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超女好榜样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报道说,湖南省永州市政法委、永州市人事局联合举行“2006永州市十大杰出政法干警评选”活动。该活动效仿“超女评选模式,引入了手机(小灵通)短信和拨打热线电话的投票方式。据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部分候选人为评上“十佳”,想方设法进行拉票活动,有些单位甚至动用公款用于投票活动。首场“超警pk”,搞得也算是鸡飞狗跳,如火如荼。

面对民众的质疑,官方的解释难免冠冕堂皇。据永州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唐先生说,“这种评选方式将裁决权交给了广大群众,而不再是过去由领导说了算,避免了暗箱操作的嫌疑。”据说,以前永州市政法系统评先采取“传统的方法”进行,由各单位层层推选,报市政法委审批备案,但这样评选很不透明,干警意见较大。因此,这次评选汲取了以往的教训,“把裁决权真正地交给了群众”。然而,民众之所见,却是一个“有理(民意)没钱(短信)莫表达”的荒诞逻辑。

应该说,这种表面上避免“由领导说了算”的行为,实际上是为了让更多人进入圈套。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政府不仅应该廉政,而且应该廉价。然而,有些官员宁愿背道而驰,想方设法地增加政府运营成本。无疑,这种所谓“体现政治进步”、通过短信或剪报角方式评选“超警”的活动,其所见证的不过是一次由权力与商业合谋的“搜括民财”、“偷窃国库”。据称,每发一条短信的价格是一块钱,而拨打热线电话则按照1/分钟计费。有的单位为了投票,单位负责人将电话的拨打热线功能开通,并且安排专人守住电话机,拨打热线进行投票,仅此一项就支出了几万元。

我想,一个人倘若不是因为过度渴望民主而患上了“民主妄想症”,大抵是不会相信这种“付费才能表达”即所谓的“民主表决”。“暗箱操作”诚然有违公平与公正的原则,但是,这种利用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进行明火执仗的“抢劫”,是绝对谈不上什么“进步”与“文明”的。

显然,这种“付费表达民意”的活动,严重违背了作为现代国家立国之本的民主精神,同样肆意扭曲了公共表达的朴素愿望。众所周知,真正的民主权利是赋予那些有完全行为能力的公民,而不是仅仅赋予那些有手机(小灵通)的人,不是仅仅赋予那些订阅了地方报纸的人。

中国素有“德治”,讲“榜样的力量”,这也意味着中国历史上少有“花样年华”,多有“榜样年华”。笔者并不否认道德的价值,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盲目追求“以榜样治国”的普世性同样是脱离人性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同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榜样,这个人可能是别人,也可能是自己。我们相信,榜样的力量之所以无穷,正是在于榜样的无穷,而不是榜样的惟一。从这方面说,一个人,无论是喜欢小王子、小兵张嘎,还是喜欢基督山伯爵、贝多芬,选谁当作自己的榜样都只是个体的自由。

medium_le_petit_prince.2.jpg

学习超女好榜样。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从超女的角度来考察这起“超警秀”。首先,才子佳人们愿意支持谁做天底下最优秀的超女都是出于个人情感的需要,愿意花多少手机费不过是个人抉择,自负盈亏。在此意义上,政府不可以直接或间接让纳税人为“超女型十佳”埋单。与此同时,还应该看到的是,在中国走向开放社会的进程中,为“十佳”“去政治化”未必不是一种进步。应该说,和炒作娱乐明星一样,有关“十佳选秀”同样透着某种娱乐精神。既然永州“十佳”可以“超女式”选拔,何不就此把这类由政府一手操办的评选“十佳”或“榜样”活动直接交给社会,丰富民众的公共生活。

这种转变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它可以避免某位“榜样”因为“东窗事发”变相给政府抹黑;另一方面,谁需要“榜样的力量”,谁花钱(短信)去给自己的腰杆子充值,如此各取所需,天底下的纳税人大概也不会叹息自己的钱被乱花在别人身上。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