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了,草根也有保护伞!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这年头,想不幽默都难。12月17日,河南虞城县有人向媒体投诉:今年3月,虞城县市容管理局为整顿市容,向街头商贩公开销售“城管监制”的“保护伞”、小推车,价格分别为130元、300元。买了伞和小推车后,不管你用不用,市容局就不会再找麻烦。据说在一段时间里,这个东西相当管用,只要撑起它来,就可以在街头随便摆摊。(12月24日《河南商报》)
  谈到“保护伞”,难免让人想起腐败官员和黑老大们在一起时的同舟共济、互惠互利。其风光默契、亲如一家着实让无数草根阶层艳羡不已。如今好了,他们不必再在大街上如丧家之犬一般流浪,因为他们也有“保护伞”了。
  幸福了,草根也有了保护伞!读到这则黑色新闻时,我却忍不住想笑。仿佛虞城县市容局的主业是招募空军战士,只要一声令下,当地所有小摊小贩便可以立即变成市容局麾下的“伞兵”。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草根阶层的“保护伞”只是一种海市蜃楼般的幻觉。虞城县“城管监制”的“保护伞”更像是黄鼠狼找鸡收保护费,从本质上说只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欺凌,绝不会有权力与资本联姻时的半刻春宵。对于小摊贩而言,这种强加的“保护伞”买卖更像是借助权力进行敲诈和诈骗,因为他们必须买下这漫天要价的“保护伞”,而且权力部门允诺的保护很快便会宣告作废,变成一堆既不实用也不能当作护身符的破布烂铁。
  人们不会忘记,就在2007年5月中旬,兰州市七里河区的冷饮摊主们纷纷接到七里河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通知,被告知所有的冷饮摊点都要交纳数千元的费用,统一配置冰柜及其他设施。如果不交钱购买相应的设备,摊点就会被执法局取缔。
  从“城管牌冰柜”到“城管牌保护伞”,强买强卖的借口通常少不了两个:一是购买者完全自愿,二是一切都是为了公共利益。然而,买方的遭遇与陈辞却总会让这些解释露出马脚。比如这一次,当有商贩觉得不公平而拒绝购买“保护伞”时,没过几天他的货摊就被市容管理局的秩序人员拉走了。
  革命年代读历史时总会读到一些奴隶或者无产者破坏生产工具的故事。如今,不知是何缘故,“破坏生产工具”的任务让部分城管人员接管了。不同的是,前者弱,后者强;前者为“反抗”,后者为“压迫”。当然,这些横冲直撞的街道扫荡者并不只是破坏生产工具,有时也没收生产工具,甚至还会将生产工具抓去杀头,让摊贩接受心灵的震颤,以悔过自新。而如今,他们又多了一项制造并销售生产工具的行当了。
  在此我们无意诋毁一切政府行为。然而显而易见的是,“城管监制”的保护伞和其他“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权力寻租一样正在一点一滴地蚕食政府的信用,而世界上任何负责任的政府、有尊严的公民也都不可能会容忍一种公共权力以收保护费的模式存在并运行,因为好政府一定不是收保护费的政府。
  权力部门应该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服务民众,而不是以权力为后盾贩卖私货以自肥。虞城县为我们贡献的“保护伞”新闻不由得让我想起曾经讲过的一个笑话:
  一位推销员来到乡下,对当地人说,你们得买个防毒面具。当地人不明白,说空气这样清新,要它干什么?!没多久,附近盖起了个工厂,许多有毒气体从大烟囱里冒了出来。于是大家找推销员买防毒面具,并且称赞他神机妙算。然而当问到冒烟工厂生产什么时,推销员的回答是:就是生产防毒面具的。
  不难发现,在虞城县,卖“保护伞”给摊贩的是权力部门,给小摊小贩头顶上浇水的也是权力部门,正是权力部门完成了这种防毒面具式的恶性循环。
  如此折腾民众难免让人想起某些弄权者对黑老大们的前歌后舞。人们心中盘旋不去的疑问是——同样是生长在共和国蓝天下的两把“保护伞”,“为人民服务”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