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虎”在巴黎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周末》专栏

  

正当中国人感慨“正龙已经回家,正义还在流浪”的时候,细心的巴黎人在塞纳河边发现了“周老虎”。据法国《快报》报道,20081119出版的《费加罗报》头版照片将法国司法部长拉希达·达蒂(Rachida Dati)手上一枚价值15600欧元的名牌钻戒抹掉。消息一经证实,立即引来百般指责。《费加罗报》摄影部门负责人辩解说,当时之所以这样处理图片只是希望读者不会被这枚抢眼的钻戒分散注意力,以集中精神于记者对达蒂的访问。

显然,《费加罗报》有点太“为民做主”了。反驳者说,这位个性鲜明、举止出位的部长夫人一直就在分散着法国人的注意力,不多这枚戒指。

现年42岁的达蒂是萨科奇总统的密友,也是法国历史上首位北非裔内阁成员。由于性格鲜明、不拘一格,热衷于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故被人称作“女版萨科奇”。2007年,《巴黎竞赛画报》以达蒂一身桃红色迪奥裙子的照片作为封面,并刊登了达蒂谈论个人生活爱好和时尚品位的专题文章。达蒂也因此被指过于“轻佻”,是个“卖弄姿色和个人财富”的“芭比娃娃”。由于改革雷厉风行,这位部长夫人同样以“残酷的工头”著称。所以,当达蒂以封面女郎高调做人、低胸示人时,反对她的律师们已经手挽手将自己铐在当地法庭里,高呼“花瓶部长不懂司法尊严”,最好“下台改当模特”。

就在前不久,达蒂因为未婚先孕却闭口不提生父是谁引起关注。不过,好在法国公众与媒体向来尊重从政者的私人生活,只要不涉及公共利益,通常也并不过问。相较上述个性化生活而言,显然公众更关心的或者真正关心的还是《费加罗报》为何自作主张抹去达蒂手上的名贵戒指。如果说前者反映的只是达蒂个人的价值取向与行事风格,那么后者则表明以《费加罗报》为代表的法国媒体已经触及了社会底线——混淆是非,弄虚作假,操纵民意。

而在这方面,无论是法国媒体,还是达蒂本人,并非没有造假之前科。去年89日出版的《巴黎竞赛画报》刊登了萨科齐光着膀子和他的儿子路易斯在美国度假划船的照片。照片中的萨科奇腰杆笔挺,肌肉匀称。然而《快报》曝光说,原版照片里萨科齐腰部有一团赘肉,只是被画报的图片编辑做了“政治美容”。在达蒂就任司法部长不久,同样是《快报》,在封面文章《达蒂鲜为人知的一面》中指出达蒂在1996年申请入读国家行政学校时在简历上涉嫌造假。达蒂自称有3个硕士学位,事实上她并没有拿到工商管理硕士文凭。

透过网上网下无尽的嘲讽,不难发现,无论是过去美化总统先生的形象,还是在司法部长的新闻照片中抹去一枚戒指,对于法国公众来说任何造假都是不可忍受的。所以,在《巴黎竞赛画报》因为过于讨好权力而被人讥讽为“塞纳河边的《真理报》”之后,眼下亦有网民建议《费加罗报》(Le Figaro)自此更名为《Le FotoShop》。言下之意,这张报纸只能代言变化多端的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

开放的媒体环境会让公民自由表达、平衡观点,而一旦媒体被掌握在少数集团手里,或者重新回到政客的怀抱,就难免出现民意被操纵的局面。20世纪以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因政经力量绑架而生的“媒主(Mediacracy)”正在腐化并动摇“民主(Democracy)”的根基。这也是法国民众防微杜渐之原因。幸运的是,在法国媒体与公众可以搜猎任何级别(从农民到总统)的“周老虎”;宪政既成,“小拿破仑”(萨科奇的绰号)毕竟不是拿破仑,政府无权以损害国家形象之名对提出异议者兴师问罪。

民主国家对媒体与从政者有着近乎苛刻的诚信要求。既然政府已被“关进笼子”,既然从政者甘愿走进笼子“为选民服务”,就应该接受选民的细端详与勤鞭策。这方面,最严厉的莫过于德国。几年前身为德国总理的施罗德曾经陷入“染发风波”。由于出镜时未见白发,有媒体怀疑总理先生染发作假,弄得施罗德一时好不尴尬,就怕自己跳进法庭也洗不清。

政治信用与社会诚信之有无,必然体现于日常生活。相较而言,在中国这样任凭“周老虎”叱咤风云的国家,人们对政客官员们染发早已习以为常,只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通常也并不深问。所谓“自古美人如良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过去人们从这首诗里读出了美与苍凉,而现在读到的却是无所不在的染发剂的气息。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sx 03/12/2008 14:13

我也有同样的疑问。

lele 27/11/2008 16:44

熊老师,想问个问题,为什么dati能同时当司法部长又兼巴黎7区市长呢?这两个职务之间没有潜在冲突吗? 谢谢b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