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7 articles avec paysan 思想国鄉土

我体味到的最真实的黑暗

1. 工厂停工,商店关门,为了一届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莫名其妙的运动会。在运动到来之前,我也早早离开城市,暂别此刻不能行批评之责而只能咽泪装欢的中国媒体,像近百年前的董时进一样回到曾经生养自己的乡村,见证那里的生活与生命。然而,我不得不说,和许多人的故乡一样,我的故乡也已经彻底沦陷。我为此无比伤感,亦更能体味,笼罩在普通中国人身上的最真实的黑暗,不是遥远非洲的某场屠杀,不是地中海东岸的冤冤相报,不是外国权力对本土权力的觊觎,而是这片土地上的不受约束的掌权者,无论其权力大小,在不断地践踏饲养其权力的每一座城市和每一个村庄。...

Lire la suite

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圈

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圈

熊培云/思想国 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里指出中国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转型:从1840年到2040年,中国实现“文明宪政、轻松生活”大概需要两百年的时间。几年前,吴敬琏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强调 “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关”,号召中国民众齐心协力过大关。2003年,中共元老任仲夷先生在接受《南风窗》等媒体采访时也谈到,中国改革仍未过大关,并以“改革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与国人共勉。与吴敬琏力主市场经济转型不同的是,任仲夷在这次访谈中着力推政改,称中国这一关始终得过,现在不过,以后说不准更难过。过政治改革这关一定要有勇气、胆识,横下一条心,“杀出一条血路来”!与上述争论相对应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降,中国建设如火如荼、发展越来越快。人们同样发现,这个处于转型期的国家,在改革大关欲过未过之时,更像历史上许多国家一样,正经历一场“过大圈”的洗礼。...

Lire la suite

为了生活 我们立法

为了生活 我们立法

熊培云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日前向社会全文公布物权法草案,引起广泛讨论。已经三审的物权法草案,共 5 编 20 章 268 条。草案明确了物权法的调整范围和原则,并分别就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作了详细规定,同时对登记制度、物权的保护、相邻关系、善意取得、拾得遗失物等作了规定。物权法关于财产权的规制,决定了它将是民法典中最重要的法律文本之一;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对于今日中国保障私权、扩大民权,实现文明宪政、轻松生活具有里程碑意义。 以物权保障生活 在西方,民法被概括为“社会生活的圣经”。市场经济,就是靠这本...

Lire la suite

农民的可爱可怜常在于他们感恩。 在S村笔者常能听到这样的话过去感谢邓小平让孩子读书现在感谢朱镕基让我们有好房子住。1998年洪灾时朱镕基在九江大堤上发了一通脾气豆腐渣豆腐脑工程自始闻名。政府给每家被水浸过的农户补贴一万五千元迁向高地兴建楼房。 移民建镇的前提是所有的老屋都要拆了否则一分钱也不给。结果是洪水没来老房子倒都砸了个精光。S村的变迁远不只是几间老屋的拆毁那样简单。这个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村庄倒在断壁残垣中每一片砖瓦都有一篇沉重的历史有些我们虽未曾亲历却已置身其中。...">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续二)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续二)

感恩 农民的可爱可怜常在于他们感恩。 在S村笔者常能听到这样的话过去感谢邓小平让孩子读书现在感谢朱镕基让我们有好房子住。1998年洪灾时朱镕基在九江大堤上发了一通脾气豆腐渣豆腐脑工程自始闻名。政府给每家被水浸过的农户补贴一万五千元迁向高地兴建楼房。 移民建镇的前提是所有的老屋都要拆了否则一分钱也不给。结果是洪水没来老房子倒都砸了个精光。S村的变迁远不只是几间老屋的拆毁那样简单。这个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村庄倒在断壁残垣中每一片砖瓦都有一篇沉重的历史有些我们虽未曾亲历却已置身其中。...

Lire la suite

A 给铁道部门捐款 给铁道部门捐款是 S 村农民对外出打工的失意描述。大保是给铁道部门捐款最积极的一个。 大保今年有 42 岁从 1995 年开始他便抛妻抛荒入进大城市随亲戚赴黑龙江搞建筑几个月后开始自己闯荡。七年来除了春节大保一直漂在外省足迹踏遍东三省新疆陕西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省市自称除了西藏哪都去过最南被招工到广东一个叫南澳的小岛上打鱼。几年间大保干过不下四十个工种从搬家公司的苦力到车工从做铝合金到做生产圆珠笔最长做了四个月少则几天。大保说我有个原则是可能切掉手指的活一律不干。大保做事没常性说自己是赚到路费就走人。有意思的是当城里的媒体终于开始为农民工讨苦命钱时大保却孤胆英雄说用不着我总能把路费从老板那要到说三次不给就杀了他。大保是天不怕地不怕惟独怕公安的那种。说怕公安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吃过公安的亏。大保说政府让我坐老虎凳我咱不怕怕就怕政府给搞罚款。在大保看来公安就是政府。...">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续一)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续一)

乡村生活 A 给铁道部门捐款 给铁道部门捐款是 S 村农民对外出打工的失意描述。大保是给铁道部门捐款最积极的一个。 大保今年有 42 岁从 1995 年开始他便抛妻抛荒入进大城市随亲戚赴黑龙江搞建筑几个月后开始自己闯荡。七年来除了春节大保一直漂在外省足迹踏遍东三省新疆陕西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省市自称除了西藏哪都去过最南被招工到广东一个叫南澳的小岛上打鱼。几年间大保干过不下四十个工种从搬家公司的苦力到车工从做铝合金到做生产圆珠笔最长做了四个月少则几天。大保说我有个原则是可能切掉手指的活一律不干。大保做事没常性说自己是赚到路费就走人。有意思的是当城里的媒体终于开始为农民工讨苦命钱时大保却孤胆英雄说用不着我总能把路费从老板那要到说三次不给就杀了他。大保是天不怕地不怕惟独怕公安的那种。说怕公安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吃过公安的亏。大保说政府让我坐老虎凳我咱不怕怕就怕政府给搞罚款。在大保看来公安就是政府。...

Lire la suite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熊培云 十几年前,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在《中国的前途》一书中曾经预言, 假若中国要在 20 年后有足以炫耀的经济表现,以我个人的估计,在这 20 年间,必须要有三四亿人口从农村迁徙到城市里去 假若这个大搬迁不出现,经济现代化就难有大成 ,张五常在书中强调, 中国的希望,是要靠大搬迁的压力大显神威 。可以说,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这二三十年间,农民工潮的出现,必将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现代化,就是农民现代化。这个瓶颈不突破,一切就只是一纸奢谈。 本文试图通过对...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