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不必再有《中央日报》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安替/思想国圆桌


531,见证国民党79年历史的全球最资深中文报纸、国民党党报《中央日报》宣布“暂时停刊”,社论标题是《期待再相会》,头版照片是前晚值班全报人员的最后合影,悲情跃然于纸面。

虽说“暂时停刊”,可是台湾真的没什么人相信这份已经走到尽头的报纸还会有什么复活的意义,因此,即便同属泛蓝派系的《联合报》、《中国时报》,也纷纷用“走完79年”、“黯然熄灯”、“走入历史”这样的完成句简单悼念这张曾经呼风唤雨的党报。至于其他报纸和电子媒体,不是以社会花边新闻的角度猎奇报道,就是干脆以“死就死吧,不要烦我”的态度不闻不问。TVBS的一个画面可以真实反映台湾民众对该报停刊的看法:即便是最后一期有收藏价值的《中央日报》,放在报摊上,也根本无人问津。

为什么这张代表国民党言论的报纸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说这是因为党报、派系报纸注定失败,这是不符合实际的。主流媒体本来就有两种办报理念,一种是客观平衡之新闻公器,一种是旗帜鲜明之言论平台,目前在各国,这两种办报理念各有拥趸,太多媒体成为党派平台而依然成功,如美国为保守派代言的《华尔街日报》,以及英国为自由派代言的《卫报》,都是值得尊重的大报。

甚至台湾《自由时报》的成功,也是其一贯坚持“自由第一、台湾优先”的绿色方针的结果,无论从新闻还是言论上,都向民进党倾斜,达到了能让泛蓝读者看了气疯的程度。更不要说那个《台湾日报》了,竟然在陈水扁如今弊案连连、女婿锒铛入狱的时候,依然挺扁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为什么倒的是这个有悠久历史的《中央日报》?

中共老报人、也是南京时期《中央日报》老报人陆铿曾经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出了该报的宿命。他回忆到,《中央日报》在抗战后恢复南京出报之后,曾经一度采取“先日报、再中央”的办报方针,一度有所起色,甚至1947年还大胆揭露孔祥熙和宋子文贪污大案,被蒋介石勒令整改,编辑方针永远转为“先中央、再日报”,成为完全不考虑读者市场、直接为国民党中央背书的报纸。

这样“中央”的日报,在“中华民国宪法”先后被内战、“动员戡乱”搁置的情况下,自然成为两蒋传递旨令的不二选择,一切关心政治的民众,只能从《中央日报》才能得到最正确的两蒋旨意,其版面的变化,准确反映两蒋的政治心情。《中央日报》的权威地位,其实是两蒋稳固权力地位的折射。

1979年中美建交之后,蒋经国不得不开放党禁报禁以维系统治。很快,《联合报》、《中国时报》以及后来的《自由时报》因为尊重读者市场,虽然继续各有鲜明的政治立场,但依然完全淹没了《中央日报》的影响。《中央日报》也启动过改革,一度版面也很活。2000年政党轮替之后,有句媒体俗语很好地反映台湾报纸的政治变化:“联合很中国,中国很联合,自由很中央,中央很自由”(《联合报》很亲大陆,《中国时报》平衡各派观点,《自由时报》代表“政府”观点,《中央日报》却越来越自由活泼)

不过,这张报纸并没有成功崛起。因为,最致命的问题出现了,两蒋之后,所谓“中央”一直在不停地变,从蒋系、李系、连系到今天的马系,让这张“先中央、后日报”的报纸无所适从,立场不连贯,读起来有精神分裂之嫌。编辑为了不得罪国民党中央并存的派系,因此只能在开放报禁的18年把《中央日报》办成了一份什么派系都不得罪、只得罪读者的垃圾报纸。特别当连战和马英九权力交接之后,《中央日报》还继续挺连,那就注定走向了被马英九放弃的境地。

在政治多元的现代社会,任何党派媒体、团体言论平台,都必然要受到读者需求的考验,而且随着读者在资讯自由环境中的训练,其操作成本越来越大,一定会在派系观点和新闻平衡上做出妥协。近期《自由时报》跟着《中国时报》、《联合报》批扁,正是这种趋势的体现。因此,《中央日报》的顺时而终,只是历史必然,世间再也不需要这样的报纸了。


原载《南方都市报》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

熊尟巎 05/06/2006 06:10

希望思想国多转载些脍炙人口的好文章。

xiongpeiyun 04/06/2006 20:28

谢谢jx.

ljxljx 04/06/2006 18:28

老师,此文是转自朱学东的博客,也写得很不错,而且是6月26号写的,比新华社的通讯早了5天!!! 79年,瞬间幻影 ——中央日报即将走入历史听说6月份中央日报就要停刊,马英九做了决定,国民党不再资助也无力再资助中央日报的出版发行。因为远行在外,终日宿醉不醒,资讯也就受到了限制。这个消息是晚上在广州和封新城、周可、何树青(新周刊编务总监)及羊晚的夏晓晖一起喝啤酒吃香辣蟹时听封新城讲的。虽然中央日报陷入财务困境要被出售的消息流传已久,但马英九和国民党决定在6月份停办中央日报还是让我有点错愕。我最早见到中央日报是在1994年,那个时候台湾报纸的版式正在为内地报纸所学习,版式的改变(当然也是理念的改变)也带来过某些报纸短暂的辉煌,比如中华工商时报。然而,一张有近80年历史的报纸,还不仅仅如此,他曾经是风云中国100多年历史的中国国民党的机关报,至今也是,即便战争年代它也未曾停办,但在和平民主年代,它的党在财政陷入困境之际却毫不犹豫无情地抛弃了它。与前苏联的真理报的垮掉不一样,国民党虽然已经沦为了在野党,但毕竟与瓦解了苏共不一样。因此,对于我而言,这绝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张报纸说停就停那么简单。我对马英九冷酷无情的决定颇感寒心,但我对马和国民党的决断也颇感钦佩——易地而处,我们惯常的历史罪人、败家子惯性思维是否会影响我们的决定呢?在国民党的威权时代,谁又能想到中央日报的今天呢?即便如1994年我开始看到中央日报,我也未曾转过这念头;即便是这一类报纸的老祖宗真理报当年垮掉时我也未曾想过——当然,现在我开始学会了从不同角度思考。然而,不管如此,这是大势所趋。信息的传播已经不再是某些人某些媒体的特权,技术的驱动力量和民主社会的特质使传播渠道的多元化也消解了某些特殊性质报纸的生命力。尤其这些报纸的一些内容还不能真正与时俱进时。狡兔未死,走狗即烹;飞鸟未尽,良弓已藏!无他,热兵器时代冷兵器的功效已只是成年人的童话武侠小说中的幻觉而已。看看当年的中央日报,更何况还算不上是良弓呢?对于中央日报而言,其实积弊久生,也不识时务,所谓财政问题,只不过是压垮这一个79年老店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至少国民党另一份党产中华日报经济上还过得去,所以不用死,只是转手而已。对于中央日报而言,真可谓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虽然他后来也有调整,可惜为时已晚。鲁迅先生在《论雷峰塔的倒掉》最后问:“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活该。”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从真理报到中央日报,猜猜,下一个会是谁?尤其在无线通信技术和网络通讯技术引领媒体发展的今天以及消费者当家作主的年代? 2006.5.26.凌晨1点

ʯÀ»ªå€©Àž‹ 04/06/2006 09:44

还是没说清何以《中央日报》作为言论平台就会失败,是乎更大的原因是马英九要让它亡。

dsag;jksfo 04/06/2006 08:01

老师也开始转载了,这篇文章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