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虎”到了第几季?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http://www.sixiangguo.com
   

    世界上从来不乏“用谎言教导谎言”的例子。比如母亲为了教导孩子做人要诚实,便会对孩子说:“小朋友千万不可以说谎喔!否则他的鼻子就会变的很长,像小木偶的长鼻子一样。”与此相比,对于那些不断地掩盖真相的人来说,所要做的则是“用谎言守卫谎言”。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撒一个谎,就得用一千个谎来圆它”。 
 

    这是一场平民与真相的恋爱

    当然,这里的“守卫”,并不意味着说谎者只是龟缩于精舍,他同样走街串巷具有进攻性。比如你刚拿出一个证据,他便会一口咬定证据是伪造的,怀疑你的人格。然后再动情地向大家表白自己如何被人陷害,如何为了三过家门而不入,以及爱国,等等。
    这些特征,在近一个月以来的“周老虎”事件中已有充分体现。当“打虎派”不断地扒粪报料时,挺虎派要员用以说服大众的理由竟然是“母亲的泪水”、“可怜的农民”及“为了伟大的祖国”之类大而无当的修辞。显然,这些自我授权的伟大情感与泪水、口水一样都不是证据本身。如果它们还有什么作用,那就是一厢情愿地将反对派置于某种“不义”的境地。
    就在人们努力寻找真相之时,我们也看到,有媒体挥起道德的大棒教训人们多关心“民众疾苦”,仿佛它们是因为关心民众体力不支才跑到这个娱乐场上来喘口气,或者搬援兵来的。显而易见,这种表白不仅无视了在意见市场里每个人都有各自言说的权利,同样忽略了追寻华南虎真相所负载的意义。
    或许“周老虎”的虎头虎脑不会像格瓦拉的头像那样流行,但是无论如何它已经成为人们代言真相与谎言交锋的一个符号。同样重要的是,透过这次刨根问底的追寻,我们看到了对真相的渴望使社会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团结,在此意义上,寻找“周老虎”背后的真相更是在重建或者重申一种价值伦理与道德风尚,而那些指责媒体陷于混乱、丢失责任的人,只是看到了时代在交媾,却看不到时代在孕育。
    这是一场平民与真相的恋爱。诗人海子说,“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对于许多人来说,这里的你,就是真相。这里的你,亦在人类之中。
  

    网聚真相的力量

    我曾经无数次谈到互联网的发展对今日中国以及世界所具有的史诗性的意义。互联网,不仅是一种信息传播的工具,也是一种价值观,一种追求真理的方式。
    “纸老虎”事件同样表明,真相不是凭着几张照片与几场煞有介事的新闻发布会便可以“宣布出来”。真相必须经受检验,只有通过对场景的不断还原,不断寻得与拼装、交叉验证,我们才有可能接近真相。有关真相的观念与方法上的变革无疑是今日中国的一个大进步。也正因为此,当有些人将“全民打虎”的起因归咎于政府的“诚信危机”时,我却更愿意看到社会变迁的另一面,并将此归功于中国公民探寻真相的能力的崛起,而这种能力也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完成转型的进步之源。
    在不久前有关记者节的专栏文章中,我曾谈到“人人都是记者,个个都有真相”。关于这一点,“全民打虎”的出现无疑是个极好的见证。费正清先生曾经这样形容往日的中国:“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是记者的天堂、统计学家的地狱。”所谓“统计学家的地狱”,正如黄仁宇所批评的旧时中国没有真正的“数目字管理”;而“记者的天堂”则一语道破转型期所蕴含的无穷机遇。我想,这个机会不只是对于外国记者和中国本土记者来说的,而是对所有人说的。探寻真相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法则,是永远未竟的事业,因为任何人、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获得全部真相,而只能不断地获得真相。身处转型时期的中国,旧事物尚未消褪,新事物正在生长,任何一个人,只要心怀追求真相的使命,甘于在困厄中前行,定然不会浪费这个时代所特有的资源,并且能够因之大有所为。
    感谢互联网,尽管它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谣言的传播,让那些多愁善感的正人君子们心怀忧惧,但在关键时候互联网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当博客、DV、数码相机及其他便捷的大众传播方式的兴起开始改变传统新闻业的面貌,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中国同样在进入一个“我们即媒体”(We the media)的自媒体时代。当人人都可以书写网志、上传自己拍摄照片与DV时,他们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记者。在这个倡导“人各有志”、鼓励“录见不平”的新时代里,每个人都可以自主地记录自己的生活遭际、所见所闻,并且能够借助网络在公共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做一个寂寞却又真实的桅顶瞭望者,或“惊爆内幕者”。若得幸运之神的眷顾,还可以凭着自己无意的一瞥,翻开历史多情的一页。
    回顾有关“周老虎”的整个事件,我们不仅看到了无数网民的努力,也看到了媒体与企业的努力,看到了保存原始记忆(比如这里的年画)或者记忆碎片何其重要。当各方力量参与其中,成为网聚真相的力量,当各种记忆与文本被重组与激活,还原“周老虎”事件的真相拼图便指日可待。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或许有朋友会问:中国人探寻真相的能力都已经扩展到了月球上了,为什么在自己国家里找到一点真相就这么难?在真相与谎言对峙之时,我们是否能够赢得这场持久的战争?
    管理学上有个著名的手表定律,大意是一只手表会告诉你确定的时间,但如果有两只手表,你可能反而无法确定时间。在此,我们不妨假设一个场景:有两只手表,一个时间为真,一个时间为假,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里,事情一定会糟糕到令人窒息地步,因为无论真假,两只手表都有50%的可信度。其实,这也是撒谎者可以咬紧“铁嘴铜牙”、任人评说的原因所在。
    然而,今日世界,是谎言总还是要被揭穿的。毕竟我们是生活在一个渐次开放的社会里,而不是在一个黑屋子或者地下室里。一个人,即使没有属于自己的信得过的手表,总还是可以找到一些其他的东西来佐证时间的真伪,更何况是一群人。否则,我们为什么在生活的道路上拒绝盲从,在关键的时候还要仰望星空?
    假如大家已经望见了满天星斗,你还要说你的手表是“进口货”,要说现在就是正午时分,阳光正好,说自己童叟无欺,那大家就只能嘲笑你了。
    俾斯麦曾经感慨,“在打猎之后、在战争之中、在选举之前,都是一个人说谎最多的时候。”无论从政治、生活,抑或是人性的角度,理解俾斯麦的这个观点并不难。只是,在影像流行的今天,“说谎最多的时候”似乎还应该包括“在拍摄之后”。而这,正是“纸老虎事件”的时代背景。但是,如“名侦探柯南”所说,无论谎言有多少,“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自从11月15日“年画虎”跃然网上以后,这场追逐真相的游戏已经接近尾声。有关专家与年画印制厂商也表示“有99%的概率是同一只老虎。”这已经是亲子鉴定的概率了。甚至连著名的“挺虎派”也开始公开“反水”,直言“周正龙虎照片为假”。有关真相的另外的“1%”大概也只剩下周正龙的正式表态。或者其他知情者“惊曝内幕”。
    我知道,事已至此,许多人只是在等待一个投降仪式。 
 

    “周老虎”到了第几季?

    当然,我从不怀疑“周老虎”带来的娱乐化倾向。就在前几天,仍有不少朋友问我“周老虎”已经拍到了第几季?
    但是,必须承认的是,在生活与娱乐中探寻真理同样是符合人之性的,难道非要每个人都愁眉苦脸,吟诵“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既然在人们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发现这只华南虎越来越不像野生的,而是从马戏团里跑出来的,就没有理由不享受这一荒诞的街头戏剧。更何况,自从“周老虎”跃上网络之后,人们迅速发现远隔大洋的美剧远不如国产的老虎剧的精彩。如你所知,生活有时就是这样无厘头的,当人们真正需要真相的时候,有人却送来了一场场马戏。
    在我看来,和《越狱》一样,这出老虎剧也已经播到了第三季了。我是这么理解的:第一季的高潮是北京专家与陕西农民比拼脑袋。第二季的高潮是“年画虎”与“周老虎”对质。如此跌宕起伏的情节,想必即使是好莱坞的导演也会自叹无才。显然,一场新闻发布会变成“周老虎”剧组,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但事已至此,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编下去,权当是将计就计了。而现在已经进入第三季了。“周老虎”剧组的如意算盘大概是,从第三季开始,索性对周老虎的真伪只字不提。当惊心动魄的声音响起,镜头径自摇到了那一片广阔的原始森林,由各路英雄豪杰组成的寻虎队正在那里寻找老虎。当然,我们还可以想象他们笔下的第三季结束时的场景:伴随着某位寻虎队员的神秘尖叫,外星人的影像从原始森林里传出来了,接下来就是第四季……就这样,追寻真相变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因为一到关键时候真相就转移了。
    当然,事情依旧没有按照“周老虎”剧组的意图发展,因为这是一部有关时代的剧本,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的,更不可能由着几个人在黑屋子里炮制出来。当网易公司将其挖掘到的全套清晰“华南虎”数码照片公布于众,并且暗示拍摄这些照片者可能并非周正龙本人,我们看到事件有了另外一抹亮色,时间重新回到了第三季,回到了有关“周老虎”真相的最原始的意义追寻。 
   

    谁在透支新闻发布会的信用?

    12月4日上午,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用苏格兰“尼斯湖水怪”来形容“华南虎照片”。他表示,尼斯湖旁的博物馆里有很多尼斯湖水怪的照片,人们并不知道那些照片是真是假,但大家更关心的是水怪存不存在。众望所失,舆论一时哗然。
    此前两天,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数码影像鉴定中心邀请数码、动物学、植物学等六方专家就网易公司提供的40张华南虎照片的真实性在北京举行鉴定会。当晚,网易在其网站上公布六方专家鉴定的初步结果,认定周正龙所拍华南虎与年画虎基本一致,认为华南虎照涉嫌造假。而网上调查同样显示,有近九成的网民相信横行网上的“周老虎”不过是只“平板猫”、假老虎。
    诚然,几百年来尼斯湖水怪有许多扑朔迷离的地方,但是如果苏格兰的地方政府亲自参与造假,或者为造假者张目,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从这方面说,回避纳税人对真相的追问,反而以“尼斯湖水怪”来搪塞公众,显然已经不是简单的“王顾左右而言他”,而是为造假者做公开辩护了。如果华南虎造假只是一种带着娱乐精神的传说或者猎奇,与社会与政治生态是毫无关系的,更别说真话有什么价值,那么,纳税人要问的是,陕西林业局相关官员此前发表的一系列言之凿凿的“肯定”,究竟是代表政府,还是代表马戏团?
    如上所述,此次“全民打虎”的意义,根本不在于体现了政府的“信任危机”,而是中国公民借助互联网获得的探寻真相能力的崛起。因为互联网作为新生事物见证了中国人心智与能力的成长,而人们对某些政府官员的不信任已非一朝一夕。当然,我们也清楚地看到,对于有些无视民意的官员来说,民众对其信任与否是无关紧要的。就像这位官员的表态,不但无意于做任何关于信任的修复工作,反而端出了“你爱信(任)不信(任)”的剽悍POSE。
    当国家林业局的官员要求大家多关注华南虎的有无,而不论周老虎真假时,其时是所有人都被嘲笑了。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权力对社会的蔑视,表明相关权力部门不但不会给你一点真相,而且还要告诉你你现在所做和所要求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就在不久前的文章中,我批评有些中国人在艰难困苦、理屈词穷时“言必称国际”,现在又一次“应验”。当然,我这里所谓的“国际”,显然不是什么国际水准的价值,而是一种可以为我所用的技艺。胡适先生当年曾经感慨,历史就像一个小姑娘,人们想怎样打扮就怎样打扮。如今我们看到,“国际”也是一个小姑娘,任人接轨与出轨。“尼斯湖水怪”正是在此“骑虎难下”的时候出场了。
    显而易见,对于那些信仰这种势利哲学的人来说,无论是从时间维度打扮“历史”,还是从地理维度PS“国际”,唯我所用才是最重要的。正因为此,那些人们期待已久的新闻发布会总会在关键时候摇身一变,成了图像处理软件。它们不仅PS掉了社会真实,而且毫无节制地透支着政府的信用。
    就这样,有关“周老虎事件”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使“纸老虎”变成了真老虎,而最近这场新闻发布会,则让“真假老虎”又变成了苏格兰的“尼斯湖水怪”。尽管变形的姿势并不优雅,PS的技艺也算不上高超,但是,这只“周老虎”好歹算是冲出中国的山林,走向世界的湖泊,和我们亲爱的世界接轨了。纳税人不明白的是,如果造假理由也要寻找国际资源,这与“国际”接轨,究竟接的是第几“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

Tong 08/12/2007 12:18

因特网对中国最大的贡献之一,是让平民草根有了话语权。然而推波助澜的小题大作,往往转移了公众对更严重话题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