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人人都是记者,个个都有真相

人人都是记者,个个都有真相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两篇专栏节略 关于记者节 真相创造历史。从美国始于十九世纪的“扒粪运动”到二十世纪的水门事件,从流行于中国各个“利益城堡”中的“防火防盗防记者”的口头禅到2007年发生在山西的黑砖窑事件,不难发现,探寻真相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法则,是永远未竟的事业,因为任何人、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获得全部真相,而只能不断地获得真相。 没有哪个时代不生长谎言,没有哪个时代没有被谎言和无知遮蔽的灰暗,甚至那些标榜探寻真相的人也会参与制造谎言或为谎言施肥。但从整体上说,记者这个职业从其诞生开始便是以探寻和传播真相为业,并以此探寻和传播为荣耀。当然,新闻记者冒险犯难之所为并不止于不动声色地为时代记流水账,并不止于记录真相,他必定在见证中参与,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处怎样的时代,知道这个时代正在跨越怎样的难关,坚守怎样的价值并呵护那些事关进步的默契。...

Lire la suite

Aux cimetières de Paris/巴黎墓地书

Aux cimetières de Paris/巴黎墓地书

熊培云《巴黎墓地书》法语版 中文原版 Traduit par Laodai Il est incompréhensible pour nous, les Orientaux, qu’il y ait dans une mégalopole sans égale comme Paris, des grands cimetières comme le Père-Lachaise et celui de Montparnasse. On dirait que les morts occupent la...

Lire la suite

《色,戒》为什么变成了“钻戒”?

《色,戒》为什么变成了“钻戒”?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自从《色,戒》开播以来,我的MSN就没有消停过。每次一上线,便会有朋友问:“看《色,戒》了么?”在得到了肯定回答后,通常都会有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完整版的么?” 第一个问题并无特色,有意思的是第二个问题,这也是转型时代特有的问题,因为这还不是一个“完整版”的时代,尤其需要各人努力做好权利的拼图。 我曾经说,今日中国正处于一个由封闭到开放的阶段,属于“虚掩着门”的阶段,只要努力,门外的东西能进来,门里的东西也能出去,但是门口的确也货真价实地有那么几个貌似严厉却又漫不经心的守门人。在《色,戒》的引进上,这一特征就尤其明显。和世界各地一样,《色,戒》同样在中国大陆公映了,但是“激情戏”里灵与肉的交流,却被删节,于是《色,戒》只剩下个六克拉的“钻戒”——若不是张李梁汤等人功力深厚,恐怕这部电影就会沦落为“一枚钻戒引发的血案”了。...

Lire la suite

宽厚的论者

宽厚的论者

摘自 http://bigming.blogbus.com/logs/10441559.html#cmt 更多: 熊培云和他倡导的思想国 by bigming 当当网购的速度比往常慢,让我着急了一周,那本觊觎很久的《思想国》在漫漫等待后,终于在某个晚饭时候被请到了。大概好书就如同好菜,迟到是肯定的,就算晚点了也不会觉得凉得没味了。 我该给作者熊培云贴上什么样的标签呢,是各种报纸杂志的专栏作家?还是各报主笔?还是富有煽动性的记者?还是会讲法语的海归?当然,以身份去作一个人的定义显得初浅和毫无意义,也许我所该关心的更应是他在想些什么。...

Lire la suite

石康为什么不罢工?

石康为什么不罢工?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奋斗》编剧石康最近在自己博客上大倒苦水,认为国内编剧的价值被低估了。就《奋斗》而言,“相当于区区北京三环内一处小豪宅而已,……还抵不上一个流行美剧主演一集电视剧的收入。” 就此,孤云兄撰文《牢骚满腹,编剧石康为何不罢工》,与此相关的背景是美国编剧协会(WGA)正式罢工。 同样是编剧,“石康为什么不罢工?”这的确是一个好问题。不过,在关注石康之前,我首先想到的却是一群猴子。这是一群被关在笼子里的猴子,主人隔几天就抓走一只杀掉。所以,每当主人来抓取猴子时猴子们都很紧张。由于害怕引起主人的注意而被主人抓走,所以每只猴子都不敢有异乎寻常的举动。一旦发现主人盯上其中一只猴子时,其它猴子就眼巴巴地盼着主人赶快决定。当那只被选中的猴子拼命反抗时,其它猴子只顾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观看,暗自庆幸即将逃过一劫而不是一起冲出牢笼——猴子们就这样被一只只地宰杀掉了。...

Lire la suite

露天电影院

露天电影院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国家历史》 谈论大历史,人们多见“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然而,文明从来不是为了某个使命在一夜之间生长的。谁能想到,当初电影的发明只是为了裁判一次心血来潮的打赌? 1872年的平常一天,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酒店里两个美国人为“马奔跑时蹄子是否都着地”争得面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两人就打赌论英雄。他们请来了一位驯马好手做裁判。然而这位仁兄眼法也并不高明。庆幸的是,他有位摄影师朋友。通过在跑道一边安置了若干照相机这位摄影师朋友拍出一组照片。根据这组照片,裁判终于可以断定马在奔跑时总有一蹄着地,而非四蹄腾空。正是照片上的这组“活马”,给越来越多的发明者带来灵感。1888年马莱制造出了“固定底片连续摄影机”,即“摄影枪”(revolver...

Lire la suite

牢骚满腹,编剧石康为何不罢工

牢骚满腹,编剧石康为何不罢工

思想国按:正想对比石康与好莱坞编辑罢工的文章, 正好孤云兄先写了,索性先搬来供大家一赏。 明天或后天,我也补交一篇。 魏英杰/思想国圆桌 我知道这么说挺损的,至少不那么厚道。但看了石康的博客,还有美国编剧协会(WGA)正式罢工的消息,大脑里冷不丁地就冒出这个念头。 最近不是有一部电视剧《奋斗》很火爆吗,反正网上讨论的人不少。这部电视剧的编剧正是写过《晃晃悠悠》等小说的石康。但面对该剧的成功,石康看上去并不怎么兴奋。他在博客上大发牢骚,认为国内编剧的价值被低估了。就《奋斗》来说,“相当于区区北京三环内一处小豪宅而已,……还抵不上一个流行美剧主演一集电视剧的收入。”...

Lire la suite

一夜吹开花千树,幸福来得很突然

一夜吹开花千树,幸福来得很突然

熊培云/思想国 《瀟湘晨报》专栏 圣诞节还没来,中国的白领便已经开始大甩卖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不久前公布了2007年全国主要城市白领工资标准,最后演变成了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笑话。这两天新闻里说,社科院开始澄清这个报告并非官方发布,而且“正在追究始作俑者的责任”。 不过,无论官方还是非官方,相关统计报表、报告和公众预期有出入是显而易见的。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先生曾经这样形容往日的中国:“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是记者的天堂、统计学家的地狱。”应该说,今日中国的“数目字管理”的确是有了大进步,各种指数、标准随心所欲,层出不穷。种种迹象表明,费先生的话至少说反了一半——将“统计学家的地狱”改为“统计学家的天堂”或许更准确些。...

Lire la suite

向过去告别

向过去告别

1. 真话常是残酷的。然而,在你为之几近晕厥或痛哭于长夜之时,你也幸运地知道自己最真实的处境,看透一切虚饰。 2. 所有遇到挫折困苦的人啊,请捎上罗兰的这段话重新上路:“当我走到生命的尽头时,我将要说:祝福吧,安静地休息!安息吧,我的头脑!安息吧,我的双脚!你们都辛苦了。走过的道路是艰苦的,坎坷不平的。可是,无论如何,那是一条美好的道路。在那条路上,即使一步一个血迹,也是值得的。”

Lire la suite

西南联大,最后的大学

西南联大,最后的大学

未央歌的故事仍在流传。不出所料,有关西南联大七十周年的追思被做成了一些杂志的封面文章,相信在内心大家仍然有着某种坚持与默契,眼巴巴地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共渡难关。其实,近百年来,中国所谓“最好的大学”更是“最后的大学”。众所周知,西南联大以后,教育是野蛮的——而此后的“学府”亦不过是“政府”。

Lire la suite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