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雪峰先生如是说

雪峰先生如是说

思想国纪事 谈到如何做好时评编辑,《南方都市报》的何雪峰先生最近有如此精彩表述: “对于一名评论部成员来说,最重要的素质是能否识文和识人——知道什么样的文章是好文章,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够写出好文章。同时,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和相当的见识,以赢得作者的认可和尊重;要有新闻理想,要有胆识和勇气,敢于在尺度上突破,敢于向领导争取,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没什么比理想和勇气更重要了。”

Lire la suite

失意骑士德维尔潘

失意骑士德维尔潘

熊培云 德维尔潘 (Dominique de Villepin) 是迷人的。别说法国人把他比作“银发骑士”,即使在中国,也有不少网民亲切地称他为“德哥”。当然,熟悉法国姓氏源流的人知道,此“德( de )”并非“以德服人”之“德”。在法语传统中,“ de ”是与众不同的贵族身份的一种标榜。从这方面说, “德哥”实际上是“贵族哥哥”。 与此相反,德维尔潘的政治对手尼古拉·萨科奇显得外形平庸。当然,凭着他那硕大的耳朵与眯缝的眼睛,以及石走沙飞、雷历风行的工作作风,萨科奇同样“当仁不让”,给人留下一种“正版蝙蝠侠”的深刻印象。...

Lire la suite

文革四十年

文革四十年

思想国纪事 1966.5.16-2006.5.16。 2006年5月16日是 文革发动四十周年的“纪念日”。这一天,也许你会因为“文化大革命”这个字词涉嫌“敏感”或“非法”而在网上找不到你想要的文字或图片,但是作为公民你必须清楚:文革是否真正结束,决定于文革的行为是否结束,而不决定于文革的话题是否结束。

Lire la suite

洛克如何理解超女?

洛克如何理解超女?

熊培云《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关超女的批评与讨论,多流于通俗与高雅文化之争。尽管我在此前若干评论中已指出,在法律框架之下青年有选择“被毒害”和“一夜暴富”的权利,但是,为使这场争论更有益于推进中国社会理性的成长,促进中国公共空间的建设,我们有必要将争论背景上接到十七世纪英国思想家约翰·洛克先生有关“人类如何理解”的阐述之上。 约翰·洛克 (John Locke , 1632 ~1704 年 ) 是英国经验主义的开创人、伟大的教育思想家。《人类理解论》是洛克最重要著作之一。在该书中,洛克提出著名的“白板论”。在他看来,人的心灵如同一张白板,一切知识和观念都从经验中来。由此出发,他认为教育对人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洛克说,人人生而自由平等,若要人服从于政治权力之下,必得出自他们的同意。在此基础上,洛克致力于建设一套宽宏而有希望的政治,强调法律旨在保护和扩大公民自由,并不受他人束缚与强暴。...

Lire la suite

迷人的长江,谜一样的桥

迷人的长江,谜一样的桥

熊培云 1968 年,南京长江大桥落成,举国欢腾。如有媒体指出,这座长江上第一次完全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铁路、公路两用桥,有着“非凡意义”。所以,当某位桥梁专家借助媒体发出“炸掉南京长江大桥”的呼吁时,顷刻时,网上波澜四起。 许多网友参与讨论,并自发形成“主炸派”与“反炸派”。“主炸派”力主以社会发展为要,细数南京大桥桥身过低严重阻碍了长江中上游发展,“已成为束缚长江黄金水道开发的最大瓶颈”;“反炸派”则认为大桥已是文物,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其价值已非金钱所能衡量。 通常,我们都认为“桥”是用来沟通的。所谓“架起友谊之桥”、“连接未来之桥”都表达了这层意义。当我们反其道而言“断桥”,同样意味着某种联系的终结。然而,世事纷纭,凡事皆有两面性。网民关于南京长江大桥的存废之争,同样给我们一个机会,可以重新思考“桥”的内涵以及附会其中的诸种意义。...

Lire la suite

超女之争:“一夜暴富”pk“连夜暴跳”

超女之争:“一夜暴富”pk“连夜暴跳”

熊培云 几个女生“一夜暴富”,几个长辈“连夜暴跳”。在“枪打出头鸟”的中国,这大概也算是“人之常情”。熟悉一点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许多人之所以唾弃“一夜暴富”,完全是“出于公心”,是因为“一夜暴富”关系到“分配不公”。 所以,当某个中国人被指“一夜暴富”,就意味着他要因此背负一个沉重的“道德十字架”;所以,在新闻里我们看到许多创业者被称为“一夜暴富”时会很不自在。当然,这种不自在可能另有原因——的确有不少人犯下了资本的“原罪”,“暴富”得不光彩。 或许正是这种“与国俱来”的“道德劣势”,我们看到近来关于“超女存废”的争论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从“毒害青年论”提升到对“一夜暴富”甚至“一夜成名”等观念的批判,而且还引来了许多拥护者。更有人搬出祖宗经典来批判“一夜暴富”,以此表明自己“圣书上也是这么说的”的态度。...

Lire la suite

我看见张靓颖的父亲在天堂微笑

我看见张靓颖的父亲在天堂微笑

熊培云《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一天,苏东坡去拜访佛印,两人相对而坐。苏东坡对佛印开玩笑:“我看见你是一堆狗屎。”佛印则微笑着说:“我看你是一尊金佛。”苏东坡十分得意,像是得到了京城媒体的采访。等他回到家,苏小妹却说:“哥哥你错了。佛家讲‘佛心自观’,你看别人是什么,就表示你自己是什么。”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心理学上著名的“投射效应”。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超级女声就是这样被若干“当代苏东坡”评为“一堆狗屎”。 最近,全国政协常委兼科教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刘忠德抛出著名的“苍蝇论”——“开窗开门新鲜空气进来,肯定也有苍蝇蚊子进来”。刘主任顺势把全国人民的智商与人格一锅端,“观众是在用扭曲的心理、不健康的状态看这个节目……不能让我们的年轻人在娱乐和笑声当中受到毒害”。因此,“作为政府文化艺术有关管理部门来讲,不应该允许超女这类东西存在。”其后,又有研究员研究出超女的新“罪证”——“推销一夜暴富观念”、“会对我们几千年沉淀下来的优秀的文化造成颠覆性的破坏。”殊不知“一夜暴富”的观念何罪之有?而仅凭几位女生的歌声便可被“颠覆”的文化又谈何“优秀”?...

Lire la suite

人人生龙活虎,国家才有希望

人人生龙活虎,国家才有希望

——论“青年领袖” 熊培云 张靓颖是不是“青年领袖”?她凭什么做“青年领袖”? 早在去年,章子怡与其他几位出色的艺人、经济学家、报人被国内某家媒体评为“十大青年领袖”,旋即在国内引起不小的争论,甚至有人撰文耻于这种“人造领袖”的行为。最近,当有消息称张靓颖将作为亚洲娱乐圈惟一代表,与李彦宏、黄光裕等知名企业家一起出席4月21日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青年领袖特别圆桌会议”时,同样引来无数网名的声讨。 领袖、“青年领袖”和“意见领袖” 网上纷纷扰扰的诸多争论,让我不得不感叹“有限的语言”是我们“无限的牢笼”。我们用语言思考,又不得不在语言的陷阱或者窠臼里坐井观天。“领袖”一词,便可援为一例。近代以降,“领袖”一词被圣化,而由于“领袖”导致的记忆伤痕更让人们在重新见到它时不约而同地产生畏惧之心。然而,在今天走向开放的时代,“领袖”之语义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如果我们仍然套用从前“政治领导一切,包罗生活万象”的“领袖观”来阐述今天“青年领袖”们的生活,难免会驴唇不对马嘴。在此,为更好地分析“青年领袖”的含义,我们有必要考查这些词语的诞生,做一番简单的、正本清源的工作。...

Lire la suite

中国需要怎样的“黄金书”?

中国需要怎样的“黄金书”?

熊培云 从今年“五一”起,最高售价可达两万元的天价“黄金书”被禁止出版发行。新闻出版总署表示,少数出版单位片面追逐利润,在出版图书时选用黄金、白银等材质为载体,严重背离图书作为精神文化产品的社会功能。 美国史学家罗伯特·达恩顿的《启蒙运动的生意》一书中谈到《百科全书》的出版史。从中我们了解到,法国启蒙运动的文化成就,是与那些“杰出的商人”和“伟大的商业”分不开的。考虑到追逐利润与自私自利是人类更广泛的特征,所以在推销思想与知识方面,以谋利为业的书商往往比思想家们更有热情。正是这个原因,我们看到《百科全书》的始作俑者不是声誉日隆的狄德罗,而是出版商庞库克及其合伙人。正如《生意》一书所写:“以高风险博得高回报,这是启蒙运动出版活动的前提。”...

Lire la suite

愿天下人因劳动得休息

愿天下人因劳动得休息

熊培云 闻闻花香,晒晒太阳。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今天是全世界劳动者们自己的节日。往来穿梭于车站、码头与机场的人们,将再一次见证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活力,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 然而,中国人自古多情,每逢佳节,便有“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感叹。同样,在今天,尤其是转型时期的中国,我们更应该怀想另一群人,一群被我们的媒体称为“农民工”的共和国公民。他们日夜辛劳,奔波于大街小巷、矿井工地。在此“佳节又黄金”的时节,祝愿他们因劳动得休息。 或许有人说,对于目前的农民工来说,休闲与旅游还是一件过于奢侈的事。即使是对在北京、上海等地打工的收入较高的农民也一样。但是,我们的社会应该想着尽可能地为他们增加一些幸福体验的机会、平等生活的机会。所以,即使是人们批评某地“组织民工带薪疗养”是“面子工程”时,我们仍然相信,这些举措有着一定的积极意义。至少,它意味着劳动者有平等休息权的价值得到了坚持与弘扬。...

Lire la suite

<< < 10 20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