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为什么中国人不感恩?

为什么中国人不感恩?

熊培云 昨天的《新京报》发表王晓渔《“感动中国”为何不是“感恩中国”? 》一文,其中谈到丛飞先生生前资助了一百多位贫困学生或残疾人,然而,当丛飞逝世的消息迅速在网络论坛传播时,许多曾经受助于他的人不但没有表示出半点感恩之情,相反是“贪念”和嘲讽。用作者的话来说,“‘感动中国’的故事,有的居然成为“农夫和蛇”的寓言。” 谈到感恩,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西方宗教文化。如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指出,新教伦理中的克俭、诚信以及对创造财富的信仰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源头活水。正是在此精神的指引下,新教徒在自己的伦理观念与日常生活中对上帝心存感激,愿以地上的劳绩回报天上的恩宠。...

Lire la suite

思想国启用域名 www.sixiangguo.com

思想国启用域名 www.sixiangguo.com

思想国纪事 2006年4月23日,适逢第12个“世界读书日”,思想国网站独立域名 http://www.sixiangguo.com (即“思想国”三字的全拼)即日起正式启用。原博客网址 http://xiongpeiyun.over-blog.com 维持不变。祝各位网友顺心如意! 思想国敬告 2006年4月23日

Lire la suite

我们的全部希望就在于思想

我们的全部希望就在于思想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社论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这是所有读书人的节日,是所有热爱知识的人的节日,是所有渴望进步的人的节日。 好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和解的桥梁。众所周知,人类之所以取得进步,就在于人类有着锲而不舍的求知精神。一个国家之所以落后,在于这个国家“无人读书”,或“无好书可读”。而好的书籍与文献,更可以固国安邦,源远流长。如好莱坞影片《国家宝藏》所隐喻,美国国家宝藏的藏宝地图暗藏在两百多年以前的《独立宣言》里。 必须承认的是,在人类多难而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关于知识与思想的认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清澈与深入人心。即便先贤如孟轲者,虽然提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的经典华章,也未能逃脱诋毁知识的命运。为了维护君权与儒家伦理,孟子批判与其思想对立的杨朱的“为我”和墨子的“兼爱”是“无父无君”的歪理邪说。主张“民为贵”的孟子因此将有别于他的学说视为“第三个大灾难”,与大禹治好的“洪水”和周公平定的“猛兽”并列。...

Lire la suite

屋顶上的人生

屋顶上的人生

熊培云 同样是在砖上抹水泥,悲观的人会说自己在砌砖,而目光远大的人则说自己是在建造房屋。后者拥有的是积极的人生,它基于当下又超拔于当下,它积累于现在,却又奠基于未来。我之所以说我实践的人生是一种屋顶上的人生,是因为我既可以无畏于砌砖的劳碌,又能在精神上行走于未来的屋顶。

Lire la suite

把一生当作自己的远大前程——给朋友的信

把一生当作自己的远大前程——给朋友的信

以下内容摘自熊培云给新识的M先生的信。 *** 尊敬的M兄: 谢谢你的长信,我读了好几遍,却苦于没能抽出整块并且宁静的时间来回复。虽然立即让J兄转达了谢意,但是几天来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最近一直在忙一本思想史的译稿,由于作者催得十分紧,近一个星期我一直在没日没夜地补译注释。好在今天上午一切终于忙完,发给了作者,算是松了一口气。 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文,记述自己若干年来的心路历程。题记为“上帝热爱人类,让有理想的人分散在四方”。所以,当我读到你数千字的长信时,心中充满了感恩之情,直至现在,仍无法平静。我之所以心怀感恩,不只是因为你的夸赞与鼓励,更是因为在J兄的帮助下,我们这些有理想的人、这些在这个糟糕或伟大的时代同路的人、这些曾经孤军奋战的人能够无处不相逢,让人生这原本平凡而孤寂的程旅,顷刻间变得如此赏心悦目、光彩照人。...

Lire la suite

户籍在,不远游?

户籍在,不远游?

熊培云 诸君,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有人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衣冠,而动物没有衣冠”;又有人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类有自己的恶习:诸如战争、暴力、色情、赌博、吸毒、谋杀、贪婪、寻替罪羊等等;还有人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有思想。 马克思主义说,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人会制造和使用工具”。 当然,仅凭制造和使用工具并不足说明人类何以会保持进步。比如为什么人类没有停留在旧石器时代,日日陶醉于自己的“丰衣足食”。那时候的石制工具不是已经被我们的考古学家们发掘出很多了吗?为什么人类不断进步?因为人类有一种“洗心革面”的精神与勇气。换言之,人类亘古未移的高贵,不仅在于人会制造和使用工具,更在于人会更换工具。...

Lire la suite

我们的全部希望也在于思想——回应“熊培云远离了思想国”

我们的全部希望也在于思想——回应“熊培云远离了思想国”

思想国纪事 网友董小荷在关天茶舍发表《有感于熊培云<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即思想国网站上《第一种自由》一文),批评熊培云“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才发现你突然远离了你所属的思想国,政治真不是个东西,任何一个碰触它的人都不免失去敏锐和自己曾经所走过的道路。”尽管文章主旨被误读,但对于所有关心熊培云及其独立思想者,熊培云均表示诚挚谢意,因为我们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我们的全部希望也在于思想。 附录一 『关天茶舍』有感于熊培云《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 作者:董小荷 提交日期:2006-4-18 9:38:00...

Lire la suite

Nanfang zhoumo nous regarde

Nanfang zhoumo nous regarde

《南方周末》推荐思想国的几篇文章 思想国纪事 《南方周末》有一个“网眼”栏目,其宗旨为,“刊登学者独立的分析、评论文章,点评网络论坛思想热帖,为独立、理性的思考提供兼容并包的思想资源。”,两年来该栏目陆续介绍了思想国网站的部分文章,辑录于此,并致谢。 南方周末 2006-4-6 法国街头政治一瞥 博客站主:熊培云 博客站名:思想国 博客地址:xiongpeiyun.over-blog.com “五月革命”又来了吗?席卷法国的风潮再次把世界目光引到了巴黎的“街头政治”上。人类的政治理性分为“大脑理性”与“肠胃理性”,前者注重远大宏旨,后者注重眼前利益。早在一年前,推行教育与退休制度改革的拉法兰被迫下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府的“大脑理性”与民众的“肠胃理性”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首次雇用合同针对法国当前劳保法对企业雇主不得随意解雇职工的有关条款内容进行改革。由于现行法律对雇主解雇职工设置了种种苛刻条件,导致雇主不愿也不敢轻易招聘员工。为了解除雇主的顾虑,必须赋予雇主更多随意解雇员工的自由。应该说,这是一次给企业松绑、给青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给社会增加活力的重要变革。然而,其所受到的抵制,让德维尔潘政府始料不及。当有人高呼政府又“从笼子里走出来了”时,大家便群起攻之,抬着笼子游街。全然忘了一个民选政府,有责任引领国家走出困境。1968年的风潮是学生们要求政府改革教育体制而引发,而最近这场风潮,则是因为学生反对政府改革。前者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是为了自由,而后者则是为了保守既有的利益。当年那些将以“自由”为人生目的、以“打倒”为人生价值的才子佳人们,如今因为保守变得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然而,如前所述,两代人之间的共性就是对政治极度不信任。在他们捍卫民权时,“政治”在某种程度上被妖魔化了。以致于我们看到的景象是,政府被关进笼子里,而群众却拿着棍棒在街上游荡。...

Lire la suite

立此存照,壮求智者志

立此存照,壮求智者志

思想国纪事 2005年一位网友在关天茶舍书信(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01&idArticle=199102&flag=1 )。立此存照,壮求智者志。 哲哲: 大概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吧,在一个网页上看到一篇文章:叫《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探讨死刑的存废问题,通读全文,感觉比以前读到的关于废止死刑的呐喊更有说服力,文中提到“死刑是一种灭绝希望的惩罚”,还引用了前贤先哲关于“未来之罪”、“公共杀人犯”等论述,来阐明死刑的负面效应和荒谬性,于我心有戚戚焉。也因此特别关注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文章正题下面标注源作者叫熊培云,当时正忙俗务,就将文章打印出来作了收藏,以备日后细读。...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