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10 articles avec entretiens 思想国访&35848

就“俯卧撑”现象答《南都周刊》记者问

就“俯卧撑”现象答《南都周刊》记者问

思想国访谈 记者华璐采访报道 南都周刊:你提出,俯卧撑的流行其实是网民开始关注公共事务了。这种起哄式、带有戏谑意味的网络语言能真正传达网民诉求吗? 熊培云:不是开始吧,应该说网民一直是关注公共事务的。事实上过去很多公共事件也是网民推动的,从孙志刚、非典、黑砖窑到最近几个月的周老虎……只是现在大家又找到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类似“做俯卧撑”这样的词语“公开地窃窃私语”。我想不是简单的起哄,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一种日常的、磨碎了激烈的反抗。 而且,这是一种特别的、夹杂着嘲笑的反抗。 南都周刊:有人认为俯卧撑跟打酱油一样,很大程度上是网民无聊和无厘头的宣泄。...

Lire la suite

革命不是原罪——对话黄万盛

革命不是原罪——对话黄万盛

(“思想国三周年”系列文章之一) 熊培云/思想国 http://www.sixiangguo.com 黄万盛先生是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的研究员、著名学者,也是《革命不是原罪》一书的作者。2007年10月,我与黄先生一起出席第二届中欧论坛,穿梭于布鲁塞尔与巴黎之间,其间偶得数次长谈。由于所涉话题与中国今日社会转型及思想交锋关系甚密,故而以对话形式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本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作者与黄万盛先生的一篇对话。为了更准确地表达作者原意,部分表述同时参考了《革命不是原罪》一书。第二部分是作者在此对话基础上做的进一步思考。两篇文章分别刊登在《南风窗》和香港《凤凰周刊》,计万余字。...

Lire la suite

思想国访谈之对话黎鸣

思想国访谈之对话黎鸣

熊培云 缘起 “从理想国到思想国”,人类进步史,就是一部从柏拉图哲人王为统治者的理想国走向人人皆可建立自己独立思想王国的开放史。所谓思想国,就是一个有机会让各种思想互相抵达,同时又分散了思想最坏的风险的知识共同体。 黎鸣祖籍江西。不可否认,黎鸣的思想具有某种穿透力,诸如“平等是近代人类社会生存的第一公理”、“中国人为什么愚蠢?”等等简洁而带有判断或诘问式的论述,时常击中要害。黎鸣自称“研究哲学”,是“思想狂徒”、“哲学乌鸦”,曾经在五十几所大学为大学生和青年朋友做过百余次演讲。黎鸣说,“我的演讲,都只围绕一个主题,即中国的青年如何使自己尽快地聪明起来。”...

Lire la suite

Dialogue avec l'académicien François Cheng(1)

Dialogue avec l'académicien François Cheng(1)

有多少悲剧还会重来? ——与法兰西学院程抱一院士对话中国传统与未来 熊培云 以下是本文作者与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先生的部分对话,谈中国的传统与未来。该对话为熊培云“中国悲剧及其出路”系列文章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主际对话”,是这部分谈话的灵魂字眼,有其深远的蕴意与内涵。我们把它视作中国内政外交实现真正和谐、上升的基础。没有这个双重基础,一切繁荣、掩耳盗铃式的和谐都将毫无意义。 如抱一先生所言,外加的道德抑制不了内生的危机,人性仍在形成过程中,而拒绝恶的最好方式,是制衡与平等。当主际升华(1+1>2至≈3)沦落为不平等主体间的互相吞噬,1+1<2至≈1,即是悲剧开始之时。...

Lire la suite

Entretien avec Wu Jianmin(1)

Entretien avec Wu Jianmin(1)

——访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 熊培云 M. Wu Jianmin, président de l'Institut de la Diplomatie de Beijing et ancien ambassadeur de Chine en France vient d'être élu nouveaux président du Bureau International des Expositions dont le siège se trouve à Paris. Le sujet de notre...

Lire la suite

Entretien avec Gil Delannoi

Entretien avec Gil Delannoi

民族之上更有命运共同体 ——访法国民族主义问题专家德兰诺瓦 熊培云 九十年代以降,伴随着官方意识形态的解构与重建,各种思潮陆续活跃于中国思想舞台,民族主义无疑是其中最暧昧又最具争议性的一个支流。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和平崛起论”与“中国威胁论”从此激烈交锋。无论是甚嚣纸上主导某些报刊杂志的“经济民族主义”,出于某种策略考量的政治民族主义,重在续接传统的文化民族主义,还是网络之上唾面自干的“休闲民族主义”,无不证明民族主义这一充分本地化的价值在中国攻城略地。 以下是笔者对法国思想界新秀、《民族社会学》一书作者吉尔•德兰诺瓦(Gil...

Lire la suite

Dialogue avec l'académicien François Cheng(2)

Dialogue avec l'académicien François Cheng(2)

有多少悲剧还会重来? ——与法兰西学院程抱一院士对话中国传统与未来 熊培云 (接上一部分) 四. 解剖中国王权 熊培云:马克思谈到法国中世纪的特点时说,“行政权力支配社会”,刘泽华先生穷一生所学,据此指出中国传统社会的最大特点是“王权支配社会”。刘先生在《中国王权主义》一书中讲,在中国完全世俗化的社会中,最高王权不是在社会经济中受经济规律支配形成的,而是非经济方式吞噬经济的产物,是武力争夺的结果。这意味着不是经济力量决定权力分配而是权力分配决定着社会经济分配,社会经济关系的主体是权力分配的产物。于是,王权决定了社会的基本结构,而不是经济运动决定社会结构。中国人文主义中的“修平治齐”客观上与王权主义合流,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苦难的生生不息。...

Lire la suite

Penser la Chine avec Chen Yan

Penser la Chine avec Chen Yan

与陈彦一起思考 熊培云 在法国汉学界,陈彦先生以理性和思想性著称,是位十分有影响的人物,同时也是中欧文化交流的积极观察者与推动者。刚刚结束的中欧文化论坛,便是由陈先生主持发起。 陈彦先生跑到加拿大讲学,主持者打出的欢迎词是,“与陈彦一起思考中国”。以下是我与陈彦先生在中欧文化论坛上做的部分访问,谈中欧文化交流与中国未来发展,主题当可称为与陈彦一起思考中欧。 欧洲价值仍然先行一步 熊培云:巴黎不少朋友和我说欧洲已经衰落,陷入了巨大的危机;我也听到另一种说法,对于中国而言,“美国是破坏性的,欧洲是建设性的”。您是如何看待今日欧洲之于中国的意义?...

Lire la suite

Entretien avec Wu Jianmin(2)

Entretien avec Wu Jianmin(2)

——访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 熊培云 M. Wu Jianmin, président de l'Institut de la Diplomatie de Beijing et ancien ambassadeur de Chine en France vient d'être élu nouveaux président du Bureau International des Expositions dont le siège se trouve à Paris. Le sujet de notre...

Lire la suite

Dialogue avec Pierre Calame民主会破碎,但永不过时

Dialogue avec Pierre Calame民主会破碎,但永不过时

熊培云 21世纪,民主价值所向披靡,但是它同样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悖论。2005年10月4日~7日,首届中欧文化论坛举行。以下是笔者对本届文化论坛的重要赞助者、法国梅耶人类进步基金会主席、《破碎的民主》一书的作者Pierre Calame先生的一次访问。 只有“破碎的民主”,没有“过时的民主” 熊培云:中国人眼下正津津乐道谈民主,您为何在最近出版的书中唱起了“破碎的民主”的高音,对现有的民主制度进行了一些建设性的批评?请问您的建设性从何而来? Calame:我的一些想法、概念是和我40年来的工作与思考分不开的。严格地说,我既不是大学教授、哲学家,也不是纯粹的科学家。我的知识源自两方面,一是作为政府官员我曾经接触并了解许多东西;同样,17年来,作为法国人类进步基金会的主席,我尽可能地进行国际合作。我要强调的是,我的思考是从脚开始的,用脚思考意味着不断在实践中逐渐抛离固有的观念与思维习惯,获得更深刻的新思路、新方法。...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