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条件即逆境

条件即逆境

插图:鱼缸写真 熊培云/思想国 《周末画报》专栏 无论是谈判,还是谈恋爱,人多爱讲条件。这不是因为人世故,而是因为人必须生活在一定的条件之中。值得思考的是,当人们受制于这些条件时,会感受到自己身处逆境之中,而当人们充分地享用这些条件时,却经常忽略条件给我们带来的麻烦。这种麻烦,就是我要说的“条件即逆境”。 比如说,当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人们准备仓皇逃命时,都不怀疑自己身处逆境,但是,在旅客们踏上这艘世界顶级游船时,却可能毫无察觉;又比如说,鱼儿在鱼缸里游泳,并不知道自己身处逆境之中。但是我们知道,鱼缸可能随时会打破,水可能因为主人的疏忽随时变质。换言之,鱼儿在获得鱼缸这一条件时,同时也获得了鱼缸这一逆境。...

Lire la suite

向诉讼恐怖主义说不

向诉讼恐怖主义说不

就在中国记协仍在以事实未清为由支支吾吾拒绝表态时,法国无疆界记者组织发表了致苹果电脑公司首席执政官 Steve Jobs 的公开信,对富士康表示抗议。 向诉讼恐怖主义说不!我们之所以同意将这起事件称为“中国新闻界的911事件”,是因为它充分表明中国记者不仅要面对权力的设限,更要面对资本的恐怖袭击。无疑,这是一个改写中国新闻史的标志性事件。3000万的天价索赔,同样印证了熊培云在《天价迷局》中的相关论证。然而,我们绝不相信,秦朔总编辑和他领导下的《第一财经日报》会被这起恐怖诉讼案所吓倒,无耻而嚣张的富士康公司必将被世界新闻界及一切有志于保卫社会者唾弃!...

Lire la suite

记一次快乐的旅游——沂南之行

记一次快乐的旅游——沂南之行

莫之许/ 作者惠赠思想国 一个让人悲哀但或许是不得不然的现实就是,我们确实只能一步一步地争取我们的自由与权利,而且我们还不得不与统治者一道争取我们的自由和权利——因为这自由和权利必然是普遍的自由和权利,是属于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 ——题记 对一个盲人的超期羁押,不准保释,以及莫须有的起诉罪名,连同接二连三地发生阻扰律师取证、扣留其家人等践踏法制的行为,使得我决定和几个朋友一起赶往沂南县法院旁听开庭审理,没想到,这却成为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次旅游。 快乐理由一:原来没有黑社会 直到自己亲身经历之前,对于出手骚扰律师和志愿者的众多当地“暴徒”的身份究竟是什么,究竟是官方买通的黑社会还是官方的“自己人”,其实心中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

Lire la suite

法学家怎样从政?

法学家怎样从政?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经过半年多的考察和筛选,7月底,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何家弘、宋英辉、赵旭东同时被最高人民检察院任命为副厅级官员,任期为一年。三位法学家同时获此重任,在最高检历史上尚属首次。据称,面对各种质疑检察机关宪政地位、取消和削弱检察权的声音及挑战,最高检决意培养自己的中青年法学家,以此捍卫中国特色的检察制度。 如有评论指出,近年来,随着依法治国的不断演进,国家机关各级官员的法律素质与法治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在司法界,几年前,北大的贺卫方先生曾以《复转军人进法院》一文批评中国各级法院大量涌入缺乏基本法律素养的复员退伍军人的现象,追问同样“人命关天”,为何未受过法律专业训练的人会被安置到法院而不是医院?...

Lire la suite

天价迷局

天价迷局

熊培云 /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转型期的中国,一个美好的愿景是能够在历经艰难困苦后从此走向黄金时代。着眼当下,我们不难发现,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天价时代”。笔者相信,中国要想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等层面取得赏心悦目的成就,就必须积极“过大关”,穿越这个“天价时代”。 新闻生活里的天价 “天价”正在充斥着中国人的“新闻生活”。打开百度搜索一下,与“天价”相关的新闻超过二十五万条。譬如“哈尔滨天价医药费”、“天价滞纳金”、“某某豪宅拍出天价”、“天价月饼”等等。 最近,又有两条“天价”新闻成为人们争相讨论的焦点。一件发生在北京,另一件则在外省。...

Lire la suite

来函照登

来函照登

熊先生: 您好!我是 广州某 大学法学系的一名学生,最近思考一些问题,未能想通,希望能得到熊先生您的指点。 仔细看了您的思想国,说真的一句,对我的思想启发很大,虽然我不是留学归来,但是我总觉得我的思想已经被西化,或者说是所谓的“觉悟,开窍”,我觉得学了法学的人跟没有学法学的人思想上有很大区别,就如贺卫方先生所说的“像法律人一样思考”,因此我们看问题的角度跟没有受过系统法学教育的人不一样,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看问题跟一般人不同,却被身边的人当作“另类”,在别人眼中是合情合理的问题,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一样,当我提出我的观点的时候,往往反对者居多。...

Lire la suite

活着还是死去,这不是一个问题

活着还是死去,这不是一个问题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周末画报》专栏 几日前,我在思想国网站询问大家对“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的看法。正如人们常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相信这个哈姆雷特式的诘问,一定困扰过许多才子佳人,并且各有千姿百态的回答。当然,我也早已为自己备好答案——“活着还是死去,这不是一个问题”。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生万物”一直受到人们推崇。但是,自从计算机被广泛应用以后,我们也不难得出“二生万物”的结论。我们使用的程序便是在二进制原理上实现的。 分析“活着”还是“死去”这一组选项,细心的朋友会发现这里所谓的“活着还是死去”,很像是计算机的二进制数码中的...

Lire la suite

房客乞讨,租房“同罪”?

房客乞讨,租房“同罪”?

熊培云/南都专栏 8 月 10 日,郑州市职业乞讨人员救助工作座谈会召开, 14 位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就《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城市职业乞讨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讨论稿)》进行了讨论,提出今后民政、公安、劳动等部门将对职业乞讨者每月进行一次集中救助行动。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该《意见》还特别劝告市民“不准向职业乞丐出租房屋”。对进入社区租房的外来人员,要认真甄别,严格管理。 不可否认,在今日中国城市文化中,不文明的乞讨行为都或多或少地触到许多城市的痛处,并且严重影响到政府对那些确实生活困难产、文明乞讨的流浪者本应采取的救助行为。另一方面,在一个崇尚契约与劳动光荣的社会,政府有必要对那些有劳动能力却以乞讨为职业,长期滞留街头,恶意展露身体缺陷,通过抱大腿或拦路磕头式的乞讨者加以管制;对于恶意组织或利用流浪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乞讨牟利的不法分子更应予以严厉打击。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在进行相关治理时可以越过自己权力的边界。...

Lire la suite

社会如何杀人?——评Géla Babluani《13》

社会如何杀人?——评Géla Babluani《13》

熊培云/《南风窗》 思想国电影评论之一 在西方, 13 一直被视为一个不祥的数字。比如耶稣和他的 12 个门徒一起聚餐,厄运便开始了。也许只是出于巧合,由 杰拉·巴布鲁阿尼 ( G é la Babluani) 编剧并执导的影片《 Tzameti 》(“ 13 ”,格鲁吉亚语)透过一位泥瓦匠外出淘金丧命的故事继续演绎了有关这一数字的宿命与不幸。 《 13 》(又译《百万杀人游戏》)是 巴布鲁阿尼的成名电影。 影片将观众带到法国的一个海边小镇。一贫如洗的塞巴斯蒂安给弗朗索瓦家修葺屋顶,不幸的是,房主因为吸毒过量意外死亡,塞巴斯蒂安因此没有讨要到自己的工钱。凑巧,就在当天,塞巴斯蒂安在索朗索瓦家的窗台下面捡到一封不知何处寄给弗朗索瓦的信,里面还夹着一张火车票。而就在此前,塞巴斯蒂安曾蹲在屋顶上得知弗朗索瓦正要到外地参加一个撞大运赚大钱的游戏。对于...

Lire la suite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