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国家装上安全套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读熊先生新文:《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颇有感触,遂深夜随写一篇网文《给国家装上安全套》,寄过来,共享之。祝先生忙碌中感到快乐,保重身体。 ——赖揵

给国家装上安全套

 

身体是什么?很多中国人的标准定义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很多年前我们用身体去换祖国的明天,忘却了胡适先生告诉我们的:争自己的自由,便是争国家的自由。如今,我们不再为祖国而革命了,革命的对象,变做了自身的财富与名声。于是,身体不但可以等价于肉市交换,也可以进行写作、谈判、招商引资,甚而政治合流。

身体不再“革命”,然而身体依然是革命的本钱。其等价物,可以是一张文凭,也可以是一顿晚餐。人们不再争国家的自由,却只是争自己的自由,让别人说去吧!然而身体真能换来自由吗?古罗马斗兽场的色雷斯勇士,现代中国黄土地上的“次等公民”,劳苦一生而不得幸福。身体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不断松动最后突然僵硬的过程。那些号称将身体献给祖国的文人、那些声称将身体托付于某个男人的女人,我看,十有八九,是被伤害了的。即使我们仅仅做到身体上的充分解放,其后果,无非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满身性病的“无法无天者”,看看那些高昂耸立的伟人雕像、遍地开花的市政广场,其忠实的建筑者,无非不是出自于我们在身体解放后,那些内心的黯淡和变态。

身体不能换来自由,它必须依靠于我们内心的同等进步,身体终要由自身的自由心灵来支配。国家雕像之所以不成为狗和小孩的电线杆,供其撒尿。正是因为它蕴含了一个国家的现代文明精神。对美的审视,不但需要审美的对象有着美丽的外表与审美价值,更需要审美的人有着健康的器官和自由、宽容的心境。反之,我们便看到,几个女大学生照了一张露腿学士照,有关方面便出离愤怒了,他们只看到了女孩子们洁白的大腿,却不能宽容孩子们仅仅一时的玩笑。

身体是自由的,其意义,在于我们的身体,深受自由心灵的支配,我们的身体本身,应受到应有的尊重和宽容,不管它美观,或是丑陋。在我看来,身体自由,包含着心理与身体自由两个层面。一个人心理自由而身体受到奴役,会感到压抑、绝望;反之一个身体不受自由心灵支配的人,往往走向放纵与堕落。就像我曾说过:性开放之于西方是一种文化,而之于我们国家某些人却纯粹是滥交。这样的对比,正凸显着我们心灵上的开放,没有跟上身体解放的迅猛节奏。

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身体解放,而心理不解放,国家便容易染上性病,得花柳。最好的医治办法,除了治好病人的顽疾,还要让病人知道,对内不要乱搞,对外在国际上,要系好安全套。身体的痊愈,有待于心理的巩固,使我们的国家不再犯随便上错“主义床”的谬误。

记得布宜诺斯艾利斯广场的国家标志性建筑上(为一柱型体),装了巨型塑料模拟安全套,目的为了提醒国民安全套的重要性,以阻止艾滋病和性病的迅速蔓延。这种“恶搞”无疑是美好却又深刻的,它象征着国家身体的“性誉”,有赖于国家内心——民众福祉的建设。只有每个人有了脚踏实地的幸福生活,国家才能预防疑难杂症的侵袭。给国家装上安全套,这样才能有效的避免政府的精子,随意侵害我们内心受孕的自由。而这样美丽而又深刻的安全套,什么时候能给人民英雄纪念碑也安上呢?毕竟国家得性病,邻国也不好受,和非洲小国交往过密还要交叉感染,在国际上声誉也不好嘛。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