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几个即将毕业的女大学生,成群结队在毕业前拍了一些学士照。只是因为摆出“轻佻性感”的pose,便被一些网民骂了个狗血淋头。据称,这些“最大胆”、“最前卫”学士照,是故意“拿大腿做文章”,它不仅亵渎毕业服、亵渎了老师,而且亵渎了知识与教育,甚至有网民痛斥这是高学历女生扮“野鸡”、“妓女”的堕落行为。

中国教育竟然如此脆弱,只因几位女生的拍照就被“亵渎”了。然而,只是透过网上流传的几幅照片,便一口断定这些女生“拿大腿做文章”,着实冤枉了这些孩子。如果观者细心,不难发现,那些在学士袍外斜劈出来的大腿,甚至还裹着一条严严实实的牛仔裤。

有什么样的目光,便有着怎样的心灵。传播学理论同样认为,任何意义的完成,关键在于信息接收者。一方面,它意味着我们因此获得了解释生活的主动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我们可能因为自己的偏见对信息发送者进行观念上的附会与迫害。后者在这件上的具体表现是,一些不知青春与权利为何物的卫道士,在观念上撩开了这些女生的牛仔裤,并指责她们猥亵大众。

从另一方面说,女生们只是即兴照了几张青春活泼的照片,再被人传到了网上,并被不断地转载。即使有所谓的消极的“公共意义”,也未必全是女生们的过错。但是,透过网上种种苛刻的谩骂与指责,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社会对孩子们不经意的“自由流露”仍有着怎样的不宽容。这也让我不由得想起巴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裸体雕塑,以及那些随意徜徉在沙滩之上的露乳者。

法国社会学家柯夫曼(Jean-Claude Kaufmann)总是别出心裁地找到观察社会的方法。《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CORPS DE FEMMES, REGARDS D'HOMMES)便是这样一部杰作。如上所述,在法国的海滨海滩上,裸露双乳是件很自然的事。但在柯夫曼看来,这里同样有着关乎人类文明进程的种种隐秘。为此,由柯夫曼带领的五人调查组在海滩上走访了三百人,询问他(她)们关于裸胸的态度。

不出所料,柯夫曼得到的多数回答是——身体是自己的,只属于自己,因为它是自己的显示,再亲近的人都无法支配它。所以,父母不会干涉孩子是否在海滩上裸乳,即便他们认为这种决定是不恰当的。同样,当一位叫罗塞琳娜的女子被问到丈夫对她裸乳有何意见时,她甚至发起了火,“丈夫,丈夫,这是我的身体,不是他的。”在她看来,身体的自主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

由此出发,柯夫曼说认为充满开放精神的海滩更像是一所“民主学校”。如有被访者说,在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人,胖的、瘦的、白人、黑人、黄种人。这样很好,如果只有一种类型就太可惜了,这意味着这仍是少数人的天地,但海滩是属于所有人的。没有谁能阻止胖人躺在海滩上,同样,老人或许着实不好看,但是这样做很好,这是她个人的自由,不应该为此感到害羞。

应该说,一个人的完整权利,至少应该来自两方面的自治。一是思想自由,二是身体自由,而身体自由同样包括行动自由与审美自由。惟有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真正行之有效的社会契约。海滩上这些被访者的回答,其所揭示的即是“身体自治”。从理论上说,无论是在私生活还是公共生活中,只要你不侵害他者的权利,便应该有支配自己的身体并且使之免于禁锢的权利。

1968的五月革命,同样被理解为法国的才子佳人们谋求身体解放的运动。当时有一句话是“铺路石下是海滩”(Sous les pavés la plage)。尽管许多人对这句话的含义不甚了了。但是,铺路石在这里显然被当作一种封闭大地的象征。就像拉丁区的铺路石曾被掀起来砌成街垒,如何处理铺路石,总是与人们争取自由的隐喻相连。当人们渴望像沙滩一样自由自在,那么就应该掀翻沙滩上的铺路石,以争取没有束缚的身体自由。

不可否认,今日中国已经渐渐走向开放。没有哪个男人还会因为观赏女人的小脚而激动得心惊肉跳。互联网的兴起,同样被视为建设公民社会的良好契机。有意思的是,上网一直被人们理解为自由自在的“冲浪”。如果我们乐意承认网络同样是一所“民主学校”,是一所兼容并包的“大学”,那么,所有冲浪者就不应对那些在海滩上平等生活、自由嬉戏的人们视而不见。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A-Q 11/11/2006 07:51

  你看了其他的照片了吗?这只是其中一张。单看这张是有些许调侃的意味。可另外一张露得就不那么雅观了。

Vivi 06/11/2006 14:47

Enfin, j'ai compris cette phrase" sous les pavés la plage", merci bcp!
 

slimjd 28/10/2006 08:10

操!!!!!!!!! 我长这么大在中国看到的事都是反着的,明明看见美女下面挺的都不行了, 上面却装的假正经满口的仁义道德。都他妈的这么假正经难到是在寻找压抑的快感吗?! 那他妈的更变态。我还是“不正经”点吧,起码自己知道我还是个有正常生理反应的男人。
谁要是在假正经,就告诉他,你去把它割了吧,割了就不用装了就是真正经了!

qingxiang 26/10/2006 10:40

高调唱道德经的,往往都是把道德当面具者。

Úµ–ʍ· 24/10/2006 20:43

性解放之于某些国度是一种文化,但在我们那里性解放可能意味着滥交。生理解放了,心理不解放,国家容易染上性病。记得布宜诺斯艾利斯广场的国家标志性建筑上(为一柱型体),装了巨型塑料模拟安全套,目的为提醒国民“充分解放”之必要性。什么时候给人民英雄纪念碑也安上?毕竟国家得性病,邻国也不好受,和非洲小国还要交叉感染,国际上声誉也不好。望那些无端批评者先把心头那块梅毒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