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杨帆门”是道什么门?

“杨帆门”是道什么门?

熊培云/思想国 有个笑话,讲的是一个人去看电影,由于迟到了几分钟,电影院的守门人锁着门不让他进。于是,他便央求守门人:“只要给我开点空隙,我悄悄溜进去,不会影响别人的。”然而,看门人还是拒绝了他:“对不起先生,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只要一开门,里面的观众就会全部跑光的。” 如你所知,这只是一个笑话。然而,你也得承认,当笑话以一种诙谐的形式关照我们的生活时,它们同样是真实的。只要你细心,就不难发现,这种“电影院故事”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最近发生在中国政法大学的“杨帆门”。 2008年1月4日晚,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在上“生态经济与中国人口环境”选修课的最后一节课时,由于逃课学生太多而关起教室门辱骂学生,进而与一名进该教室取书包出门的非选课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

Lire la suite

封杀:权力之凶器,社会之权利

封杀:权力之凶器,社会之权利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http://www.sixiangguo.com . 近日,浙江宁波市民发现一直收看的湖南卫视消失了。对此,当地广电部门回应是“落地合约结束”。然而有记者调查,停播原因是宁波“搞地方保护主义”,“要价过高”导致湖南卫视无法落地。消息既出,宁波内外,网上网下立刻“炸开了锅”。尽管若干天后,当事双方出来“辟谣”,作握手言和状,但这一地方性的“封杀”行为能掀起受到全国关注的“舆论风暴”,却不得不说别有一番意味。 “天下苦封杀久矣。”每每听到有关“封杀”的新闻或者传闻时,人们难免会有这种印象。“封杀”,多么流行的词汇!在改革开放进行了三十年后的今日早晨,如果你打开百度搜索,你可以找到将近两千万个相关网页。这一缩略了“封而杀之”的词汇与这个社会正在求取的开放精神显然格格不久。...

Lire la suite

祝贺《家具TIME》创刊

祝贺《家具TIME》创刊

中国改革回归生活,进入细节。2008年1月,吾友袁卫东的《家具TIME》杂志终于成功创刊,便是顺应了这一时势。 历史大浪淘沙,也会沉淀许多东西,君不见,那些被称为文物者,许多便是家具。 人类历史并非只是一部悲壮的历史,一部血流成河的历史,一部道尽人性坏话的历史。如杜兰特夫妇在《人类文明史》中所说,有时,我们只是看到杀戮,看到血流成河,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在江河的两岸,人们建立家园,相亲相爱,养育儿女,歌唱,谱写诗歌,甚至创作雕塑。当然,还包括像卫东兄一样,带领他的团队,一丝不苟地做家具,做属于他们的TIME。...

Lire la suite

我们的好教员为什么被谩骂?

我们的好教员为什么被谩骂?

感谢何兵先生的这篇博文,何兵先生 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透过“杨帆门”事件,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里 不愿意看到却又真实存在 的不堪,也看到了同时体现在何兵与 萧瀚两位先生身上的温度与力度。 ——思想国按 何兵/思想国圆桌 本校杨帆教授在课堂上与学生冲突一事,近来广为媒体渲染。我的意见是,教授和学生都有错,社会可以就此议论,但教授、学生、社会都不应夸大事实以图轰动效应。人民内部矛盾应当和平解决。激化社会纷争,于国于已无益——台湾就是先例。因为与杨帆教授专业有别,素无交往,对其不予评论,评论仅及本院萧瀚副教授,敬请读者谅解。...

Lire la suite

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

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

感谢法国人类学家、社会活动家于硕教授转来以下图片。于教授在来信中说,“不同地区的家庭一周吃什么?注意人数、钱数和食品数量及内容的不同。如果可以在《开放时代》或《思想国》网站上刊出会有趣。”——思想国按 What is eaten in one week ? This i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most interesting e-mails I've ever received. Take a good look at the family size & diet of...

Lire la suite

2008,又一位公民倒下

2008,又一位公民倒下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哪里是城管,分明是一群狼。2008年1月7日下午5时许,湖北天门发生一出悲剧:在竟陵镇湾坝村附近,天门市水利局下属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用手机拍下城管执法人员粗暴执法过程,城管人员发现后要求其删除图片,并对其进行凶残的围殴,以至于魏文华在送医院后不治身亡。 面对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幸,人们时常会为深陷“盲社会”而痛心疾首。然而,发生在湾坝村的不幸,却让我们看到另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当那位有责任感的公民挺身而出,他竟是那样的单薄。在这个寂静的冬天,面对这支虎狼之师,凶残有素的城管,即使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仍然没有逃脱被活活打死的命运。...

Lire la suite

从“沙利文案”看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

从“沙利文案”看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

熊培云/思想国 《潇湘晨报》专栏 我曾经撰文,感慨今日中国“诽谤罪,多少罪恶假汝以行!”不幸的是,2008年新年刚过,“诽谤罪”不仅有增无减,而且变本加厉。和以往陆续曝光的“因言获罪”案不同,这一次,连报道“短信诽谤”案的记者也被西丰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立案”并“拘传”。 究竟是不是“诽谤罪”,相信在经过若干关于“诽谤案”的公共讨论后,读者早已心知肚明。至少公众已经获知一个常识,即诽谤罪属于告诉才处理的自诉案件。如果有人确信自己因为朱文娜的报道遭受了人格和名誉上的损失,且有“严重后果”,那么他应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而不是以“此事与张书记无关”,或找“全县人民”来冒名顶替。...

Lire la suite

跑过CPI,跑过ZXB

跑过CPI,跑过ZXB

思想国纪事 对于生活在中国的媒体从业人员来说,不仅要跑过CPI,还要跑过ZXB。有关西丰案的报道,南方都市报在媒体同行犹疑不定的时候,同天刊出五篇评论,堪称典范。然而,这一切,在第二天据说便要“戛然而止”了。 以下内容来自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的博客,谁能相信,最具戏剧性的一幕竟然来自法制日报? (http://liuwy.blog.sohu.com/76038459.html) 搜狐博客 > 刘万永 > 日志 2008-01-08 | 法制日报挥刀自宫 法制日报感动史上最牛书记 □刘万永 我本来对法制日报没有太多的好感。但这并没有阻挡我对该报记者朱文娜被西丰警察抓捕一事的报道。个人好恶不能影响工作。...

Lire la suite

“西丰”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西丰”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岁尾年关,丑闻继续玩着自己的接龙游戏。年前几天有陕西绥德县的“签字拘禁案”,年后几天又有了辽宁西丰县警察进京拘传记者的消息。有些县委书记、县长大人之无法无天、攻击民权,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然而,即使人们对那些经常超乎想象的传奇与写真熟视无睹,但这两起事件还是在许多人心中掀起巨澜。 近日出版的《中国青年报》报道了“西丰拘传案”的来龙去脉:2008年元旦,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人》杂志发表文章报道了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短信诽谤”案。由于这篇报道涉及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县公安局竟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该报道的作者、《法制日报》记者朱文娜立案调查,并于1月4日赴京对该记者进行拘传。...

Lire la suite

县长有危险,签名需谨慎

县长有危险,签名需谨慎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想在元旦来个拘留所七日游么?到绥德县找崔博县长签个名吧! 有此感慨,是因为最近发生在陕西省绥德县的“签字拘禁案”。根据2007年国家财政部、教育部明文规定,职中学生的助学金“应于学生入学一个月内”发放到受助学生手中,然而,当绥德县职中校长高勇为了让这笔资金年前发到学生手中找县长崔博签字时,却因为“冒犯”县长而被严惩。当日,绥德县教育局责令高勇停职,向县长赔礼道歉,公开做检查。紧随其后,公安部门也以妨害公务为由对高勇处以7天行政拘留。(2007年12月29日《华商报》)...

Lire la suit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