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怎样的“黄金书”?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从今年“五一”起,最高售价可达两万元的天价“黄金书”被禁止出版发行。新闻出版总署表示,少数出版单位片面追逐利润,在出版图书时选用黄金、白银等材质为载体,严重背离图书作为精神文化产品的社会功能。
      美国史学家罗伯特·达恩顿的《启蒙运动的生意》一书中谈到《百科全书》的出版史。从中我们了解到,法国启蒙运动的文化成就,是与那些“杰出的商人”和“伟大的商业”分不开的。考虑到追逐利润与自私自利是人类更广泛的特征,所以在推销思想与知识方面,以谋利为业的书商往往比思想家们更有热情。正是这个原因,我们看到《百科全书》的始作俑者不是声誉日隆的狄德罗,而是出版商庞库克及其合伙人。正如《生意》一书所写:“以高风险博得高回报,这是启蒙运动出版活动的前提。”
      人类永在启蒙中进步,真正的启蒙就是自由交流。我之所以简单回顾一下《百科全书》的出版史,目的是为了强调商业对于文化传播的重要性。从这方面说,我不但不反对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支配书籍生产的市场原则,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相信“惟利是图”对于我们社会的长久进步来说未必是件可以被指责的坏事情。因为社会进步与契约的订立,更有赖于每个人的真实的诉求。
      然而,以上这些观念并不妨碍我们对中国某些出版单位致力于包装“黄金书”的“黄金生产行为”提出批评。
      从文化传统上说,自古以来,中国人习惯拿“书籍”与“黄金”相提并论。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归根到底,就是说书籍对于中国古代的老中青很重要,可以满足他们的两大快意平生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然而,在崇尚知识的今天,我们知道,书籍所承载的意义不仅关乎个体的幸福实现,同样关系到人类整体性的进步。正是在此基础上,英国思想家卡尔·波普尔对知识普及满怀希望,并提出“通过知识寻求解放”的口号。相较之下,以“黄金”之名自诩的“黄金书”着实乏善可陈。
      显然,这些高于普通书籍一千倍的“黄金书”对于普通市民甚至新兴“中产阶级”来说并无意义。虽然它们是以“99.9%黄金制成”,但从本质上说,这不过是把黄金做成了书本的模样。而有机会将这些“黄金书”摆在家里的人,闻到更多是“金臭”,而不是书香。进一步说,即使如媒体所批评的将之“用于行贿”,这些黄金也算是“缺斤短两”——只是打上了知识的招牌后,它们便变得更加值钱了。
      明眼人都知道,“黄金书”横空出世,背后更大的利益驱动是“书籍搭台,腐败唱戏”。如广告所称,这是“送给政界人士的礼品”。此时,“黄金书”里的“书”就像“注水肉”里的水一样,表面上仿佛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实际上因为“以次充好”、“效用相悖”而受到了蔑视。因为知识以传播为目的,以让更多人分享与认同为效用,它并不需要黄金来提升自己的价值,遑论充当黄金的奴仆、给黄金抬轿子?
      此外,从传播角度说,黄金书同样少了用武之地。在动荡而专制的年代,古代的才子佳人们写好书终于要“藏之于名山”,目的是呵护真理(知识)的种子,等着有朝一日开花结果;而现在出版商把好书“藏之于黄金”,显然多此一举,因为这些“经典”流播天下,早已家喻户晓。即使是为了“可以珍藏几百年”的目的,在电子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这也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噱头;而那些所谓“限量发售”,在某种意义上说,更是“以黄金埋葬书籍”。
      如上所述,在十八世纪,一个天才的狄德罗身后有许多天才的书商,资本加速了知识的传播,并促进了经济与文化的繁荣。与此相比,我们今日所见的写满古今“圣贤”语录的“黄金书”,着实萎缩不堪——因为“黄金深处”既无可以与我们这个伟大的转型时代相媲美的、可开今日风气之先的新思想、新乡土,也没有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朴素之心。
      所以,从时代价值的角度上说,事实上我并不反对“黄金书”,而是希望中国出现货真价实的“黄金书”,以“黄金书”开辟黄金时代,以“黄金价值”引领中国价值。在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征程中,我们期待伟大的商业与伟大的书籍相遇,为创建中国文化与思想的繁荣合谋,共同缔造中国始于今日的黄金时代。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熊培Àº‘ 04/05/2006 18:40

挂钩脱钩,都是困难事。我还想说,有些钩挂着其他朋友是未必知道的。比如说,黄金书一稿,我是写给一些做书的朋友。我相信想有作为者大有人在。我也认识这样的朋友,相信他是能够将伟大的商业与伟大的书能做在一起的人,也想就此鼓励他。
谢谢你的花!

送ڊ±Àºº 04/05/2006 15:04

总有一种感觉,熊先生的部分文章和中国的实际挂钩不太好,比如说,黄金书的评论,有一种曲高和寡的感觉。我想对于思想封闭的中国而言,当你正在叹息可以写的题材日渐少时,有些题材并不是你喜欢的,但你的朋友们正在为这个权利去争取,而且他们和你都是同样的人不喜欢的对象,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帮助你敌人的敌人就是帮助你的朋友。帮助超女或者支持海选,大而言之是支持了进步的事业。小而言之是阻拦了对手反扑的步伐。熊先生关于张靓颖章子怡的评论和一个开放的中国前途无量都很得很好,让大家受到了鼓舞,那么熊先生为何不去支持海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