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壮求智者志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思想国纪事

        2005年一位网友在关天茶舍书信(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01&idArticle=199102&flag=1)
。立此存照,壮求智者志。


哲哲:
  大概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吧,在一个网页上看到一篇文章:叫《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探讨死刑的存废问题,通读全文,感觉比以前读到的关于废止死刑的呐喊更有说服力,文中提到“死刑是一种灭绝希望的惩罚”,还引用了前贤先哲关于“未来之罪”、“公共杀人犯”等论述,来阐明死刑的负面效应和荒谬性,于我心有戚戚焉。也因此特别关注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文章正题下面标注源作者叫熊培云,当时正忙俗务,就将文章打印出来作了收藏,以备日后细读。
  今天稍为闲暇,便想起熊培云这个名字来,便在网上搜索,想知其人渊源,搜索引擎简单告诉我: 熊培云. 搜狐评论专栏作家,毕业于南开大学 、巴黎索邦大学。《南风窗》驻欧洲记者。又见其博客链接,有文:“我看胡适鲁迅启蒙及民族主义”、“谁是新青年”等,内容涉及政论、文化、法律等诸多方面,其文倡导自由、民主、宽容,引用胡适的话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还有:“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今日众人之所是未必即是,而众人之所非未必真非。争自由的唯一理由,换句话说,就是要大家容忍异己的意见和信仰。凡不承认异己者的自由的人,就不配争自由,就不配谈自由”等关于自由的论述,我以前对胡适的了解并不深,现在则感叹近一百年前的人,会有这样的见识,更悲叹今日之社会,比斯时又有何进步?不想大师一语成谶,如今依然是“不容忍的空气充满了国中”。依然“……是一个猜疑、冷酷、不容忍的社会”。
  其实我想,大凡文章,都多少会有将自己思想强加于他人之嫌,即使是鼓吹民主自由、呼吁异己思想存在的,不也是想给自己的读者“洗脑”以期他接受自己的观念吗?所以,讨论自由的悖论总是无所不在,何谓真自由,如何真正做到尊重别人的自由,允许别人有自己的意见与信仰,我想终人类文明之终,亦难解决。
  但亦不妨“察纳雅言”,只要擦亮自己的眼睛,明白没有谁能自封为绝对真理的拥有者,明白“只有‘世上没有绝对真理’这句话才是绝对真理”,我们的思想就可以能在自由王国里快意翱翔,我们就可以认识到自己思想的价值与可贵。
  在中国,民众的悲哀在于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话语权,沉默也就沉默吧,但又有人剥夺他们不说话的自由,以“民众的代言人”的身份,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去阐释政治、经济、文化,诱导民众走向绝望,他们就是所谓的中国主流知识精英——丧失良知、令人发指的一群人。 他们知道,“一个好的怀疑主义者是个坏公民”,他们害怕我们是个好的怀疑主义者,他们希望我们去看“风月宝鉴”的正面,但身置这样的社会之中,看正面意味着你思想的行将死亡。
  正是出于以上目的,把熊培云的文章介绍给你,他是一个“温和”的民主与自由主义者,一个启蒙主义者,文章中少有漫骂与诋毁,他的文章是开放性的,强调个体思想的宝贵,我喜欢这样的人,这个社会需要这样的人,这个社会需要不断的启蒙,我认为“启蒙”是一对矛盾,就是一方要启,另一方要蒙,而蒙的力量总是大于启的力量,民众总是受蒙蔽。中国照现在的模式发展,即使民富国强,人民也不会有幸福,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的自由。
  看他的文章在BAIDU搜索即可。
  
  祝好!
  
  Yours Zippo 匆草于2005年11月16日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

ʲ‰é»˜çš„ç‹Œ 11/04/2006 18:07

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