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培云想炼出啥民主?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在凯迪读到李大苗先生的《熊培云想炼出啥民主?》,虽然文章部分误读了《民主是怎样炼不成的?》一文原意,有关贿选的观点亦有失严谨,但其对村级民主的“合法性”问题提出置疑,却也别有天地,值得继续讨论。另附留言一篇。——思想国按
  

李大苗/思想国圆桌

    就“贿选”,若干年前曾经与人争论过。当时做言道,“一打儿一打儿”的民主一定好过“一枪一枪”的民主。无论如何,在这个国度,还真曾经有过“一张一张的”民主。大约快百多年的事情了,那是曹锟,人家议员不去“民主”都不行,派出军警京津两地抓他们来民主,这当然近似“一枪一枪”的民主,可抓来后呢,给出银两做投票。记载中没有说清这银两究竟是“袁大头”还是银锭,若是前者,当算是“一头一头”的民主,后者则是“一锭一锭”的民主。回顾这百年的历史知道,这“一打儿一打儿”民主其实也来之不易,值得珍惜,当然,也值得疼痛。
    《南方都市报》载熊培云的文章,非议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大兴庄村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中的现象。作者指责那里的候选人为每张选票开出600元的价格。这当然是“贿选”,我与熊培云在此无争。区别是,熊培云的态度是指责,而我的看法是欣喜;熊培云的心情是担忧,而我的观点是开心。其实什么是“贿选”也是有得一争的,比如,承诺当选后大家涨一级工资,或者提高一级福利,行不?如果“行”,提前给付又“行不”?我的意思是,“贿选”并不是一宗十分可怕的事情,不值得忧心忡忡。叶公先生好龙,龙来了,没剃胡子,大致如此而已。
    乡村治理,再也没有比“选举”更可笑的了。村落的基本单元是家庭,基本机构是家族或宗族,在乡村政治中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人权”,以“个人”为单位的政治和民事权利。这不仅是当下中国的社会现实,也是历史中的中国始终不得走出的原因。但中国的乡村从来都是“民主”的,不过从来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主,也就是所谓的普选制的乡村民主。因为,即使没有“一打儿一打儿”限制,一个家长的意志就一定左右全家,一个族长的选择也会主导族群。
    但前述并非本文要义。说“中国乡村从来都是‘民主’的”,其本意是中国香醇传统就是“自治”,“他治”只是当今时代才有了的强制,此前中国乡村从未“他治”过。按照现代政治术语表述,“自治”未必“民主”,但“民主”则必然“自治”。所以,中国乡村不可能也没必要实行票举式的“民主”,但一定可以实行“自治”,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还是现代意义上的“自治”。“中国乡村从来都是‘民主’的”还能映射另一个事实,传统中国乡村中有着长老、族长、乡绅、儒士之间的政治协商的本能,由此寄养起过盛世辉煌。
    无论条法文字如何,不再由上级权力机关任命,决定了“自治”是比“选举”更本质、更真实的东西。而且由“自治”决定每一个具体乡村的如何治理,包括乡村公益,也包括选举和如何选举。只要具体乡村的村民共同愿意或者不愿意,如何或者不如何,都是乡村内自己的事情。乡村治理机构不是国家权力机构,也不是地方行政机关,全然是村民自治的民间组织,设立或者不设立,如何设立、如何组成以及如何运作,均和外界无关。
    一个村落,所有人之间相熟,知根知底,人情纠缠,三岁即可看老的说法下,还要搞什么“竞争演说”、“施政纲领”,足见无事者之生非。再说,将其统称作什么“村委会”,还有这全国一律的统一届期,本身就很是滑稽。全国人民都习惯叫“村长”,可法律非要叫做“主任”,还要“村民管理委员会主任”,更是发自蔑视天下视听。所以,我压根就不相信全国民众都错了,法律才是对的这个看法。同样,我也不相信自治的事情需要由外人或外力来断决或许违法,除非他们自己主张将“自治”事务交由外界评判或外力管辖。
    我能猜定,熊培云看重村民选举看中的是村长的“权力”,对村民共同财富的支配和享用的权力、对村民利益占有或剥夺的权力,并由此惹动的一方民生安危,所以选举才很重要,所以贿选才很危害。而恰恰不是村民如何选举措了的问题,而是“村委会”这个怪胎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这个怪法所致。“村委会”既不算国家机关也不属行政机构,更不是民间社团还不是企业、事业,现行法律中只有“自然人”和“法人”两开,而至今没人能算清“村委会”算是啥“人”,而其行为不为执法、不为行政、不为民事,而却由法律授权,荒唐哉!而熊培云非要奉为圭臬,咄咄言村民违法,亦荒唐哉!
    当下,不该“投票”的地方,非要搞“投票”;不该“投票”的事情,非要搞“投票”。开玩笑,断不必当真。若以为村落社会能诞生现代民主,且不说把全世界的先贤鄙视,人类现代文明也不过垃圾掉了,喊两声皇帝诏曰,还有什么民主不可以炼成的呢!熊培云看到了的是农民天性所具有的缺点,不以为这些缺点是农村社会形态和社会结构,也就是村落,所自然赋予的。所以熊培云认定是那些村人炼不出来一炉热腾腾的好民主,总觉得那些小灶坑、陋土窑还是可以炼出来亮铮铮的合金钢,不锈的还免煅的快速钢。

--------------------------------

悄悄话  好友  信息  博客  搜索  回复  本主题下所有发言   第 14 楼
 
文章提交者:老汤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大苗,你会错了熊先生的意了。我看到的《民主是怎样炼不成的》不是你理解的对村民选举中贿选的谴责。我觉得他的文意中最关键的一句话是:“民主不值600块”,他对村民选举不可控制的局面的担忧是他的主要诉求。当然,他是期望村级民主发展的,一点也没有你那么悲观。
我同时赞成你的意见,自治是基础,没有自治不可能有民主这个空中楼阁。
但民主政体应该保障基本人权和法制公正,这又是自治的基础。
香港的新界在英国统治阶段还保持着完全的最“土”的自治,包括可以一夫多妻,女儿没有继承权等等封建时代的传统。但这些都不符合社会的基本公正,所以80年代以后慢慢都改过来了。
自治和民主不矛盾。他们相互依存。是这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础。
    *.*.*.*   2007-6-29 14:48:39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