité.

索邦同学对法国CPE学潮的看法,大意: 1.学生毁坏索邦里的图书不可饶恕 2.五月风暴可悲,大街政治中少数人操纵多数人 3.媒体谋利对事态的扩大有责 4.为了一个更好的未来,法国青年人应该担起责任 Je suis révolté contre les manifestants. Lors des premières manifestations, certains imbéciles ont pénétré dans la Sorbonne la nuit, et ont cassé de nombreuses...

Lire la suite

与美报谈民族主义

与美报谈民族主义

熊培云 近日接受美国某报访问,谈中国的民族主义与“愤青”现象。以下为部分整理文稿。 问:大家都很关心中国的“愤青现象”,你如何看中国的“愤青”? 熊培云:愤青现在已经被标签化,道德化,这并不利于我们分析社会问题。在我看来,愤青作为一股力量,本身是无所谓好坏。它是把双刃剑,既可能有利于一个国家,也可能遗祸于一个国家。我们不能简单地理性与愤怒之间划上等号或不等号。一方面,愤怒未必有理,另一方面,愤怒也不必然意味着理性丧失。法国思想家帕斯卡讲,“心有理性忽略之理性”,这里讲的心,同样包括愤怒。就像我们对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报之以同情,因为他们的不幸流下感伤的泪水,这是不需要任何理性算计的,皆人性使然。所有人类理性都是以人为前提,即是说建立在人的自觉上,由此我们说在理性与愤怒之间有一座可以互相抵达的桥梁。今日中国人心离散,犬儒流行,有愤怒青年在,未必是件坏事。凡高也曾经讲过一句话,“一个人不要让灵魂之火熄灭,但也不能让它烧出来。”我们不妨把“灵魂之火”理解为某种愤怒,把“不要让灵魂之火熄灭”理解为不断地为自己的生命提供给养,避免活于麻木;同样我把“不能让它烧出来”,视之为一种理性。在此基础上,我认为一个国家或一个人的最好的前途或状态就是愤怒与理性能互相救济。...

Lire la suite

1 2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