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岂能培养告密者?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美国著名导演马丁·布雷斯特在影片《闻香识女人》里讲了这样一个校园故事。
      年轻的学生查理无意间目睹了几个学生准备戏弄校长的过程,校长逼他说出谁是恶作剧的主谋,否则他将被开除学籍。心事重重的查理在一位名叫史法兰的退伍中校家中做周末兼职。此时,双目失明的史法兰已经决定择时自杀,于是带着查理开始人生最后的享乐与冒险。在此过程中,善良的查理机警地阻止了史法兰的自杀行为。影片结尾将这个故事推向了高潮。史法兰中校在学校对着一群伪善的校方官员发表了一场义正词严的演讲,坚持查理有理由拒绝校长的询问不揭发自己的同学。他认为在紧要关头出卖同学与良心,是懦夫所为。史法兰谴责校方正在毁灭这个孩子纯真的灵魂,呼吁人们应该好好保护年轻的查理,让他安心成长。正是这个在校方看来脏话连篇的演讲博得众人暴雨般的掌声,挽救了查理不被校方开除的命运。
      应该说,西方人对“告密文化”的鄙夷深植于生活与信仰之中,就像人们对犹大深恶痛绝一样。
      麦克阿瑟将军以“忠于国家、对抗总统”闻名,这位“让共和党人眼泪汪汪,让民主党人尿湿裤裆”的将军的“决不告密”的历史同样广为人知。1889年6月,年轻的麦克阿瑟跨入西点军校的大门。没多久,他受到了几个高年级学员的体罚,被要求站在一些破碎的玻璃上做上下起蹲、摇臂飞舞的动作,最后终于昏厥。事后,在接受法院调查时,麦克阿瑟讲出了自己受虐时的详情,“被迫起蹲两百多次,终于不支倒下”。但是,即使同样冒着被西点军校开除的危险,麦克阿瑟始终没有说出那几位学员的名字。在他曾经犹疑不决时,母亲通过一首小诗告诉并鼓励他:麦克阿瑟的灵魂是母亲灵魂的一部分,人们将通过他(是否告密)是来判断母亲的品行。
      透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不告密”得益于西方社会的文化养成。即,从日常生活中改变那种自下而上的耳语社会,或者说,从本质上改善汉娜·阿伦特笔下的“人的条件”。
      有意思的是,近两天读中国新闻时,我却看到另一番不乐见的景象。
      据《武汉晨报》报道,著名学府武汉大学将在本学期期末考试中设立无人监考考场,尝试“诚信考试”。据称,武汉大学进行“诚信考试”时,“如果发现无人监考考场中有舞弊行为时,将立即停止该科目的考试,取消该班级所有同学的成绩,对全班同学实行连带责任。学校有关负责人称,“这种惩罚规则,将极大增强学生的集体荣誉感和班级观念”,学生之间也可相互监督与举报。
      这则新闻竟然出于有百年历史的武汉大学,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在我看来,这种诚信考试充满了暴力倾向,难道堂堂武汉大学要通过“诚信考试”将自己的学生培养成告密者?
      首先需要质疑的是,校方有何资格设定“一人舞弊,全班受过”的规则?如果我们翻开历史,就知道,这不过是一种拙劣的统治术,更不该被视为思想解放先锋的大学采纳与推崇,否则我们就有理由怀疑这些大学是在拖社会进步的后腿。众所周知,“株连政治”只流行于个体尚未从群体中解放出来的时代。如古代的保甲制度、株连九族的刑罚等等,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即通过设定连带责任,使每个人都处于监视之中,而且互相监督。在这种情况之下,人命如草,前程似芥,人们是很难把握自己的现在与未来,因为他们没有独立完整的个体权利。这种荒诞的连带逻辑因此可以简化为“一个士兵逃跑,整支军队枪毙”。显然,正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文化,使人们对未来缺乏安全感,人人为了自保,只好互相告密。
      至于校方提到的“集体荣誉”,在我看来,不过是幅毒药,因为它完全建立在剥夺学生自由的基础之上。校方以“集体荣誉”为名,督促学生互相监督举报,实际上构成了对学生消极自由的侵犯。按照校方的规则,如果学生在考试时不对其他同学进行监督,以致舞弊行为发生,那么他将因此负连带责任,失去本次考试的成绩。不难理解,在所谓“诚信考试”的逼迫下,学生不只是考生,而且必须充当监考者。不同的是,监考老师通过惩戒学生的行为有薪水可拿,而同学监督同学,则是搞“争集体荣誉”的爱校举报运动。
      当然,我之所以不理解武汉大学,还有一个原因——这种高度信任的“诚信考试”在摄像机监视的前提下进行。仔细想来,不但“无人监考”经不起推敲,“诚信考试”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如福柯所说,这种类似Panopticon式的监视,实际上是全景监狱的模型。即监考者在中央高塔的暗处,通过摄相机监视一切,而犯人只能假想随时有人监视,通过自律来规避惩罚,显然,这种自律是出于恐惧而不是诚信。谁能说世界各大银行内部装有监视系统,是为了鼓励银行职员“诚信数钱”?同样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武汉大学既要搞制度创新,何苦高义薄云,戴上道德的瓜皮帽?

      附麦克阿瑟母亲粉姬的原诗:
      Here is the poem in its entirety:

      Do you know that your soul is of my soul such a part
      That you seem to be fiber and core of my heart?
      None other can pain me as you, son, can do;
      None other can please me or praise me as you.
      Remember the world will be quick with its blame
      If shadow or shame ever darken your name.
      Like mother like son is saying so true
      The world will judge largely of mother by you.
      Be this then your task, if task it shall be
      To force this proud world to do homage to me.
      Be sure it will say, when its verdict you've won
      She reaps as she sowed: "This man is her son!"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hairuo 06/12/2005 06:55

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也有同样的反对告密的教育方式,那个刚上任的老师对着一群小学生,校长在上面训,他就嘀咕说:这是提倡背叛。

ld 05/12/2005 12:51

武汉大学的做法无疑是可笑的。不过我不太理解麦克阿瑟的做法(也可能是我不太了解事情的背景),从伸张正义的角度,防止自己或其他人再遭厄运的角度,控诉作恶者的罪行应该无可厚非啊,除非麦克阿瑟认定西点军校会给与作恶者不公正的惩罚?

ÀŒŠç‚Ž 04/12/2005 13:41

不光是大学,就连小学,甚至幼儿园老师也是经常鼓励学生揭发别人,那怕人家没有违反什么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