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坐看云起时——秦朔序《思想国》

坐看云起时——秦朔序《思想国》

秦朔 培云的书稿在我的电脑桌面放了很久。他对我有所期待,希望我能写几句话。如果是几年前,我也许早已一挥而就。在那段一起耕耘“一份有责任感的政经杂志”的日子里,我和培云在内的一批《南风窗》的编辑记者,以理想为旗,以公共利益为归依,探求时代命运,点燃真诚思索,那种情怀和忘我的奋斗,已经深深地刻在记忆里。 2003 年七八月间,我开始参与《第一财经日报》的项目论证,并在一年后完全投入,从此离开《南风窗》,转战到以日为单位的劳作之中。相比政经,财经是一个快速世界,日复一日的变动是它的主要特征。对在政经世界摸索多年的我来说,从一个慢的地方到一个快的地方,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和新的突破。但面对无休止的忙,也常有茫与盲的迷惑,困顿于思考之不足,感觉之钝化。...

Lire la suite

物权,寻找文明的坐标

物权,寻找文明的坐标

熊培云/思想国 2007 年 2 月 27 日,温家宝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指出“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社会主义制度与民主政治不是相背离的”,“(中国)要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显而易见,在“一切文明成果”中,除了自由、民主等价值外,分立的产权制度同样是转型期中国亟需吸收和借鉴的文明成果。尽管《物权法》曾经因为导致“建国以来第三次意识形态大讨论”而“暂时搁置”,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从...

Lire la suite

从国家解放到社会解放

从国家解放到社会解放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国外有些学者研究中国问题时,总是疑虑重重,要么替中国担心,要么担心中国。“崩溃论”害怕中国经济一落千丈,因“内爆”导致“黄祸”;“威胁论”则担心中国崛起,因“外爆”引发“红祸”。尽管中国政府一有机会就动之以情,晓之以诗,央视也适时推出了《大国崛起》搞心理按摩,强调本国崛起乃“和平崛起”。但是,有些学者们终究放心不下,他们认为你既然要“崛起”,就不可能“和平”。除了宏观政治、经济等分析外,还有个细腻的理由——有汉学家对“崛”字不放心。 “崛”字新解 有外交官朋友,曾经和我谈起美国某些汉学家如何通过构词法理解“崛起”的事。当然,这些汉学家多少有些耸人听闻。他们说,大家注意了没有,在汉语字典里,“崛”是“山峰突起”的意思,而熟悉地质学的人都知道,“山峰突起”的一个大前提就是要发生地震!...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