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照登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先生:

您好!我是广州某大学法学系的一名学生,最近思考一些问题,未能想通,希望能得到熊先生您的指点。

仔细看了您的思想国,说真的一句,对我的思想启发很大,虽然我不是留学归来,但是我总觉得我的思想已经被西化,或者说是所谓的“觉悟,开窍”,我觉得学了法学的人跟没有学法学的人思想上有很大区别,就如贺卫方先生所说的“像法律人一样思考”,因此我们看问题的角度跟没有受过系统法学教育的人不一样,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看问题跟一般人不同,却被身边的人当作“另类”,在别人眼中是合情合理的问题,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一样,当我提出我的观点的时候,往往反对者居多。

比如今天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我们大学的论坛有人发帖声讨,觉得日本人就是万恶不赦,然后又是抵制日货,然后又是粗言烂语,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您写的“爱国先要爱国民”的文章,的确我们没有民族主义,有的只是发泄主义,复仇主义,都是在宣泄。同时,我也想起了唐绍仪先生的侄子(没记错的话叫做唐鸿荣)唐鸿荣先生跟我说的话,唐老现在负责在珠海照看唐绍仪故居,我曾亲自去拜访他,跟他了解了很多历史真实的一面,他说“中国整天要求日本人认错,反省,道歉,没错,纵然日本人犯下的滔天罪行不可原谅,但是中国政府又是否反省过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不反省自己的错误,却人家认错,有这样的道理吗?”于是,我在大学论坛里面声讨小泉的帖子留言说“如果中国有文革博物馆,我也每年都去参拜。要让别人反省错误的时候,自己也要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比如文革。”结果大学很多师弟师妹都不以为然,一味煽动民族情绪,拿出民族大义的观点来批判我。我差点没陷入您所说的“汉奸”行列去了。

所以,有时候,我很不明白,我的观点难道有错?是我的错?还是社会的错?我们后来人,无法得知文革的真相,对目前得到的信息,只能说是知道,但是要怎么样去鉴别真伪,我们还真是无能为力,我亲自到香港买了很多关于文革的资料,有些事实让我无法相信他是真的。后来我拿着这些资料,亲自去了广州,找到我的老师,我们大学的物理学教授,留美学者,刚刚退休,经历过文革,我让她老人家帮我鉴别,后来,她告诉我,香港买来的那些资料说的都是真的。顿时,我觉得我被中国的教育愚弄的二十多年,更可悲的是,这种愚弄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就像性病一样不停传染,结果,从大学生产出来的,只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三好学生,要道德,不要思想,要纪律,不要个性,要听话,不要闹事,还要支持,不能反对……

文革,我能通过过来人鉴别了,醒悟了,但是还有很多很多的在中国大陆的所谓事实,我们究竟要如何得知她的真相呢?

去年8月的番禺太石村事件,我本来决定要实地考察的,但是被我同学阻止了……后来, 北大的燕南社区被封了,我们从此无法得知太石村的消息,媒体开始不报道,甚至扭曲报道(番禺日报扭曲报道),面对如此的信息封锁,我们无法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官方的消息说是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民主闹事(口气跟89年报道的时候的用语一模一样),但是从中大艾晓明教授那里得到的录像带得知的确实政府在耍流氓,我们应该相信谁?

汕尾枪击事件,官方消息说死3个人,是无知的村民在闹事,但是从网络得知的消息,还是政府在耍流氓。

说久远一点,89年的事情,官方消息说没有枪杀一人,但是我从国外得到的录像带却可以看到一堆堆的尸体,血淋淋的场面,我们应该相信谁?

再说最近一期的南方周末的报道,说卡斯特罗的,提到古巴在他47年的统治下,全国没有人批评政府,卡斯特罗还在他53年的答辩中称要给古巴人民民主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不被批评的政府就是好政府吗?确实是没有人批评,还是没有人敢批评?古巴人民真的能有言论出版自由吗?我没有去过古巴,也没有接触过古巴的国民,当然无法得知。

我们如今的年轻人很无奈,真的很无奈,我们被蒙上了眼睛,光听一个声音在指挥,没有头脑,没有思想。本来我们大学生应该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应该有人不敢为我为之,舍我其谁的霸气才对,但是,很多人,当考虑到自身的利益将收到损害的时候,却一个个都变成麻木的看客,或者毫无立场的愤青。面对合法的伤害,我们除了保护好自己,忍辱负重,我们还能怎么样?

之前曾经要求熊先生能写多一点启发年轻人的文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活在一个是非不分的大陆,天空永远都是阴霾。

我已经被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录取,国际经济法硕士(LLM学位),但是因为很多原因,我不得不放弃了,我现在选择了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打算自己赚钱送自己出去读出。

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熊先生您,请问您是读什么专业出身的?法学?新闻学?我对这两个学科是非常感兴趣的,我的毕业论文就横跨了这两个领域。

希望熊先生能不吝赐教~

XXX  2006年8月16日(应作者要求,隐去姓名及学校名称。)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

zozzer 21/12/2006 14:11

我是学自然科学的。借此想问个问题:法律是否有前瞻性?能否引领时代的发展(“走向”或许更贴切些)?

commentaire 1 23/08/2006 14:04

出了国的人也并不见得都西化,而西化亦并不等于就理会了独立精神、自由意志的价值。寻觅精神故乡,无论天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