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6 articles avec allocution 思想国演&35762

Allocution de XIONG Peiyun à propos de la Chine

Allocution de XIONG Peiyun à propos de la Chine

识时务者为俊杰——关于我们如何参与时代命运的演讲 今天是记者节,却没什么好庆祝的,我的一位在北京工作朋友因为编发一篇讨论岳飞的稿件,刚被停了职…… 浏览全文(11000字,word文档) 2005年熊培云最有价值的大学演讲。

Lire la suite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零)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零)

——关于我们如何参与时代命运的演讲 熊培云 (续第一部分)近两三年间,时评以 “公民写作” 的姿态攻城略地, 可被视作中国新闻界或者思想界的标志性事件。 它可以 上接到八十年代的新启蒙运动 。但是背景与八十年代又有所不同。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广义的传播得到了充分的发展 ,比如全球化、经济一体化、互联网的兴起; 二是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细节 ,八十年代更多的是观念或意识形态之争,如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及有关《河殇》的争鸣等,而九十年代以来, 从产权改造到立法讨论,从“共赢”的提出到江泽民的“七一讲话”,以及胡锦涛关于台湾和日本问题发表的“和则两利,斗则俱伤”等立场,我想...

Lire la suite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一)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一)

——关于我们如何参与时代命运的演讲 熊培云 (续第二部分) 所以,我把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社会的特征概括为“背对主义,面向自由”。有人讲,那你这是不是自由主义者?我说我不是可能有人不信。我看到网上喜欢我文章的朋友在博客上将我归类为“自由主义者”。我想说的是,在李敖跑到北京大学宣布放下自由主义之前,我早就放下了。这个道理我在一年多以前已经在网上和一些自由主义者讲了。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在关天茶舍认识了成都的王怡先生,王先生很有才情,做事也很坚决。有一天,他在茶舍发帖子表态要做一个自由主义者,我就此回了篇帖子,指出要自由,不要主义。理由是,自由一旦变成主义,思想的鸟笼就编好了。我们不应该将自己归类于某种主义,而是将不同的主义以知识的方式归类于人,在不断地证伪中解放自己。如果我们笃定信奉某种主义,难免会变成主义的律师,时时为它做无罪辩护。于是观念的主人变成观念的仆人,背离求知与改造社会的初衷。所以我说,人要为追求真理而献身,而不是为真理献身。追求真理的主体仍是我们自己,我们应该为我们自己理想,事业、行为献身,而不是一个真理的教条。后来的讨论中王怡说“要争夺青年”,我的观点是这样夺来夺去其实也是对青年不尊重,最好的办法是让青年自作主张,无人可以争夺。让每个人都属于自己,再谈其他的才有意义。我们这代人要做的,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抢回我们自己。...

Lire la suite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二)

识时务者为俊杰(续二)

——关于我们如何参与时代命运的演讲 熊培云 (接第三部分)为什么启蒙运动误入歧途呢?我想从“光”这个概念上做一些挖掘。 在法语中,启蒙是Lumière,英文是Enlightenment,都是光明的意思。启蒙,不停留于指出黑暗,关键是要有光。谈到光的作用,我们不妨分析一下“匡衡凿壁”这个典故。 西汉时期有个经学家,名叫匡衡,他很好学,但是呢,家里很穷,没钱买蜡烛。邻居家夜里点蜡烛,但是烛光却照不进来。匡衡于是在墙壁上凿了一个洞,让烛光照射进来,借着那点微弱的烛光读书、做笔记。 这里值得研究的是,这些光有什么意义?显然,匡衡挖了一个小孔并不是要看那根蜡烛,而是利用这些光来看别的东西。假如匡衡凿壁只是为了偷看邻家的烛光,匡衡凿壁就不会传为佳话,匡衡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他在历史上将不过是个藉藉无名的“窥光癖”。...

Lire la suite

20世纪流血,21世纪流汗——我看胡适鲁迅启蒙及民族主义

20世纪流血,21世纪流汗——我看胡适鲁迅启蒙及民族主义

熊培云 陆陆续续与几位朋友在布热约码头附近的寒舍里闲聊,也结合近来在网上的一些争论,我把自己这两年的一些思路进行了整理。以下是其中的部分内容,主要涉及“如何看待胡适与鲁迅”、“什么是真正的启蒙”、“中国民族主义是否危险”,以及“中国文艺是否复兴”若干问题。 ◆ 20 世纪是流血的世纪 ◆ 21 世纪是流汗的世纪 问:中国人谈二十世纪,绕不过鲁迅与胡适。有人说,胡适是二十世纪少数堪与鲁迅比肩的大师。怎么看鲁迅与胡适? 答:在关天茶舍回一些朋友们的帖子时,我谈到鲁迅和胡适不是一个境界。鲁迅是个坑,有人拿他来讲深度,讲的人多了,他就成了深渊,于是就来了帮热着血的,纷纷跑去玩蹦极。二十世纪的中国,就这样玩过头了。胡适是座山,中国要向前走,就得往上爬。...

Lire la suite

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圈

熊培云 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里指出中国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转型:从1840年到2040年,中国实现文明宪政轻松生活大概需要两百年的时间。几年前,吴敬琏在接受中青报采访时强调 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关 ,号召中国民众齐心协力过大关。不久前,中共元老任仲夷先生在接受《南风窗》等媒体采访时也谈到,中国改革仍未过大关,并以 改革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与国人共勉。与吴敬琏力主市场经济转型不同的是,任仲夷在这次访谈中着力推政改,称中国的这一关始终得过,现在不过,以后说不准更难过。过政治改革这一关一定要有勇气、胆识,横下一条心,...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