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陷阱——《本能反应》观感

Publié le par Peiyun Xiong

QQ

     一个来自文明社会的人,一个野生动物学家,12年内21 次只身走入非洲丛林的深处,在黑猩猩的世界中,他慢慢发现自己不只是为了观察猩猩、探寻猩猩作为一种生物种类的习性特征,而更是为了找寻他失落已久的生活,一种从心底想要过的生活。他到底渴望怎样的生活,为什么他那样强烈地向往着黑猩猩的世界?看完影片《instinct》(《本能反应》)的人,或许都会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我们的心灵是否被深深地震撼了?在那只母猩猩为营救野生动物学家Powell 博士而惨遭人类杀戳时,我们流下同情和愤怒的眼泪——那毕竟是我们的本能,可是我们真的能记住吗?记住那只黑猩猩在死前充满善良和宽容的眼神?

     这远不只是一部动物保护题材的影片,它力图在黑猩猩身上发现处于进化初级阶段的人类的本能,由此反观我们今天所谓“文明人”人性中的黑暗和卑琐。经过上万年以后,人类是在进化还是倒退?难道我们不是失去了人性中最初的美好?

     该片通过Powell博士之口,提醒观众——我们是掠夺者!最初的人类是游牧民族和农民,只猎杀足够的动物,只种植足够的粮食,他们会争吵,但绝不打仗,也不消灭别人,他们立足世界,融入自然,知道彼此分享。可是究竟是什么,使人类走向罪恶?是权力,是控制欲。我们将自己看作世界万物中的神,雄心勃勃地要征服整个宇宙。

     影片中和平湾监狱便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缩影,狱警们发给每个囚犯一张纸牌,拿到老A的人可以在去享受外面世界的空气和阳光半个小时,每一次都是监狱里用武力占据强权的那个人抢走别人的老A,霸占这种属于每个人 的权利。而狱警正是利用了人的这种权力欲和控制欲,将发纸牌的矛盾转移到囚犯自己身上,通过这种方式对他们实行控制。想想吧,在现实生活中,即使我们没有机会了解监狱的情况,透过诸多的影视或艺术作品,我们对这样的情景一定也不陌生:监狱都会纵容囚犯们的弱肉强食,仿佛是世界各地的惯例,无疑,用囚犯的力量控制他们自己更安全可靠,可是这样公平吗?为什么我们对此已麻木得失去了愤怒?我们习惯了这样一个世界,一个由权力和强力控制着的世界,我们争夺权力,为的是有朝一日去控制他人,我们有时也安于被控制,就像那只被关进笼子里的黑猩猩,永远失去了逃跑的念头。

     而当Powell博士反拧住精神科医生caudler的双手,问他此刻失去什么时,在此“控制”不是正确答案,因为人类从来就没有控制权;“自由”也不是正确答案,因为caudler医生会在夜里突然惊醒大汗淋漓,为自己能否实现的野心忧心忡忡,他并没有自由。

     正确答案是——“幻想”(illusions),被强权控制以后,他失去的是幻想。Powell博士的话令caudler医生难以想像,他说:住在非洲的丛林里比在人类占据的城市里更安全。起初他满是困惑,但是慢慢地,他终于走进Powell博士的内心世界,从迷惑到最终深深地理解,他看清了自己所习以为常的世界里的丑恶,而他自己的种种行为正是这丑的一部分,他一直都很骄傲地谙熟那场游戏的种种规则,知道为了野心如何讨好上司,如何说谄媚的话和作谄媚的笑,为了名利去争夺不同凡响的案例,就像Powell博士一案。但后来,在Powell博士的启发下,他终于体会到那远离人类文明的另一个天地里的真与美 。

     影片通过强烈的对比,描绘了野生黑猩猩所群居的世界,是多么的安详、宁静和友好。Powell博士因之痴迷忘返,不由自主地想成为它们中的一员,当他颤颤惊惊地将手伸向黑猩猩的手时,它也友好地握住了他的手,毫无猜忌和戒心,在这个简单的仪式里,动物跨越种界接受了人类,从此,他和它们共伴共行,和平相处。Powell博士忘记了人类的语言以及从书本中所学来的一切,像放弃所有文明的因袭一样,他扔下手中用来蔽雨的树叶,和猩猩们一起享受大自然酣畅淋漓的雨水。在这个动物群体里生活着,他时时体验的是被照顾,被那只母猩猩像孩子一样地照顾,就连那只作为首领的银背黑猩猩也只是照顾所有的猩猩,从不表现任何的权力欲。啊,被照顾的感觉真是好极了。Powell就这样弃绝了人类社会全,完全融入黑猩猩的世界,在动物群中他找到一种亲切如家的感觉。然而,就在这深深的丛林中,偶尔仍可见摄像机、刀以及被猎杀的免子的尸体,它们证明人类就在不远的地方,Powell隐隐意识到危机即将来临。

     那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镜头:Powell博士正抱着小猩猩,耳鬓厮磨彼此亲近,充满温馨、快乐,就在这时,人类的枪声突然刺耳地响了,一只只黑猩猩应声倒下,Powell博士怀抱小猩猩随着猩猩们奔跑逃命,他将小猩猩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后,愤怒地向枪手们扑去,在他打倒了两个枪手后,终于腿上中弹被捉住,而此时,从丛林中,那只母猩猩猛地冲了过来,在一连串枪声中,母猩猩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明知营救不了Powell博士,明知在持有武器的人类面前会被残杀,仍不顾一切冲了过来,这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出于友爱的本能。那个罪恶的枪手在母猩猩倒地后又补了一枪,Powell博士的心被极度痛苦撕裂着,在同样倒在地上的Powell博士与母猩猩最后的对视中,我们看到的竟是母猩猩那样平和、宽容的眼神!它仿佛在愤怒之后,面对不可救药的人类产生了一种惋惜之情,或许它已经看到了人类最终的命运?12/14/2001

Commenter cet article

Xiong 23/12/2004 03:49

ÎÄÕÂÐŽµÃÕæº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