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南方的理想主义者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韩咏红/思想国
原载《联合早报》
   

  以深入和调查性的报道闻名的中国报纸《南方周末》,每年都主办一次“年度致敬”活动,至今已走过七年。致敬年度传媒,肯定杰出的同行、报道、评论等等,《南方周末》在为新闻事业而直接奋斗以外,也把目光投在同行身上。他们对志同道合者进行鼓励,在现有新闻体制下,表达一种媒体人自己的新闻价值取向。新闻工作者的理想主义之光,在这个同业活动中闪耀。
  对于中国的南方报系,我在还没有到中国工作以前即久仰其大名。记得90年代末,我来自上海的朋友就提醒我注意,广东地区出现了一份《南方周末》,选题与文笔尖锐辛辣、敢怒敢言,在国家新闻体制的制约因素中,以地方性非主流报纸的起点穿越地域的限制,让全国读者都看到新闻原来可以这样做。
  同属于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南方周末》是一员,《南方都市报》(简称《南都》)是另外一员。2003年,广州发生大学生孙志刚在收容所被殴打致死的事件,广东再现沙斯疑似病例,这两则重大的,有政治效应的社会新闻都由《南都》率先报道,这些新闻引起政府关注,甚至影响国家最高决策层取消了“收容遣送”办法。
  然而,媒体人大胆前行赢得社会喝彩以后,继后降临的却可能是意想不到的风险。
  2004年,《南都》的高层管理人,包括原副主编兼总经理喻华峰、原执行总编辑程益中被当局控以贪污罪,并被法院判刑。为他们鸣冤叫屈者有之,认为他们是因言获罪者有之,但判决没有改变。
  这一个媒体仍受到体制诸多限制的社会里,出头露脸是要付出代价的。南方报系这些年很出位,也为此承受不少考验。但这场新闻业的另类“革命”多年来一直都能吸引到愿意奉献者前仆后继,而且从南方报系出身的新闻人,当中不少又转任其他地区的都市报成为引领风骚的人物,无怪乎整个南方报系被称为中国新闻业的“黄埔军校”。
  在和我谈到南方报系时,资深评论人熊培云形容《南都》的社论与时事评论,对中国新闻的发展具有史诗性意义。南方报人有开拓的勇气,因为对自己的使命是坚定且自信的,知道时间站在他们一边。虽然挫折很多,对现实的改造举步维艰,但是,他们相信自己的所有努力因有时代根基而终将获得历史回报。
  他们不仅是有理念的新闻人,更是对中国进步有信仰有热情的知识分子。
  身处在中国,外来者经常感受制度的不合理,同时又几乎天天能看到还有不同群体在以他们能掌握的方式,去推动国家进步。这些群体汇聚而成的巨大动力,令人动容。在此地你无法不深深理解,所谓的开放、自由、民主原来不是“天赋人权”,而是要一代一代有理想者付出代价来换取。
  《南方周末》今年首次将“致敬”活动典礼化,他们向揭发山西黑砖窑的河南记者付振中、《财经》杂志等国内媒体“致敬”,他们昂扬地提出在社会剧烈转型的时代,媒体不仅仅是记录人,也应该敢于影响时代走向,影响价值观的重建。令我们意外的是,《联合早报》今年也以“能基于善意表达不同的声音”而受到他们一份敬意。但在这些同行面前,除了谦卑以外,我实在不敢再有怎么样其他的心情。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