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草地上的乌托邦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葡萄美酒世界杯,又是四年。

我不是铁杆球迷,竹竿都谈不上,但这不妨碍我像许多球迷一样喜欢世界杯。在我看来,世界杯是人类给自己的奖赏,更像是一种“乌托邦”,见证了我们关乎平等、自由与创造等诸种价值的锲而不舍的追求。

平等是世界杯的精神遗产。如有论者指出,世界杯的吸引力,就在于它的不可捉摸和相对公平。“布什可以挥兵直入伊拉克,但他不能令美国队捧起世界杯”。世界杯的价值就在于公平竞争。球迷与明星是平等的,球队与球队是平等的。作为“草地上的政府”,任何裁判都不能既吹哨子又当运动员,与运动员争利。

世界杯以平等为永久时尚。绿茵场上,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为自己喜爱球队鼓掌的权利,正因为此,无论媒体还是公众,都会谴责那些破坏秩序的“足球流氓”。我们相信,“世界杯”的真正意义只在于“世界”,而不在于“杯”。无论是亲临现场,还是卧于世界一隅,此时你更能体悟到自己是来自地球一角的世界公民,体悟到自己身处人类之中、与人类共命运,体悟到纯朴的微笑是你周游世界、走遍万水千山的口粮。

世界杯是一个开放的舞台,它暗藏着人们关于一个开放社会的所有希冀与梦想。它不仅承载了往日的荣光,更孕育未来的新秀。透过世界杯,我们将一次次见证力量的秀美与崇高,见证群雄逐鹿与沧海桑田,见证旧贵族的垮掉与新势力的崛起。归根到底,世界杯的高贵就在于它的荣誉向每一支球队开放。所以,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当铁杆球迷黄健翔与刘建宏们在电视里为法国队、阿根廷队出局抱怨“天下大乱”、“足球看不懂”时,我倒是在屏幕外窃笑起来——一个守旧的世界杯被打翻了,一个王公贵族的世界杯被打翻了,一个世袭制的世界杯打破了,足球告别了旧势力,迎来了庶民的胜利。它让后来者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与新生。

总结人类历史,不外乎是一部书写开放的史诗。世界杯同样见证了这种开放。1930年首届世界杯在乌拉圭举行时,欧洲国家中最后只有比利时、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法国四国出现在赛场。而今天,几乎每个国家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到这场全球性的竞技运动中来。2010年世界杯移师南非,更证明世界将在平等、开放与自由交流中续写文明之上升。

有人论证,足球的起源与战场上“踢敌人头”的运动有关,更有人将世界杯称为“和平时期的战争”。不可否认,足球具有某种“残酷之美”。绿茵场上你死我活的争斗,以及场内外血脉贲张的看客之脸,让我们不时想起古罗马斗兽场里的幕幕厮杀。然而,二者的区别在于,世界杯所演绎的是文明世纪的力量之美,而不是野蛮时代的暴力之美。我们相信,在人类走向和解的二十一世纪,世界杯更是一座化解族群疏离与人心隔阂的桥梁。就像中美乒乓外交一样,1998年美国队与伊朗队“历史性的绿茵约会”,同样“以小球转动大球”,踢开美伊外交的冰山一角。

近年来,我在若干文章里倡导自由与合作是人类进步的源泉。事实上,世界杯优美地见证了这对双元价值。我们甚至可以由此得出结论:在绿茵场上,哪个团队将自由与合作发挥到极致,大力神杯就青睐谁。无论是对于一支球队,还是整个杯赛来说,世界杯不仅赞美个人英雄主义,而且赞美人人各就各位的合作主义。不可否认,一支球队是否有力量,关键在于球员是否有力量。但是,倘使球员丢失了合作精神,那么整个团队难免会在绿茵场上梦游。

今天,当我们回顾世界杯76年的光辉征程,其中亦不缺少挫折困苦。然而,正在自由与合作精神的感召下,世界杯运动永不言败、勇往直前。它的“可持续的发展”,同样证明:一个立足于生活、能给人类带来持久的幸福与快乐的创意,必定有无限光明的前途。我们相信,世界杯之所以深入人心,就在于它与人类追求幸福与自由的目标并驾齐驱。如世界杯之父、法国人于勒斯·雷米特当年开宗明义地指出,之所以发动这场运动,正是因为足球运动所具有的这种普世性。

凡此种种,我愿意将世界杯看作是一种“夏天的乌托邦”、一种“草地上的乌托邦”。它没有强制,人人平等,因此也是一种“无害的乌托邦”;它着眼于生活,尊重秩序与快乐;它赋予人们无限的热忱与希望,抛弃无谓的纷争与歧见,重做生活的主人。在此意义上,世界杯更是一种信念,它引领价值、捍卫秩序,期待我们为一个更加开放而平等、自由且幸福的世界干杯!

 

 

Commenter cet article

oooooo 13/06/2006 12:11

老熊不愧是概念高手,一句“草地上的乌托邦”,又要流行了。
董路 : 很多人都在写足球,什么文人、非文人,著名的人,非著名的人,标题是“世界杯——草地上的乌托邦”,足球比赛乃是人生的残酷寓言,标题挺炫的。什么意思?草地上的乌托邦是什么意思?是联合体是吧。
李承鹏 : 我知道乌克兰,不知道乌托邦。现在很多写球评的人,一开始其实最早写得很文艺化是大仙王俊,他算是鼻祖了。
下面这篇更是分段抄抄:
http://cache.baidu.com/c?word=%B2%DD%B5%D8%3B%C9%CF%3B%B5%C4%3B%CE%DA%CD%D0%B0%EE&url=http%3A//news%2Ephoenixtv%2Ecom/phoenixtv/83930150659424256/20060613/817461%2Eshtml&b=2&a=0&user=baidu

A 10/06/2006 12:44

四年以前,我曾在每日新报的熊眼观球时见到楼主戏称世界杯为WC,今朝老熊又在当球迷,还给大家鼓劲呀.

ljxljx 10/06/2006 06:53

        世界杯的确是一个乌托邦,24年前那场英阿马岛战争曾一度因世界杯而短暂停战。不过我们需要乌托邦,这是一种希望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