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ocution de XIONG Peiyun à propos de la Chine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识时务者为俊杰——关于我们如何参与时代命运的演讲

 

    今天是记者节,却没什么好庆祝的,我的一位在北京工作朋友因为编发一篇讨论岳飞的稿件,刚被停了职……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

yuchen 24/10/2006 06:35

熊云培先生:
有一事不明,请教:
你所说的“抱有希望也是一种社会责任”,那么这个希望是什么时间得以实现?假设它真的能够实现,也许是几百年后,那我们现在活着的人是无法看到这一天了。那么,这对于现在活着是不是非常的不公平?我们这些“识时务”者为了改良这个社会,而做了大量的牺牲,却在有生之年看不到那一天,我只能说实在是个笑话。
就因为在我的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而且我也不认为在这种“和谐”状态下可以真的到来,这促使我作出了选择,计划移民,尽量的让自己的家人也都离开这个极为不健康的社会,离开这个曾经给我极大伤害的生活环境。我没有权利指点别人该怎么做,这只是我的一个个人的选择。
那么,熊云培怎样看待这个问题?那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与现实的移民?希望您能解释清楚,尤其是对“希望”的解释。

ʕ…Ê•… 08/04/2006 02:47

从背景而言,熊先生用的论证,无论是新京报的朋友,还是你默许自己一份自由,中国就前进一步,还是改良不同于暴力革命,还是诸葛亮的命运,讲的都是不识时务为俊杰的故事。从全中国范围而言,熊先生才是真正的不时时务的英雄,而中国的进步则是靠着不识当今中国时务,却识人类进步时务的人推动的。

王小Àžœ 19/11/2005 05:01

熊先生,好文章,好演讲

Fire 19/11/2005 04:18

真是嫉妒南开人才济济,吾校建校五十多年来宣扬的是"厚德重法",说到底不过是国家官僚主义一缩影,以培养国家法律政客为荣,所谓人才不过是国家机器中的些许螺丝,却还因此自高自大,依鄙人之见,所谓"厚德"乃"厚官僚之德","重法"实为"重管民制民之法".于是也望有像熊培云先生之人来废除吾校之"笼恩".

spino 17/11/2005 00:14

请恕冒昧,已经把你的首页加到鄙人的blog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