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许医农与许倬云通信

许医农与许倬云通信

许医农老先生是中国出版界的一面精神旗帜,其对生命的热忱与执着,对中国进步的反思与肩负,足以让她的许多时代同路人仰望。本期圆桌特转发许老与历史学家许倬云的一段书信往来,它既为我们见证了一个时代痛彻骨髓的忧虑,同样因为这种源于脏腑的关切,让所有后来者心怀希望。——思想国按 尊敬的倬云先生:您好! 承蒙信任,受命责编尊作《从历史看管理》。 回想十五年前,以《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一稿为缘,有幸与您结识。十几年来,在我心目中一直把您奉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知识分子治学与为人的楷模。难忘您特殊的人生艰难路给我心灵的震撼!难忘该书末篇《我们生活的目标》一文在关于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关于天地人己关系、关于“创造生命的不朽”等诸多方面给予我的深刻启迪与教益。...

Lire la suite

“法兰西信念”是什么信念?

“法兰西信念”是什么信念?

熊培云 / 思想国《南方都市报》专栏 几日前,希拉克在北京大学演讲时提到,转型期的中国应该吸收一些法国信念——“有一些法国的信念能够帮助中国继续思考,而这些信念,就是法国启蒙时期的理想和法国大革命的普世价值,它们将为中国走向民主和人权带来启迪”。 至于这些以理想与普世价值为旗的“法兰西信念”到底包含了什么,希拉克并没有细说。但他相信,中国能否取得历史性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更取决于中国能否加强人权,加强自由、民主,承诺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 众所周知,法国启蒙运动上承文艺复兴,下接法国大革命,为欧洲和世界思想史上留下光辉一页。我以为,所谓“启蒙时代的理想”,主要源于人类相信自己可以通过知识(理性)改变命运的一种信念。既然它是人类理性对上帝神性的一种超越,启蒙运动因此也被视为一场以理性和科学为犁的思想解放运动。不幸的是,犁让位于刀剑,思想共和国让位于刀剑共和国,人类的理性最终上升为神性,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主宰一切,控制一切,直至跌入了我所说的“在光明中失明”的困境与谵妄。...

Lire la suite

权利退一步,退不出一片海阔天空

权利退一步,退不出一片海阔天空

熊培云 / 思想国 《新京报》社论 几天前, 一位摄影爱好者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组图片,题为“老外帮助国人提高素质”。这些图片因为详细地记录了北京街头一位骑自行车的美国老太要求驶入非机动车道的小汽车驶回机动车道,受到小车司机蛮横对待的过程,引起广泛争论。 据 目击者称,这位外国老太因为看不惯一辆机动车驶上了非机动车道,于是充当了一次“交通协管”,微笑着将自己的自行车挡在了汽车前面,要求“越轨”汽车回到自己的车行道。然而,几分钟后,怒气冲冲的司机将老太的自行车“拎起来往边上一摔”,要求她“回你们家管闲事去,否则不客气”。即便如此,这位外国老太仍是不依不饶,终于使这辆失足的汽车“与秩序接轨”。...

Lire la suite

给国家装上安全套

给国家装上安全套

读熊先生新文:《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颇有感触,遂深夜随写一篇网文《给国家装上安全套》,寄过来,共享之。祝先生忙碌中感到快乐,保重身体。 ——赖揵 给国家装上安全套 身体是什么?很多中国人的标准定义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很多年前我们用身体去换祖国的明天,忘却了胡适先生告诉我们的:争自己的自由,便是争国家的自由。如今,我们不再为祖国而革命了,革命的对象,变做了自身的财富与名声。于是,身体不但可以等价于肉市交换,也可以进行写作、谈判、招商引资,甚而政治合流。 身体不再“革命”,然而身体依然是革命的本钱。其等价物,可以是一张文凭,也可以是一顿晚餐。人们不再争国家的自由,却只是争自己的自由,让别人说去吧!然而身体真能换来自由吗?古罗马斗兽场的色雷斯勇士,现代中国黄土地上的“次等公民”,劳苦一生而不得幸福。身体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不断松动最后突然僵硬的过程。那些号称将身体献给祖国的文人、那些声称将身体托付于某个男人的女人,我看,十有八九,是被伤害了的。即使我们仅仅做到身体上的充分解放,其后果,无非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满身性病的“无法无天者”,看看那些高昂耸立的伟人雕像、遍地开花的市政广场,其忠实的建筑者,无非不是出自于我们在身体解放后,那些内心的黯淡和变态。...

Lire la suite

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

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

熊培云/思想国《南方都市报》专栏 几个即将毕业的女大学生,成群结队在毕业前拍了一些学士照。只是因为摆出“轻佻性感”的 pose ,便被一些网民骂了个狗血淋头。据称,这些“最大胆”、“最前卫”学士照,是故意“拿大腿做文章”,它不仅亵渎毕业服、亵渎了老师,而且亵渎了知识与教育,甚至有网民痛斥这是高学历女生扮“野鸡”、“妓女”的堕落行为。 中国教育竟然如此脆弱,只因几位女生的拍照就被“亵渎”了。然而,只是透过网上流传的几幅照片,便一口断定这些女生“拿大腿做文章”,着实冤枉了这些孩子。如果观者细心,不难发现,那些在学士袍外斜劈出来的大腿,甚至还裹着一条严严实实的牛仔裤。...

Lire la suite

马戏照耀贪官

马戏照耀贪官

“贪官马戏”为什么流行? 熊培云 / 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湖南株洲市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黄石山,几年前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亿元,在 2005 年被判有期徒刑 12 年。最近他在狱中出了一本自传体长篇小说《红唇咒吻》,引起关注。 然而,这只是本莫须有的杜撰小说,因为黄石山自辩“入狱后根本没写一个字!这个报道 80% 失实。”为此,黄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就自己名誉权提起民事诉讼。 “贪官”打名誉权官司,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此前不久,湖北枣阳市原市长尹冬桂便打了这样一场名誉侵权官司并且被判胜诉。被告是一些对其私生活添油加醋的媒体,这些媒体抓住尹冬桂的“生活作风问题”,捕风捉影地声称她曾与...

Lire la suite

为什么需要有农民的组织?

为什么需要有农民的组织?

清华大学教授 秦晖先生是当今中国最有眼力和脚力的学者。转发10月19日刊载在《南方周末》上,由该报时事评论员笑蜀先生主持的一个访谈。——思想国按 “有了民主政府还要不要公民社会” 南方周末:南方农村报主办的“中国农村发展论坛”最近发布“广州共识”,呼吁在现行法律框架内,推动地方政府进行具体规章的修正,以改变对农民组织的发展多有不公正限制的状况。让农民组织起来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质疑的声音仍然存在。我所听到的一个疑问是,村委会就是村民自治组织。既然村委会已经普遍建立,又何必另起炉灶,发展其他农民组织尤其是农会呢?...

Lire la suite

纳税人何以剖腹维权?

纳税人何以剖腹维权?

熊培云 / 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在不久前的一个讲座中,我用“皇上统治靠天,草民维权靠跪(鬼)”来概括旧中国的日常政治伦理与“神鬼”传统。 从政治传播学的角度来理解“皇上统治靠天”并不难。在我看来,各朝皇帝老儿搞的政治都是“中介政治”,比如他们虚拟出一个上天,然后吹嘘自己是上天之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然而,“天”是怎么想的百姓并不知情,解释权全在作为“天意中介”的皇帝老儿那里。同样,诸如水泊梁山的“替天行道”,洪秀全、杨秀清等人搞的口吐白沫、胡言乱语,种种通灵术的背后,都是这种“中介政治”的延伸。基督教会当年横行欧陆的统治同样是一种“中介政治”,教会负责解释上帝的意图,怎么解释都是为所欲为。...

Lire la suite

熊培云为什么支持黎鸣?

熊培云为什么支持黎鸣?

熊培云/思想国 当真理的解释权被学阀与威权垄断,每位平民都有责任“炒作”自己的观点,表达自己的心声。因为,平民不“炒作”,真理将饿死! 黎鸣先生无权无钱,不用枪杆子里出真理,也不用钞票上发行真理。他有的只是思想与勇气。不久前,黎鸣先生因为自称破解了“四色定理”而遭到网络恶少与部分围观者的群殴。群殴者所犯下的逻辑错误是,在黎鸣公布破解方案之前,便一口断定黎鸣没有破解出来。 基督教会曾经以自己对上帝的唯一解释迫害异教徒,而中国当下的言论迫害同样增添了另一种形式,那些本非洞穿世间一切的才子佳人,却以巫师般斩钉截铁的预言,迫害一位独立思想者的辛勤表达——在他还没有说出自己的观点之前,先给这个观点判处死刑,然后思想者送上道德的断头台。...

Lire la suite

人对人是斗鱼

人对人是斗鱼

熊培云 / 《北京青年报》 思想国电影评论之三 科学家对动物感兴趣时多是残忍的,他们拿动物做实验,搞解剖,全然不顾动物们的感受;思想家对动物则多投之以同情,透过这些动物他们看到了自身的境遇。显然,鱼便是这样一种思想的道具。 从庄子的“濠梁之辩”开始,中国书生早已体会到“子非鱼”的思维之乐。同样,透过“鱼肉百姓”、“鱼肉乡里”、“鱼游釜中”等成语,我们不难发现,自古以来,人们习惯于以鱼之困境来观照自己的命运。 西方思想界同样善于运用这一道具。比如,索尔仁尼琴曾一语中的地指出极权时代人像鱼一样地活着——“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它们只想着怎么从网眼里钻出去。”英国政论家威廉·申斯通论及法律时亦有如此表述:“人们通常会发现,法律就是这样一种的网,触犯法律的人,小的可以穿网而过,大的可以破网而出,只有中等的才会坠入网中。”...

Lire la suite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