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被抛弃的中产阶层”

“被抛弃的中产阶层”

熊培云/思想国 http://www.sixiangguo.com 汇丰银行日前发布调查显示,中国内地中产阶层正日益壮大,2006年为3500万户,有望在2016年增至1亿户。调查者将中产阶层定义为20至49岁之间、个人年收入在6万元至20万元之间的群体。不过,这个“好消息”并没有让人振奋起来。在相关评论里,我们甚至还听到不少冷嘲热讽的声音。 记得早在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推出《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时,许多人对中国中产阶层的成长抱以无限希望。有关橄榄型和金字塔型社会结构的分野也渐渐为公众所熟悉。随之而来的广泛讨论同样让人们达成两个共识:其一,中产阶层的扩大无论是对社会的稳定,还是对文化创造而言都有着深远影响;其二,中产阶层并不只是经济或者物质层面的中产,同样包括精神与文化层面。...

Lire la suite

革命不是原罪——对话黄万盛

革命不是原罪——对话黄万盛

(“思想国三周年”系列文章之一) 熊培云/思想国 http://www.sixiangguo.com 黄万盛先生是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的研究员、著名学者,也是《革命不是原罪》一书的作者。2007年10月,我与黄先生一起出席第二届中欧论坛,穿梭于布鲁塞尔与巴黎之间,其间偶得数次长谈。由于所涉话题与中国今日社会转型及思想交锋关系甚密,故而以对话形式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本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作者与黄万盛先生的一篇对话。为了更准确地表达作者原意,部分表述同时参考了《革命不是原罪》一书。第二部分是作者在此对话基础上做的进一步思考。两篇文章分别刊登在《南风窗》和香港《凤凰周刊》,计万余字。...

Lire la suite

在这里,读懂时代

在这里,读懂时代

12月19日,人类历史上发生过许多大事小情,包括三年前的这一天——思想国网站在巴黎南郊的一台服务器上诞生。 思想是宝贵的,所以中国人通常都会省着点用。此时此刻,当你在百度上以“思想”为关键词搜索,下面弹出的“相关搜索”基本上还是“思想汇报”。如此情景,难免让人想起旧世界小学课本里“颗粒归公”的故事。 二十世纪流血,二十一世纪流汗。《南方周末》说:“在这里,读懂中国”。思想国说:“在这里,读懂时代”。草色遥看近却无,历史的波澜壮阔,都源于日常的积累与生长。为此,思想国将继续执着于一点一滴的思想,一天一日的改造。追求伟大,亦追求有用。...

Lire la suite

黑社会与盲社会

黑社会与盲社会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2007年11月21日,盘踞在广东阳江长达10余年的两大涉黑犯罪组织被警方摧毁。多年来,两大涉黑犯罪组织借助当地政府某些官员的势力无恶不作,并且因此坐拥百亿资产。 伴随着有“阳江第一政府”之称的黑帮的垮掉,当地230万民众欢呼雀跃,议论纷纷。不过,他们当中许多人也承认:如果“黑老大”没有被抓,他们是不敢跟陌生人议论他的,因为“大家早就知道,他是黑社会。”对于黑社会,人们可能经常是“敢怒不敢言”。 当然,在变异社会中,“敢怒不敢言”并非最糟糕的一种状态,至少“敢怒”已经表明黑社会犯下的罪恶人们还是看得见的,只是迫于自身力量过小,大家选择了一种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另一方面,只要政府有决心去除这个社会毒瘤,那么它离消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Lire la suite

是“新闻联播”,还是“宣传联播”?

是“新闻联播”,还是“宣传联播”?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一个古老的节目,几张古老的面孔。“新闻联播”换播音员会成为中国媒体的“头条新闻”,两年来甚至还有报纸为此发社论,无疑是这个转型时代的一大特色。 尽管我早已经远离了“新闻联播”,但我还是能够很好地理解有些观众欢快的掌声。把家里的十四吋黑白换成了现在时兴的液晶彩电,为此兴奋几分钟也是人之常情。当然,我也很理解另一些人的不以为然。假如节目内容没有起色,电视机纵有千种风情,也是无济于事的。 没有谁会怀疑“新闻联播”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影响。在中国,假如有外国媒体朋友请你吃饭,碰巧又是在晚上,你可能得多因此牺牲点时间等他们。通常,他们都是在看完新闻联播后才能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当然,“新闻联播”之所以成为许多驻华记者的必修课,道理很简单:它是中国政治生活的一面镜子,一个晴雨表,一个向世界展示中国的政治监视器。...

Lire la suite

不是“医疗过度”,而是“纵欲过度”

不是“医疗过度”,而是“纵欲过度”

题图:梁克刚和他的行为艺术“北京房奴” 熊培云/思想国 《瀟湘晨报》专栏 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国住交会上,一位将自己锁在枷锁里的“房奴”,频频到各大房地产开发商的展台前“抗议”。与此行为艺术对应的是,此前几天,万通集团主席冯仑在一次论坛上说,现在有这么大的住房需求,是和“未婚女青年推动房价上涨”分不开的,如果政府强制规定35岁才能买房,将降低对住房的需求,从而降低房价。 记得大概是在前两年,当一些贷款购房者无奈地自嘲身为“房奴”时,冯仑随即抛出 “房奴活该论”——谁让你们那么喜欢买房子的? 类似情景不难复制。比如,现在有人报怨猪肉贵,养猪也可以说,“涨价活该,谁要你们想吃肉!”当然,养猪的人可能不会这么说,虽然日日与猪为伍,人总还是纯朴的。他更不会建议政府出台政策规定只能在35岁以后吃猪肉,装着自己好像真的也在担心肉太贵了。...

Lire la suite

用筷子的苏格拉底还是苏格拉底

用筷子的苏格拉底还是苏格拉底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孔子和老子能不能穿西服?10月6日,在南昌市北京东路上某服装公司门前,一幅大型的宣传画引得众多行人围观。原来,在这幅宣传画上的孔子和老子穿上了西装,打上了领带,成了西装革履的时装模特。尽管服装公司解释他们把孔子和老子当作时装模特是为了推销某种精神和文化,打造男装西服品牌的文化内涵,但是大多数过往市民仍指责商家不讲商业道德。(见12月7日《信息日报》) 我在网上看到了这张照片,老实说,看了几遍我丝毫没觉得这两身西服穿在两位古代哲学家身上有什么不敬,我甚至还从他们身上读到了一些久违的活力与优雅。...

Lire la suite

现实比电影残酷

现实比电影残酷

熊培云/思想国 《山西晚报》专栏 前几天读到一篇新闻,讲的是重庆一位农民工喜欢上了城里女孩,但是因为家里穷遭到女方家庭反对被迫分手。失恋后的他一赌气花8元钱首次买了张大乐透彩票,没想到竟然中了500万巨奖。 这种戏剧性的场面,在电影里似乎也不难找到。比方说,李杨导演的“盲系列”电影《盲井》。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矿区的故事。两个生活在矿区的“恶棍”靠害人赚钱,他们先是将打工者认作亲人诱骗到矿区,然后择机将他们害死在漆黑的矿井下,并制造事故假象,以死者家属的身份向矿主索取赔偿。由于精于算计,他们一次次得手,而这轻而易举的不义之财让他们丧尽天良。但是,在一个失学少年成为他们的目标之后,其中一个谋杀者良心发现,在施害与保护之间他难以取舍。最后,他在矿井里阻止了这场谋杀,并且与另一位谋杀者同归于尽。小男孩意外地逃脱了,生活因此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矿难”发生后,他以谋杀者亲戚的身份意外地得到了一笔赔偿。...

Lire la suite

站在历史上看东莞禁猪

站在历史上看东莞禁猪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在教育部门为“禁租令”的推出进退失据时,如今又有政府部门推出了“禁猪令”。据说,从2009年1月1日起,广东东莞将在全市范围内全面禁止养猪,现有养猪场在明年底前清理完毕,后年起仍在进行生猪养殖的场所发现一个、清理一个、查处一个。(12月5日《南方都市报》) 对于这个荒唐的政策,当地居民已经议论纷纷,在相关专栏文章里我也对此提出了批评。( 能养政府,为什么不能养猪? ) 当然,这个政策对我来说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至少它让我有机会想起发生在历史上的一些真实故事。 第一件是发生在1519年的中国,明武宗朱厚照曾经下令禁止民间养猪。关于这段故事,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正德十四年十二月乙卯,上至仪真。时上巡幸所至,禁民间畜猪,远近屠杀殆尽,田家有产者,悉投诸水。是岁,仪真丁祀,有司家羊代之。”朱厚照禁止养猪的理由主要包括两点:其一,“猪”与皇帝姓氏“朱”同音,所以要避讳;其二,朱厚照本人正好属猪。“双猪(朱)合璧”,忌讳大过天。谁要养猪,谁就是在养皇上,谁要是杀猪,谁就是在杀皇上了。如此说来,“禁猪令”的出台算是武宗皇帝的自我保护,有此觉悟,从今往后,凡是与猪继续“有染者”,全家老小都要被发配充军。...

Lire la suite

“周老虎”到了第几季?

“周老虎”到了第几季?

熊培云/思想国 http://www.sixiangguo.com 世界上从来不乏“用谎言教导谎言”的例子。比如母亲为了教导孩子做人要诚实,便会对孩子说:“小朋友千万不可以说谎喔!否则他的鼻子就会变的很长,像小木偶的长鼻子一样。”与此相比,对于那些不断地掩盖真相的人来说,所要做的则是“用谎言守卫谎言”。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撒一个谎,就得用一千个谎来圆它”。 这是一场平民与真相的恋爱 当然,这里的“守卫”,并不意味着说谎者只是龟缩于精舍,他同样走街串巷具有进攻性。比如你刚拿出一个证据,他便会一口咬定证据是伪造的,怀疑你的人格。然后再动情地向大家表白自己如何被人陷害,如何为了三过家门而不入,以及爱国,等等。...

Lire la suit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