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中国是不是“权贵资本主义”?

中国是不是“权贵资本主义”?

吴思/思想国圆桌 当代中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社会?社会主义云云已经不值得讨论了,资本主义似乎也有问题。吴敬琏先生近年警告说,中国有陷入“权贵资本主义”泥坑的危险。这个概念和一度流行的“官僚资本主义”一样,强调了资本和行政权力的密切关系,很有洞见。但这两个说法暗含的前提是:中国已经或即将进入资本主义,只是官僚或权贵色彩比较浓重。我不敢给未来下结论,不过,用“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描述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有本末倒置之嫌。 如果把“资本主义”定义为资产阶级说了算,资产阶级控制了暴力,掌握了立法权,那么,中国可曾有过资本主义?中国的资产阶级从来不能说了算,权贵或官僚才是最终说了算的集团。所以,把“官僚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倒过来说才比较准确,即“资本-权贵主义”,或“资本-官僚主义”。...

Lire la suite

NOËL SANS TOI 没有你的圣诞节

NOËL SANS TOI 没有你的圣诞节

圣诞节来临,草草译一首法语歌给朋友们听。愿忧伤不是我们的母语。 NOËL SANS TOI (没有你的圣诞节) (J.J. Egli – A. Morisod) 没有你的圣诞节,没有欢乐的圣诞节 又到了流泪的季节 我听见风在远方呜咽 多么希望你在身边,没有你的圣诞节 (parlé) 没有你的圣诞节,我们的爱下了一场雪 没有你的圣诞节,今夜我又满心悲苦 钟声响在山谷,我听见人歌人笑 惟我孤独依旧,没有你的圣诞节 没有你的圣诞节,没有欢乐的圣诞节 往事不能忘,我们曾经如此欢乐 高高圣诞树下,炉火旁边...

Lire la suite

圣诞节,想起了非洲鼓

圣诞节,想起了非洲鼓

熊培云 又到圣诞节。有记者撰文,称圣诞节已经成为中国的民间节日。中国社会调查所近期发布的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一半以上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一定会过圣诞节,而明确表示不会的不到一成。有学者因此忧虑西方文化对中国本土文化风卷残云,倡议奋起保卫。在我看来,这些呼吁未免有些唐突。 首先,中国并没有国产的圣诞节,所以要保卫的客体几乎无从谈起。有人翻箱倒柜,找出灶王爷,拿灶台当烟囱,说灶王爷就是中国的圣诞老爷,非要取而代之,让灶王爷与圣诞老人在天上单挑,以捍卫灶王爷的神权。如此势不两立,将圣诞老人在精神领域的伟大内涵简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宗教贩子。这种简约主义无疑是荒唐的。若以宗教线性来思维,公元纪年早该驱逐出境。公元纪年通行于中国的道理很简单——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上看,基督纪年不过是个便于流通的公共产品。而在中国的纪年传统里,找不出一个可以普世的民族品牌。历代帝王甫一登基,纪元自动复位到元年,推倒重来。汉武帝以后,皇上为了开辟政治新篇章,在位时要注册若干吉祥如意的马甲作为年号,不厌其烦地让史官跟在后面做加法。这种纪年的方法着实委琐不堪,皇帝老儿不但占有了天下无双的沃土良田,还把中国宝贵的历史光阴割裂成一段段的不文明的碎片。...

Lire la suite

2005:一个国家的新觉醒

2005:一个国家的新觉醒

童大焕/ 作者惠寄思想国 有人说2005是个质疑改革年,国企改革的管理层收购模式受到严重质疑,主流经济学家公信力降到历史最低点;“房改是把你口袋掏空,医改是提前给你送终,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虽则激愤,却似乎不断被活生生的事实证明着。而我们看到的应对方式,是类似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天价医疗费事件,患者家属投出百余封投诉信都无人过问,而类似杭州民工医院这样的廉价医院,开张第二天就接到卫生主管部门的罚单;教育领域的情形,多年来又何其相似。 从这一年开始,GDP也许会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一个笑话般的名词。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决策中缺乏大众民主参与的改革和发展,并不能给民众带来真正的福利,反而有可能随着GDP的增长,民众却处于相对或绝对被剥夺的地位。项南的女儿项小米几年前在她的《英雄无语》中曾写到她福建连城的故乡,革命几十年了,老家却一点都没有变样。著名杂文家鄢烈山也在近日的文章里写道,故乡通往外界的道路至今依然是晴土雨泥的小道。一个“谁的发展,为谁发展”的问题重新摆在了人们面前,摆在了改革者的案头。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切实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近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一个重要的政策导向:中国政府将采取多项“富民政策”,刺激内需,改善消费不振的局面。如果此举最终获得落实,将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转折,它意味着过去几十年以GDP为导向的国民经济增长方式的终结,和以民生福利为导向的国民经济增长方式的开始。这是国家的觉醒吧?形势也逼得我们不醒不行。环境的破坏、民生之多艰,让我们再一次深刻领悟,惟有自然和人民大众,才是一个国家最可宝贵的财富和资源。这是我们在这个剧烈变革年代的最大收获。...

Lire la suite

公民通信自由不是偷偷摸摸的自由

公民通信自由不是偷偷摸摸的自由

熊培云 手机该不该实行实名制?近来媒体多有讨论。小而言之,当垃圾短信成为公害,政府理应有所作为;大而言之,积极抵御各种“暴力劝说”与“幸福欺诈”,也是当下中国一个重要的时代特征。 有人说,搞手机实名制的作用是“防君子不防小人”。这个观点很值得推敲。本着“人性平等”的原则,我们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君子”或潜在的“小人”。本质而论,法律、法规从来就是“为君子设防”,尽可能让“君子”不越界变成“小人”,同时让“小人”支付更高的破坏成本。因此,从社会安全的角度来说,实名制的应用就像锁具的发明一样——锁不仅给民众增加某种安全感,赋予某种“制度性自律”,同时也为盗贼增加闯入禁地的成本。当然,有些不为人所乐见的事情也会时有发生。比如,有人可能会将你反锁在自己屋里,有人可能会在你不在家的时候撬锁入屋,偷走了你的钱财。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责备锁具毫无价值的理由。...

Lire la suite

天下兴亡,匹夫先应有权

天下兴亡,匹夫先应有权

秦晖/思想国圆桌 抗战胜利已经60年,但我们的胜利常常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而侵略者不认罪或认得不痛快、不服气,更使往日的创伤不时重被揭开。日本为什么不服气?战后中国对日的“以德报怨”为什么往往落得个“以德招怨”的结果?抨击日本右翼势力的妄言固然重要,但是我们还应该有更深刻的认识。 有人说,这是因为我们在抗战中虽牺牲惨重但力量不足,日本人自认败于美军,却对中国不服气。但是波兰对德不比中国对日更弱吗?德国人难道是败于波兰人之手?而德国人并没有因此对波兰“不服气”。德国总理在波兰主动下跪忏悔的一幕反而成为传遍世界的佳话。为什么?...

Lire la suite

Le constitutionnalisme personnel en Chine

Le constitutionnalisme personnel en Chine

一个人的宪政 熊培云 每次看法国电视台直播议员们在法国国民议会里就国家的大事小情彬彬有礼地争论时,心里便有一种难以克制的乡愁、一种悲伤,对宪政生活的怀念、对文明政治的无限期许。一个游子,告别了热爱的亲人, 远走他乡,有了一种把异乡当作故乡的错觉,是因为他在那里找到了他认为自己或自己的国家同样可以拥有的一些美好的东西,比如自由、民主等具有普世性的价值。这种普世性,无远弗界,是乡愁可以发生的前提。 前两天,法国电视三台播了段新闻录像:台湾一双男女立委为了军购的事在立法院打起了盒饭大战,一时蔬菜与肉块齐飞,汤水共长衣一色。台湾立委拳打脚踢骂...

Lire la suite

我若不夺了你们的财产,你们就不自由

我若不夺了你们的财产,你们就不自由

思想国纪事 这是一个解构的时代。曾经美好的词汇如“道德”、“爱国”、“诗人”、“自由主义”等如今都已经沦落为一种脏话。自从政工院士何祚庥开始在中国的公共领域纵横捭阖后,“院士”同样为人所耻笑。自称懂马克思主义的何祚庥再次将马克思主义变成可以随意整容、变性的姑娘,此次可谓登峰造极。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何祚庥说,工人阶级要解放了全世界,最后才轮到解放自己,以此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辩护。这是一个多么愚蠢的马屁!不经意间挖掉了共产党近百年来暴力革命的墙脚。按何祚庥的逻辑,二十世纪中国资本家被那些无产阶级先锋队抢个精光,概因“我若不夺了你们的财产,你们就不自由”。这么一来,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岂不是带领着中国人民重新钻回笼子里去?...

Lire la suite

下跪——中国式反抗

下跪——中国式反抗

La révolte à la chinoise Après la répression d'une manifestation de villageois dans le sud de la Chine, qui a fait officiellement trois morts. Le responsable qui avait donné l'ordre d'ouvrir le feu dernier mardi sur des paysans réclamant des compensations...

Lire la suite

1 2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