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全部希望也在于思想——回应“熊培云远离了思想国”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思想国纪事

        网友董小荷在关天茶舍发表《有感于熊培云<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即思想国网站上《第一种自由》一文),批评熊培云“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才发现你突然远离了你所属的思想国,政治真不是个东西,任何一个碰触它的人都不免失去敏锐和自己曾经所走过的道路。”尽管文章主旨被误读,但对于所有关心熊培云及其独立思想者,熊培云均表示诚挚谢意,因为我们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我们的全部希望也在于思想。
 
附录一
 

『关天茶舍』有感于熊培云《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 
 
 作者:董小荷 提交日期:2006-4-18 9:38:00
  
  当我在报纸上看到“八荣八耻”的主要内容时,说实在的,就有一种倦怠袭上心头,感觉我们走了很多的路,渴望踏过那条生硬的、死板的,充满教条主义的意识形态之语言的河流的梦想,在2006年伊始依然不得不破灭。
  
  近期《南风窗》有一篇卷首窗下人语是熊培云的文章《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在这篇文章中,熊培云针对胡锦涛总书记在看望政协委员时强调,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提出的“八个为荣”“八个为耻”,就其中之一耻“以愚昧无知为耻”展开来,做了易常清晰的描述和分析。
  
  可是看了这篇文章以后,似乎让我看到了一个我所不认识的熊培云,全没有了我在他的文章中所体会到的对于生活的激情《关于我和罗兰的幸福时光》、《巴黎·墓地书》,或者说是对于自由的理解《虽自由无以言说》,我首次在他的文章中看到一种空洞的文风,一种妥协的语气,一种为某种不明物体粉饰不着痕迹的依从。
  
  当然我想到熊培云之所以如此谨慎和小心翼翼,还在于胡锦涛总书记的这番强调,出发点在于提高全体国民的素质,让一个国家的人民更加的懂得恪尽礼仪、尊重善良、废弃恶习。可是笼而统之的“八荣八耻”是否能够让人全面而准确、不生歧义的理解总书记的一番良苦用心?
  
  正如熊培云在文中举例所说,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感慨乡下人的“愚”农村人到城里不知道如何躲闪汽车,于是便有司机朝农民吐唾沫,骂他们是“笨蛋”,费先生不平,说这不能说明乡下人“愚”,乡下人不知如何给汽车让道,就像城里人跑到乡下看到苞谷赞叹“麦子长的这么高啊”一样,一切不过是个知识问题,而不是智力问题,因此并不关乎一个人的人格。
  
  可是真的不关乎一个人的人格吗?类似费孝通先生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我们南方,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农村外来民工来这里打工,在他们身上,文化知识的成份很少,他们带着力气以及在家乡养成的一些不拘小节的个人习惯而来到城市,为个体和家庭的生存寻找希望,给一个城市带来经济活力,同时也带来一些争议。
  
  我不知道,一个农民工汲拉着一双拖鞋,打着赤膊,走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其行为举止,与城市步调格格不入时,我们应该“以愚昧无知为耻?”我不知道,当一个女工到你的面前签字拿工资的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手里拿着的笔就好像重达千斤,写出来的名字都不如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所画的那个圈圈时,是否我们应该“以愚昧无知为耻?”我不知道,当一个民工因为没有文化,在他遭遇到不公平的对待时,他无法拿起任何武器为自己的不平等维权,只好以暴力行为抗拒时,我们是否应该“以愚昧无知为耻?”我更不知道当一个农民的儿子因为找不到工作,到年关了身上都没有一分钱,夜晚只好去做贼,盗窃别人的财产,这样做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临出门时,母亲关照过他,如果你挣不到钱,最后哪怕是偷也要为家里带回来一些钱物,我们是否应该“以愚昧无知为耻”?假如说我们以消极的结论去分析事实,抛弃文化知识的欠缺正是农民工愚昧的根源,当城里人对农民工的行为嗤之以鼻时,愚味无知早就做为一种现象存在,何以认为这是一种耻辱呢?这不正是变相的对农民工的人格提出质疑又是什么?“以愚昧无知为耻”怎么看怎么不应该是这样来表述的,冷酷且高高在上,“八荣八耻”究竟是在嘲讽人呢还是在教育人?
  
  感谢熊先生在文章中引领着我们从“以愚味无知为耻”过渡到“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缓和了这样一种矛盾,疏导了可能造成的误会,承认大多数的公民智力不相上下,都有获得知识的脑力的条件,我们更应该追问这种外部条件,比如一个人是否有条件可以获得知识,是否有条件上学,是否有条件在已经识字的基础上获得对他真实有用的信息等等,但是,弥补工作是否适逢其时呢?伤害早已造成,你能否以你个体的力量来为整个意识形态语境疗伤?我相信以熊先生的能力是做不到的,就比如你理解的让人民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这样的自由不是你的个体力量所能给予的,因此你认为的“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上下左右信息通畅的社会,就是要建立一个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心明眼亮、视野辽阔的社会”,不过也是你所想往的乌托邦,至于如何实现这是你所无法预测和规划的。
  
  在我们国家,当一种政治精神语境出现的时候,不管它正确可行与否,总会受到全社会舆论的追捧和仿效,以显示万众同心、追求同一目标的结果,天知道,这“同一”的追求让我们失去了什么,在我看来至少全体民众的独立个性总是因此而丧失了的,记得你所最推崇的胡适先生这样表述过一个人的独立人格,“像易卜生的《国民公敌》戏剧里斯铎曼医生那样“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种忠诚勇敢的“个人主义”人格,在任何政制下,都是有无上价值的,都应该大量增加,这种人格是社会进步的最大动力,伟大的事业惟有伟大人格者才能胜任”。你不会指望一个只会懂得依从的社会,之中会诞生伟大的人物和伟大的思想吧?你不认为我们国家目前缺乏的恰恰就是这两样东西?如果说我在你的文章中也看出了那么一点点你内心的挣扎,但我无法明白你为何不像王小波一样,在一件你并非能确定正确的事情上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而不是像你写的文章一样,和某种东西达成和解,做一个高高在上为“主义”粉饰的枪柄子。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才发现你突然远离了你所属的思想国,政治真不是个东西,任何一个碰触它的人都不免失去敏锐和自己曾经所走过的道路。总是记着那个夹着雨伞寻找罗曼·罗兰的幸福时光的熊培云,当你的身上笼罩浪漫主义气息时,你才是独特的,可是你为什么突然远离这样的道路?


附录二:
 
第一项自由
熊培云
 

3月4日,胡锦涛在看望政协委员时强调,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强调“二八”,其中提到“以愚昧无知为耻”。
那么,怎样才能让一些民众“知耻而后学”,“免于愚昧无知”?
记得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感慨乡下人的“愚”:农村人到城里不知道如何躲闪汽车,于是便有司机朝农民吐唾沫,骂他们“笨蛋”。费先生不平,说这不能说明乡下人“愚”。乡下人不知如何给汽车让道,就像城里人跑到乡下看到苞谷赞叹“麦子长得这么高啊”一样,一切不过是个知识问题,而不是智力问题,因此并不关乎一个人的人格。
心理学告诉我们,好奇心是人的本能;同样,求取知识信息、渴望获得事实真相也是人的本能。只不过“闻道有先后”,人们获得知识的途径和机遇各不相同,所谓“愚昧”实因“无知”所致。从这一点看,“以愚昧无知为耻”,归根到底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一种“无知”的状态。“愚昧”是“无知”的结果,是外在表现,无知无识才是愚昧的根本,而“免于愚昧无知”,就是要免于“因无知而愚昧”。
愚昧自无知始,至有知终。一个人要免于愚昧无知,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从内因说,他需要有独立精神和思考能力;从外因说,他需要获得充足可靠的信息,以供其选择参考。只有如此“内外双修”,他才有可能“免于愚昧无知”。
在此基础上,我们亦可以从语义上将“无知”分为两种。其一,一个懒于学习、头脑中没有知识(信息)的人在社会或他者面前表现出某种愚昧状态;其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里,知识或信息不能充分公开或共享,当社会环境认可这种“无知状态”或“知识的贫瘠”,他也会因此处于“无知状态”。
如果我们承认绝大多数公民的智力不相上下,都有获得知识的脑力条件,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追问这种外部条件。比如,一个人是否有条件可以获得知识,是否有条件上学,接受最基本的教育;他是否有条件在已经识字的基础上获得对他真实有用的信息,或者说外部环境是否为他提供了可以免于无知状态的真相,不被信息的掌控者或创造者瞒骗。援此而论,救济公民“无知”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公民“有知(知识和知情)”。因为愚昧,所以要求知,要大力发展公平的、可以普及到穷人的教育;因为无知,所以要知道,要大力促进社会的开放,促进各种新闻、信息的交叉验证与传播。
早在六十年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经提出关于“四大自由”(Four Freedoms)的宣言。罗斯福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中指出: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的世界将建立在四项基本自由之上:第一,任何人都有言论与表达意见的自由;第二,任何人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第三,任何人都有免于匮乏的自由,保证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的居民都能过一种健康的和平生活;第四,任何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任何国家都不能侵略邻国。但是,如宴阳初指出,仅有这四大自由是不够的,人类还要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Freedom from ignorance)——这就是所谓的“第五项基本自由”。
晏阳初,闻名西方世界的平民教育家和乡村建设家。上世纪二十年代,当他从美国回到中国,发现中国文盲主要是在农村,而农村不发展,中国是无法实现现代化。于是宴阳初来到了河北定县,身体力行,从识字教育、生计教育、卫生教育和公民教育,掀起遍及全世界的乡村建设运动。
在宴阳初看来,世界是最基本的要素不是黄金和钢铁,“在谈及一个更好的世界时,我们的确切含义是需要素质更好的人民”。没有“免于愚昧无知”这“第五项基本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具有罗斯福提倡的“四大自由”。
换句话说,“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是一切自由与良治的基础。从这个角度上说,所谓“以愚昧无知为耻”,同样可以理解为让人民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而这项自由是公民社会每位公民应该拥有的第一项基本自由。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是一切契约的基础。
所谓接受教育,归根到底就是获得更多真实有用的信息。纵观人类历史,不难发现,大多数灾难与不公正就是由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我们因此相信,让人民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就是要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上下左右信息通畅的社会,就是要建立一个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心明眼亮、视野辽阔的社会。在这样一个社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倚靠独占信息以实现“你赢我即输”的“零和游戏”将不再受到推崇,而“已知彼知、折中共赢”势必成就一个开放社会的精神高度。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

Fire 20/04/2006 13:26

很奇怪现在社会上存在“两个凡是”——凡是中央的政策都坚决拥护 或 凡是中央的政策都坚决反对
其实反对也应是有目的的反对 而真正反对不是揭露而是希望人民、国家更好
中央的决策该批判的还是要批判 该提倡的还是要提倡 监督自己的政府 信任自己的政府才是最好的

IP 19/04/2006 15:02

我也有点同感,但老熊不必对别人说你是一只黑猫太在意,因为白猫都要被消灭光了,剩下的就是把自己染黑了也是出于自我保护的,这个董小荷好象还认得老熊,隐身找老熊提意见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