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千万重

Publié le par Peiyun Xiong

  

熊培云  

  

  黄仁宇在《关系千万重》中有篇短文,提到了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 “关系文化”,指出Guanxi这个名词可以不时出现在国外的报纸上,几乎成了英文所吸收的外国词语之一,“有半公半私,介于合法和非法中间地带的模样”。所谓“找关系”,中国人耳熟能详,其实质就是经济学上说的寻租行为(rent-seeking activities),即通过“关系”改变社会资源分配,其特征是营一己之利,却不能增加社会财富的行为。而“关系重大”更是将“关系”在中国人话语与权力体系中的重要性表达得淋漓有致。人生未满百,关系千万重,成了中国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三种关系

  

  在《关系千万重》中,黄仁宇将千万重关系厘清最为重要三种,第一种是生存的关系,第二种是性关系,第三种是经济关系。

  在古代,将这三种关系演绎得最好的是齐宣王,齐宣王向孟子交心所称寡人有疾就是这三种重要关系:“寡人好色”(性关系),寡人“好货”(经济关系),寡人“好勇”(生死关系)。

  如何更好地表述中国人所面临的这三重关系呢?黄仁宇说得分别去问弗洛伊德(性关系)、达尔文(生存关系)、马克思(经济关系)哥仨,在他们那儿可以找到诸多关系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中的理论依据。

  

  事实上,这三种重要的关系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三位一体的。

  近几年中国反腐力度加大,高官纷纷落马,细看起来,也为三种关系说提供了“实证”。

  “关系网”是中国的民间宪法。能建立起一个好的关系网,便意味着能够受到“宪法”的保护。所以新官上任必定会带些自己的班底,必定会立即建立自己的关系体系。因为“有关系”,在浙江瑞安前两年甚至还出现了一名地下组织部长,轻松介入当地的权力体系。此则丑闻与笔者上述宪法相得益彰。

  相传在前些年因王宝森案落马的陈希同生活很没有情调,新婚之夜对着自己老婆十分木讷,待夜深人静,突然抛出一句话:“XX,咱们发生关系吧!”该官的意思是,和老婆建立了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婚姻法的保护啦!

  高官与关系有颇多可写,而紧密团结在上述三种关系中的亦不在少数。比如巨贪成克杰,在广西专职当高官时,兼职养了几个小情妇(发生了性关系),然后一起通过创租获取私利(以社会财富的转移为基础的经济关系),最后被中共杀了头(生死关系)的事迹,成了世纪之交的反面典型教材。其间海外有不少文章也透出信息,追问共产党为什么不能善待自己的官员,容后再议。

  

  除了高官外,草根阶层的极端的生命体验是:

  一位弱女子遭群氓强奸(发生了性关系),然后被掳去财物(发生了经济关系),最后群氓为了灭口扼死了该女子(发生了生死关系)。这种故事我们常能在报章杂志上看到,但它也时常发生在我们周围。

  1991年,当我刚“转了关系”,开始关系千万重时,媒体同行与大学同学常会仨俩成群聚在一起喝酒发牢骚,骂我们的报纸没有品味尽是事关愚昧与强奸的新闻,其时的大多争论我已忘记,但有句话却刺骨铭心------“在中国,谁没有被强奸过?”这里的强奸当是泛指,其解释权应归于马克思与达尔文两位老兄。

  或许,如上所述之弱女被奸事件,不时也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只是没有放大或我们早已麻木,不知不觉而已。

  

  有和无

  

  “没关系”,这是中国人常用的口头禅。它显示了中国人的大度与漫不经心。比如你被别人踩了一脚,那人说了声对不起,哪怕他根本没有看你,你也会抛回一句“没关系”,这里说的就是个大度,谁也不会太较真儿。

  在中国,“没关系”多半体现在两种语义:其一是某某没有路子,不能实现某种预期目标,这不仅是寻租行为,还体现了弱势群体寻求公正。时下中国许多地方开办了上访培训班,但找关系还是被当作解决问题的首选。

  我认识几个出租车司机,其中有一个很爱讲关系,比如什么时候被罚款了,便会花钱向管交通的衙门送礼拉关系,“摆平此事”。从经济学上算,这是很不经济的。因为一方面他要花时间增加了机会成本(没有出车),另一方面,他送的钱甚至有可能比被罚的款还要多。但即使是这样,他还会乐此不疲。似乎在中国,没关系就意味着被社会遗忘。而有关系,或能找到关系就成了维护其与众不同的“社会地位”和获取尊严的惟一途径。

  其二是此事于我无干,因为没关系,所以可以逃脱责任,免受责罚之苦;或者以与任何人(国家、集体、个人)无关为由,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心理上的合法依据。

  在农村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为单元,你和我打交道,通常不会影响到第三者,但到工商业为主的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为多元,“没关系”即体现在没有寻租的对象(找不着门路),也表现在责任心分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是一件有趣的事。中国人活在千万重关系里面,似乎又和什么都没有关系。近年来中国大陆环境恶化,贪污成风,腐败流行,拳匪丛生,道德滑坡等都是“没关系”的功劳。

  以植树为例,在大街上种树本是市政部门为了美化市容,净化环境做的好事,孰料没过多久,就见老百姓在几棵小树间拴起绳子,卖工厂里滞销的衣袜。有媒体责问老百姓素质低,“不识大体”、“头巾气太重”,而老百姓据理力争,我连饭都没吃了,难道这几棵树比我命还重要么?这种植好树让各色内裤在大街上“献丑”的“不识大体”是市政环卫的先进与后进始料不及的。

  中国搞经济体制改革,九十年代有成堆的工人下岗,衣食无着,当他们成群结队在市政府或厂办门前“席卷天下”时,大概也没有找到他们现在的生活到底和谁有关系!

  在非此即彼的运动年月,“关系”事关立场,“没关系”有着他特殊的含义。新人物出场,遭遇《雷雨》里面那句台词:“谁派你来的?!”司空见惯,“划清关系”便是当务之急。这里的关系实质是阶级立场,事关利益集团的分利行为。像当年胡思杜发表文章,大骂其父胡适之是美帝的走狗,就是划清界限、澄清关系的“样板戏”。胡适晚境凄凉,大多得归功于旧日的亲友“没关系”。胡思杜的文章是否杜撰已经不重要,关键是在千万重关系中他无奈放下亲情与生死,几年后他自杀了。

  ——有关系害死人,没关系也害死人,中国之关系,何只是千万重!

 

Publié dans Livres 每月书评

Commenter cet article

qxy 04/01/2006 16:07

  好文无人顶,没天良哦!怪楼主中法合用,好歹我还懂几句殖民地法语,勉强看懂,求把跟贴词改为汉语行不?

qxy 04/01/2006 15:56

  好文无人顶,没天良哟,只怪楼主中法合用,呵呵,好歹我还懂几句殖民地法语,求你把跟贴词改为汉语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