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我死之后,谁来计算时间?

我死之后,谁来计算时间?

“ 我死之后,谁来计算时间? ” 早在中学时,熊培云便被这个问题深深困扰,只是一直未敢刨根问底。互联网提供了一个群策群力的平台,诸君若有能参透其中奥秘者,不妨留下你思维的乐趣,与大家一起分享。若不知如何留言,亦可以发到培云信箱。 xiongpeiyun@yahoo.fr

Lire la suite

La France peut être fière de cette victoire

La France peut être fière de cette victoire

幸福齐达内 3比1力克西班牙,祝贺法兰西闯入八强。从98年世界杯捧起大力神杯开始,从来没见过齐达内笑得如此灿烂,宛若孩子!爱丽舍的贺电更让我们不禁忆起希拉克当年,老夫聊天少年狂,举着大力神杯站上了桌子。体育舒展人性,由此想到黄健翔的“解说门”,虽然如央视所说“失态失礼失声失常”,却是可以原谅的。 PARIS (Reuters) - La France peut être fière de la "magnifique victoire" de son équipe nationale de football...

Lire la suite

人人都有流浪的权利

人人都有流浪的权利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专栏 近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提出“恢复收容无业游民”,一时惊起不小波澜。由于钟院士是在被抢后表达该观点的,因此更应该被视作一种“受害者陈述”。然而,作为公众人物,尽管钟院士声明自己只是“作为广州的普通市民”来表达意见,而且说的可能是“外行话”,但是仍有不少“内行”人士出来跟风,更有所谓法学“专栏教授”呼吁“ 让这项充满人性的行政法规(收容制度)发挥作用 ”。 我不知道这位“专栏教授”存有多少“人性”的光辉,竟然这般轻易便被收容给“充满”了。对于这个明显具有族群隔离倾向的收容制度,我素来是持反对意见的。在我看来,祖国必定是可以自由行走的疆土,否则祖国毫无意义。至于收容所,除非变成穷人救济所,才可能真正救济社会。显然,将流浪者当作“潜在犯罪者”予以羁押遣返,既有违于一个文明社会的公德,更有违于法的精神。试想,当某个地方饱受贪污之苦时,我们是否会以“每个官员都是潜在贪污犯”而将中国所有官员都遣返回原籍,继而废除整个文官制度呢?...

Lire la suite

学习超女好榜样

学习超女好榜样

熊培云《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报道说,湖南省永州市政法委、永州市人事局联合举行“ 2006 永州市十大杰出政法干警评选”活动。该活动效仿“超女 ” 评选模式,引入了手机(小灵通)短信和拨打热线电话的投票方式。据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部分候选人为评上“十佳”,想方设法进行拉票活动,有些单位甚至动用公款用于投票活动。首场“超警 pk ”,搞得也算是鸡飞狗跳,如火如荼。 面对民众的质疑,官方的解释难免冠冕堂皇。据永州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唐先生说,“这种评选方式将裁决权交给了广大群众,而不再是过去由领导说了算,避免了暗箱操作的嫌疑。”据说,以前永州市政法系统评先采取“传统的方法”进行,由各单位层层推选,报市政法委审批备案,但这样评选很不透明,干警意见较大。因此,这次评选汲取了以往的教训,“把裁决权真正地交给了群众”。然而,民众之所见,却是一个“有理(民意)没钱(短信)莫表达”的荒诞逻辑。...

Lire la suite

OH, Paris, Ma Compagne Aimée De L'âme

OH, Paris, Ma Compagne Aimée De L'âme

哦,巴黎,我之灵魂伴侣! 思想国纪事 徐志摩说,“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谁能知道,当我爱上一座城市,已经不稀罕天堂! 相关阅读 巴黎墓地书 \ 米哈博桥上的眼泪 索邦内广场与雨果像

Lire la suite

插播世界杯:法国队一路走好

插播世界杯:法国队一路走好

思想国纪事 齐达内再次黯然离场。 截至 19 日, 1998 年的冠军队法国队已经战平两场。在昨夜的比赛中,亨利首开纪录,终场前被韩国队朴智星扳平比分,法国队还是没能迎来 06 世界杯第一场胜利。冤案再现,受害者又是法国队。 “冤案”出线在上半场第 31 分钟,齐达内主罚左侧角球,皮球传至门前,身材高大的维埃拉抢前点甩头攻门,皮球重重砸地后被韩国门将李云在单掌拨了出来。当时法国多名球员高举手臂向裁判示意皮球越过了门线,但是边裁和主裁都没有做出任何表示。由于当时法国已经以 1-0 领先,而且比赛没有中断,因此法国球员没有进行过多纠缠。...

Lire la suite

思想国访谈之对话黎鸣

思想国访谈之对话黎鸣

熊培云 缘起 “从理想国到思想国”,人类进步史,就是一部从柏拉图哲人王为统治者的理想国走向人人皆可建立自己独立思想王国的开放史。所谓思想国,就是一个有机会让各种思想互相抵达,同时又分散了思想最坏的风险的知识共同体。 黎鸣祖籍江西。不可否认,黎鸣的思想具有某种穿透力,诸如“平等是近代人类社会生存的第一公理”、“中国人为什么愚蠢?”等等简洁而带有判断或诘问式的论述,时常击中要害。黎鸣自称“研究哲学”,是“思想狂徒”、“哲学乌鸦”,曾经在五十几所大学为大学生和青年朋友做过百余次演讲。黎鸣说,“我的演讲,都只围绕一个主题,即中国的青年如何使自己尽快地聪明起来。”...

Lire la suite

从“铜须门”看网络“匿名专制”

从“铜须门”看网络“匿名专制”

熊培云原载《南方周末》 最近, “铜须事件”引发海外媒体的严重关切。《纽约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和《南德意志报》等欧美报纸,相继刊发报道,质疑中国网民的做法是对个人权利 ( 隐私权、情感和生活方式选择权等 ) 的严重侵犯,而《国际先驱论坛报》以《以键盘为武器的中国暴民》为题,指责这种“暴民现象”。 两个月前,一位网友声称自己的妻子有了外遇,并在网上公布了妻子和网络情人 “铜须”的聊天记录。随后,许多网民加入到这场“铜须讨伐战”中。甚至有人表示要“以键盘为武器砍下奸夫的头,献给那位丈夫做祭品”。一时间,“江湖追杀令”再现网络,在天涯社区更有网友发布“铜须”的照片和视频,呼吁各机关团体,对“铜须”及其同伴甚至所在大学进行全面抵制,要求“不招聘、不录用、不接纳、不认可、不承认、不理睬、不合作。”至此,铜须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结合近几年来声势浩大的网络群众运动,有媒体慨叹“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条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Lire la suite

从“半裸出镜”到“全裸投降”

从“半裸出镜”到“全裸投降”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专栏 数日前,一幅代言具有仁爱精神的“粉红丝带”公益广告出现在湖南长沙市区主要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三位“半裸出镜”的女性分别为湖南两家电视台的主持人和湖南某校的大三学生。“半裸”消息甫出,立刻在网上网下引起激烈争论。 随后,当事人之一、被湖南电视台要求暂停工作的陈丹在官方网站上发表道歉声明,称自己“未经过所在媒体长沙电视台女性频道同意,擅自参加由长沙某医院组织的‘聪明女人,多爱自己’推广活动”,虽然“愿望是良好的”,“希望引起人们对女性的关爱”,但是“因为形式欠妥,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所以不得不向被损害形象了的电视台和“受伤害的”公众道歉。...

Lire la suite

世界杯——草地上的乌托邦

世界杯——草地上的乌托邦

熊培云 葡萄美酒世界杯,又是四年。 我不是铁杆球迷,竹竿都谈不上,但这不妨碍我像许多球迷一样喜欢世界杯。在我看来,世界杯是人类给自己的奖赏,更像是一种“乌托邦”,见证了我们关乎平等、自由与创造等诸种价值的锲而不舍的追求。 平等是世界杯的精神遗产。如有论者指出,世界杯的吸引力,就在于它的不可捉摸和相对公平。“布什可以挥兵直入伊拉克,但他不能令美国队捧起世界杯”。世界杯的价值就在于公平竞争。球迷与明星是平等的,球队与球队是平等的。作为“草地上的政府”,任何裁判都不能既吹哨子又当运动员,与运动员争利。...

Lire la suite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