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答“人是什么单位?”

答“人是什么单位?”

熊培云 Noblesse du Temps / The Nobility of Time /时间的贵族气息Salvador Dali (1904-1989) (请勿转载) 在计划经济盛行的时代,中国人多生活在单位文化里。陌生人见面,或是办点什么大事小情,难免会被问及“是什么单位的”。单位无所不在,正因为此,当刘震云将单位文化描述成“一地鸡毛”时,引起无数人的共鸣。 我曾说,一人即一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疆土,它区别于自己所属的疆土。同样,区别于“你属于某个单位”,每个人更应该回答的是“自己是什么单位”,“人是什么单位”。...

Lire la suite

当专制成为一种自然灾害

当专制成为一种自然灾害

思想国纪事 眼下中国在纪念7·28唐山大地震,说是说“中国纪念”,实际上只是中国部分商业媒体与部分河北人在纪念——纪念大地震使我们回到了“人与自然”之间赤裸裸的关系。 我们本应多想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此时,我所能想起的是几位活跃于出版界的朋友。假如你准备出一套文集,也与出版方签了合同。但是,因为出版审查等“不可抗力”而不能如期出版、发行,或者被销毁,这已然是不幸。然而,更不幸的是,你和你的朋友可能会像遭遇唐山大地震一样,只是自责自我护卫不够,抱怨防震减震技术含量的缺乏,而无心声讨地震对人类犯下的罪行。...

Lire la suite

谁在藐视国民的自由与创造?

谁在藐视国民的自由与创造?

熊培云 最近,丁俊晖在被记者问到“亚运会与英国公开赛赛期发生冲突,选择何者”时,丁回答说:“如果可以选择,我会参加全英赛,这不是卫冕与否的问题。而是因为职业赛整体水平远超亚运会,况且亚运金牌我都拿过了”。随即中国台球协会有关领导怒斥其为“藐视国家的利益!是极不负责任的”。 如有评论指出,“一些职业化或准职业化运动员的权益意识开始觉醒”。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来说,这本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好事情。然而,某些体育官员,一方面希望通过职业化来提高运动成绩,另一方面却又停留在专业队的管理思路上,希望保持那种对专业运动员“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的绝对权威。...

Lire la suite

人是什么单位?

人是什么单位?

在中国生活的人常会被人问起自己“是什么单位的?”思想国不会问这样不需要脑力的问题。思想国的问题是, “人是什么单位?” 当然,你可以模仿“熊培云是什么单位?”这样来问自己“我是什么单位?” 有兴趣答题者可点击以下图片直接进入留言区,或发信至xiongpeiyun@yahoo.fr,思想国的答案会在数日后公布。 Don Quixote de la Mancha

Lire la suite

思想国将推出“电影评论”频道

思想国将推出“电影评论”频道

思想国纪事 思想国将在 7 月 26 日正式推出电影频道,陆续刊发熊培云撰写的五十部经典电影评论(政治学、传播学与社会学视角)。首评电影将选择由 G é la Babluani 执导的《 13 》,谈社会如何杀人,敬请关注。

Lire la suite

一个人的传统

一个人的传统

——“伟大的传统”丛书总序 熊培云 人生而现代,却无往不在传统之中。 在《死亡诗社》这部电影的开篇,校长问学生们什么是威尔顿教会学校的四大支柱。在大庭广众之下,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是“传统、荣誉、纪律、优秀”。然而在私下里,学生们则把这所按部就班、载满荣誉的名校视为“地狱”。 新来的基丁老师讲的每句话都显得那样意味深长,“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为了不枉度“不纵即逝”的青春,年轻人应该迎难而上,敢于挑战传统和权威。当然,如果我们视界开阔,不难发现,敢于创新与挑战权威,同样是一种传统。所谓“挑战传统”,不过是以一种传统挑战另一种传统。...

Lire la suite

养病一时,用在千日

养病一时,用在千日

思想国纪事 我死之后,地久天长。破天荒断网五日,没有写一个字,没有上一分钟网,没有翻一本书,没有看一部电影,因为最近又感冒了。自从年初患了一次重感冒后,体质似乎一直未能恢复如前,然而每天依旧忙碌,没有休息。我本“以思想自由为荣”,今天也要为自己加个条条框框,要“以不知休息为耻”,学着让自己跟上潮流,适时给自己放松一下。养病一时,用在千日, 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好身体,每天可以工作、学习十六、七个小时,不知倦怠。 电影《大地》剧照

Lire la suite

霍金密码:有生命就有希望

霍金密码:有生命就有希望

——再论“不自由,仍可活” (绝望的)人啊,赦免你自己。——题记 熊培云 帕特里克当年一句“不自由,毋宁死”,鼓舞了无数志士仁人流血牺牲。然而,生活还要继续,对于我们这些庸常的生命来说,无论身处怎样一个时代,遭遇怎样一种人生或社会的逆境,更应该体味什么是“不自由,仍可活”。 6 月份,随着霍金的来访,在中国掀起了一股“霍金热”。在我看来,霍金此行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他关于科学的演讲,而在于他对生命意义的解读,在于他对“不自由,仍可活”的默默实践。正因如此,当众人仍在为“达·芬奇密码”津津乐道时,我更愿意参悟“霍金密码”,体味他关乎生命与生活意义的深刻理解。...

Lire la suite

爱国首先是爱国民

爱国首先是爱国民

熊培云 近日,网易公司开发的网络游戏“梦幻西游”遭到一些“爱国网民“的声讨。和近年来诸多著名口水官司一样,本次声讨同样与日本有关。据说,事件起因是有玩家们在游戏中发现“建邺城衙门”内出现了酷似“太阳旗”的背景。于是乎,一传十、十传百,许多玩家纷纷在游戏内表示自己“受到了侮辱”。由于抗议者众多,以致于该区其他玩家几乎无法正常游戏。 从网上披露的游戏截图看,这里所谓“太阳旗”不过是画在“建邺城衙门”内墙上的一轮红日。尽管网易解释作为公堂背景的“日出东方图”暗喻“日出东方,光明正大”的含义,而非“日本军旗图”。但是,这种“澄清”并不能阻止那些执着表达自己爱国热忱和愤怒情感的网民将抗议推向高潮。所谓“愤怒出诗人”,愤怒同样出“爱国者”及“爱国者”的唾沫产品——“汉奸”。...

Lire la suite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