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什么名义隔离穷人?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关贫富分化的争论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此同时,就在人们为天价房屋叫苦不迭时,有开发商扬言“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开发商还不时援引发达国家的某几个“富人区”为例,理直气壮地鼓吹要在中国的城市分建“富人区”与“穷人区”。言下之意,“贫富分居”是今日世界的发展潮流,是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是中国能否赶上“与世界接轨”的时髦的一个标杆。

然而,发达国家对于“贫富分居”并不看好。数日前,法国重提贫富混居的政策。根据规定,今后法国房地产商想在某个区域开发大型楼盘时,必须向政府承诺其所建住宅含有一定比例的廉租房,否则就无法进行楼盘开发。

法国政府之所以推出这一政策,与近两年来陆续发生的几起骚乱不无关系。今年十月,就在人们为去年的骚乱心有余悸时,逢周年之祭,巴黎等地再次发生了焚烧车辆和袭警事件。究其根源,族群融合和贫富分化首当其冲。显然,以“贫富混居”为主要解决方案的“城市更新计划”,有助于促进不同族群之间、富人与穷人之间的交流与融合。

对于贫富分化与贫富分居现象,法国知识分子一直抱持深切的忧虑。关于这一点,由吕克·贝松监制的新片《暴力十三区》有深刻的演绎。2013年的巴黎,13街区是一个由黑社会控制下的“三不管”地带,一个聚集穷与乱的隔离区。在这部悬疑片中,政府试图借助一枚“被盗”的巨能炸弹来摧毁这个贫民窟。显然,该片所要表达的忧虑是,如果民众认可这种穷富分隔,那么由“穷人区”、“贫民窟”所“圈养”起来的穷人们像是人类城市文明中的垃圾一样被置于郊区,他们自生自灭,丧失权利。而在必要的时候,为满足富人或政府的“文明”的洁癖,他们还可能受到毁灭性打击——因为“偷盗”他们自取灭亡。如果我们承认理论上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穷人,那么,认同“贫富分居”所导致的隔离穷人同样意味着将自己推入危险之境。

事实上,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对“贫富分居”同样心怀不满。《无主之城》里的一句名言是,“里约热内卢和明信片的形象差太远了。”在“贫民窟”里,抢劫杀人起家的,打败所有敌手,便成了地方大佬,其维护秩序,变成了保护费的政府了,而“政府就是拿百姓做生意的”。

回到中国,不可否认,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使中国人最受益的,莫过于独立与合群这两项价值。前者,许多人从旧有的、僵化的生产方式与生活仪式中解放出来;后者,城乡分治的局面因为人口流动被逐渐打破,中国不再因为户籍制度使偌大的国家像切西瓜一样被分成两半。

如果说从前的“城乡分治”代表着一种地理上的隔离,那么现在部分开发商及经济学家们所鼓吹的“贫富分居”同样意味着经济上的隔离,从本质上说,任何隔离都是对人的隔离,都是对中国由封闭社会走向开放社会的背叛。

其结果是,富人拥有的机会越来越多,而穷人的机会越来越少,富人的生活锦上添花,穷人的生活雪中缺炭;富人区的保安、探头多如牛毛,而贫民窟里面充满了失业、暴力、色情、毒品以及有悖于主流社会的行事逻辑;富人醒来时端着咖啡询问华尔街又发生了什么大事,而穷人推开窗户,看见的只是乞丐胸中伸出的手……

城市文明,是人类开放与合群精神的结晶。任何城市的产生与发展,都源于外来移民的不断加入。其中一些人,和城市里的落伍者一样,因为地理或时代的变迁,变得贫穷,已然不幸,此时政府所应该做的,恰恰是给予适当的扶助,而不是让他们生活在贫民窟中,赠送一个贫穷或底层的标签。凡有一点社会学头脑的人,都不会怀疑,鼓吹贫富差距、任其发展最后所伤害的必定是社会本身。

所谓“骚乱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我们相信个体自由与社会稳定乃国家发展之第一要务,试问今日可能影响中国的各种政治力量与经济力量,将以什么名义隔离穷人?以什么名义让穷人为富人退避三舍?以什么名义将一个正处于融合中的社会再次分为两半?

Commenter cet article

neige 27/12/2006 00:45

十三区是华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