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张靓颖的父亲在天堂微笑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一天,苏东坡去拜访佛印,两人相对而坐。苏东坡对佛印开玩笑:“我看见你是一堆狗屎。”佛印则微笑着说:“我看你是一尊金佛。”苏东坡十分得意,像是得到了京城媒体的采访。等他回到家,苏小妹却说:“哥哥你错了。佛家讲‘佛心自观’,你看别人是什么,就表示你自己是什么。”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心理学上著名的“投射效应”。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超级女声就是这样被若干“当代苏东坡”评为“一堆狗屎”。
      最近,全国政协常委兼科教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刘忠德抛出著名的“苍蝇论”——“开窗开门新鲜空气进来,肯定也有苍蝇蚊子进来”。刘主任顺势把全国人民的智商与人格一锅端,“观众是在用扭曲的心理、不健康的状态看这个节目……不能让我们的年轻人在娱乐和笑声当中受到毒害”。因此,“作为政府文化艺术有关管理部门来讲,不应该允许超女这类东西存在。”其后,又有研究员研究出超女的新“罪证”——“推销一夜暴富观念”、“会对我们几千年沉淀下来的优秀的文化造成颠覆性的破坏。”殊不知“一夜暴富”的观念何罪之有?而仅凭几位女生的歌声便可被“颠覆”的文化又谈何“优秀”?
      中国人常讲“雅俗共赏”,说明雅与俗并非两立。就像有的人喜欢吃肉,有的人喜欢吃蔬菜,人们按照自己的口味选菜,即使荤素搭配也无妨。然而,有人却说,肉与蔬菜分别代表着截然对立的两种价值,前者是食物,后者却是毒药,玷污了饮食文化,所以要让蔬菜消灭在菜园,菜地也要充公。全然忘记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的精神生活的主人,无论是高雅还是低俗,他们都有自己点菜的权利。
      “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张靓颖”,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传播学知识告诉我们,任何意义的完成,并不完全取决于信息的发送者,而是更多地取决于信息接受者。从这方面讲,只要人们能够自己判断是非,那么在开放社会所倡导的艺术自由与娱乐自由并不会伤害社会本身。在此意义上,讲超女“玷污艺术”,就像讲超生玷污生命一样驴唇不对马嘴。
      法国思想家圣西门曾经这样批评那些掌握话语权柄的人:“他宁愿继续对其所谓的异端邪说大发雷霆,变得更加偏执,也不肯为了人类的文明和幸福后退一步。”今天,中国社会正在走向进一步的开放,我们同样希望那些试图“封杀”超女的人能够后退一步。如果我们承认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而最重要的价值是宽容,那么,流布于我们社会中的真正“毒药”就是那种“代人择食”的专制主义。在此意义上,我们相信,专制的、“代人择食”的思想后退一步,中国就前进一步。
      中国在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转型,“转型”因此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显著特征。然而,转什么“型”,如何转,许多人内心并不清晰。在我看来,所谓“型”,一“刑”一“土”,就是要“拿土地开刀”。中国转型,归根到底就是要完成一场“关乎土地的革命”。然而,我所谓“土地”,并不局限于物质层面,它还关乎精神层面。即,每个人不仅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可以自由行走的土地,还要有属于自己的、不容他人侵犯的精神领地,以及自我实现的自由。没有这两个层面的充分自治,人就不可能真正获得自由和幸福。事实上,我们之所以“自夸”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就在于这个时代为这场关乎土地的“双重革命”提供可能。


      和美国史诗《乱世佳人》一样,影片《大地雄心》(Far and away)同样演绎了欧洲人寻找土地的壮阔精神史。约瑟•多内里是生活在十九世纪爱尔兰的一位农民,他的“爱尔兰梦”就是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遗产是一段充满温情与希望的话,“一个人只有拥有土地才有价值,才有灵魂。当你拥有自己的土地时,父亲便在上帝所在的天堂里微笑,在天堂里看着一路上倒下又站起来了的我的孩子”。
      或许是受到父亲灵魂之光的指引,在经过多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后,约瑟终于在美国西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影片结尾壮观的“跑马圈地”,毋宁说是一场关乎人生与幸福的PK。然而,谁能说这“一夜暴富”赐予了懒汉与懦夫?谁又能否认那些漂洋过海的年轻人,曾经颠簸于人生旅途、历经风雪与困苦艰辛?
      “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这是我关于2005年超女的态度。这一年春天,我看见张靓颖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我们同样看见张靓颖的父亲在天堂里幸福地微笑。

网上更多留言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Àž€å€©åˆ°Ê™šÊžžÊ³³[ 30/04/2006 14:39

这不应仅是低俗与高雅、有害与无害的问题,而是是否尊重民众选择权的问题,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我想一个渴望前途无量的民族,应该从尊重每个人的意愿开始,从宽容开始。喜欢与不喜欢,没有一定的标准,但无论喜欢与否、有害与否,都是人的权利,我们当然尊重刘忠德先生的这种权利,但身为前文化主管部门官员,如果刘先生在言论中充满的只是专制时代的遗风,并且有利用行政强权打压文化自由、违反宪法之嫌,那么做为开放社会里的每一员,都可以站起来坚定地反对他。

Fire 29/04/2006 04:45

濮存昕前几天表示说,超女是孩子们的节日从去年看来,超女已远远超过了“孩子们的节日”这个范畴它早已变成了一场“全民节日”。然而,广电总局对06年超女可谓是重重设卡,如报名须是18岁以上的女性,不准现场直播等等。湖南电视台去年的超女使中央电视台同时段播出的同一首歌等栏目收视率大幅下降,引起央视的大为不满。而央视和一些乐评人对超女的批评大有吃酸葡萄的嫌疑。虽然不敢对湖南电视台的一些做法苟同,但这无疑是一次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