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就“俯卧撑”现象答《南都周刊》记者问

就“俯卧撑”现象答《南都周刊》记者问

思想国访谈 记者华璐采访报道 南都周刊:你提出,俯卧撑的流行其实是网民开始关注公共事务了。这种起哄式、带有戏谑意味的网络语言能真正传达网民诉求吗? 熊培云:不是开始吧,应该说网民一直是关注公共事务的。事实上过去很多公共事件也是网民推动的,从孙志刚、非典、黑砖窑到最近几个月的周老虎……只是现在大家又找到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类似“做俯卧撑”这样的词语“公开地窃窃私语”。我想不是简单的起哄,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一种日常的、磨碎了激烈的反抗。 而且,这是一种特别的、夹杂着嘲笑的反抗。 南都周刊:有人认为俯卧撑跟打酱油一样,很大程度上是网民无聊和无厘头的宣泄。...

Lire la suite

“俯卧撑”背后的隐秘政见与公共精神

“俯卧撑”背后的隐秘政见与公共精神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俯卧撑已经做三下了,春天还会远吗?”“做自己的俯卧撑,让别人说去吧!”“我有一个梦想,有这么一天,每一个黑人都可以自由地做俯卧撑,而没有人去问他们为什么!”……如果不明就里,看到这些由雪莱、但丁与马丁•路德•金的名句改编的句子,相信许多人都会表情茫然。 因为贵州瓮安的突发事件,“做俯卧撑”在一夜间成了继“打酱油”之后的又一网络流行语。“关我×事,我是出来做俯卧撑的!”开始取代“酱油党”的“招牌金句”。由于“俯卧撑”忽然蹿红,一些网站开始成立“俯卧撑小组”,据说网游“魔兽世界”也随即出现了名为“河边的俯卧撑”的任务日志。与此同时,时事评论也开始与“俯卧撑”接轨,如“中国股市已经进入俯卧撑阶段”便是这样将当下股市的匍匐震荡与俯卧撑严丝合缝地嵌在一起。...

Lire la suite

为“必然规律”打赌

为“必然规律”打赌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近一年来,一场有关深圳房价会否下降的打赌,引起了广泛关注,而两位主角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徐滇庆和知名财经评论人牛刀,徐滇庆声称如果他输了就登整版文章向深圳市民“道歉”。2008年7月1日,徐滇庆正式抛出《致深圳人民道歉信》,宣布自己与牛刀的打赌以失败告终。 事情原委是,早在2007年7月11日,徐滇庆在深圳出席某论坛时表示,深圳房价肯定要涨,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我们不妨再豪放一点——如果明年 (2008年7月11日)深圳的房价比现在(2007年7月11日)低一分钱,我一定在媒体上用整版篇幅向深圳市民道歉。”...

Lire la suite

国富论与民富论

国富论与民富论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政府要发红包了!4月底,广东东莞市委刘志庚书记曾在一次座谈会上说,受澳门为市民发红利的做法启发,打算给市民发放补贴,以减轻CPI上涨给市民造成的影响。6月初,红包发放方案出笼,东莞市财政将拿出逾1.2亿元向12.2万低收入户籍人员发放红包。被列入此次临时生活补贴发放范围的七类人群,发放标准为每人1000元。(6月25日《南方日报》) 尽管该方案较此前“学习澳门,人者有份”的期望有所“缩水”,但是红包的出现还是让不少人眼前一亮。毕竟,对于“民富”而言这将是一个增量。更重要的是,这也是政府部门“还富于民”的一次实践。...

Lire la suite

功夫熊猫,本性生活

功夫熊猫,本性生活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抵制年年有,没有今年多。没想到动画电影《功夫熊猫》进入中国时,也引发一场“抵制”风。 粗看起来,眼下抵制《功夫熊猫》主要有两种:一是号称“中国熊猫人”的艺术家赵半狄,举着“不容许好莱坞在劫后余生的中国捞金”的横幅来到广电总局,呼吁抵制好莱坞电影《功夫熊猫》,理由是好莱坞在莎朗•斯通发表对中国地震的言论后,又在劫后余生的中国捞金不合适。“我们不需要好莱坞,不需要强盗和流氓做鬼脸逗我们发笑!” 在此,且不争论许多人对莎朗•斯通的表态是否有“断章取义”之嫌,可以肯定的是,让功夫熊猫因莎朗•斯通的“恐怖言行”而受株连,着实有点“反恐扩大化”了。难道这只功夫熊猫是莎朗•斯通率领好莱坞征战中国时咬人的坐骑?只因为莎朗•斯通说错了话而抵制好莱坞的功夫熊猫,难怪有人会用郭德纲相声里的名言嘲笑“熊猫人”的逻辑是“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Lire la suite

民间是个好东西

民间是个好东西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方周末》 汶川大地震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地貌,同样震撼中国人的心灵。 最令人动容的莫过于, 5 月 12 日,当汶川大地震的消息传出后,名列 2008 中国慈善排行榜榜首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公司董事长陈光标,立即做出去现场救灾的决定。离灾情发生仅 2 个小时,在灾情的严重性还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情况下,陈光标率 60 辆挖掘机、吊车等大型工程机械和 120 多位操作人员组成救灾队伍出发了。日夜兼程, 14 日凌晨 3 点,车队几乎与军队同时抵达灾区,成为自发抗灾抵达地震灾区的首支民间队伍。...

Lire la suite

空空荡荡,不言不语

空空荡荡,不言不语

连日来,几乎只字未动,只在做些份内的事情,也曾为安息逝者的亡灵通宵达旦。汶川大地震,造成数十万的伤亡。一时间,内心空空荡荡,竟不知道从何说起,文字突然变得毫无意义,任何道理都显得多余。在悲情与推理之间,在感性与理性之间,我承认自己已经进退失据,我在“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泪水中看见人性的光亮与社会的希望,也在人们尽享“只许感动,不许乱动”的悲情权利之时体味绝望与伤感。原谅我,在哀伤与愤怒之间,我终于选择了沉默。 若干天后的此时此刻,希望媒体不要再透支大家的悲情,请回到仍将继续活下去的人中来,回到具体的重建生活中来;希望政府部门也不要吹嘘自己取得了什么“胜利”(只要废墟里埋了一个人,都意味着我们已经失败),请回到兑现国民每一项具体宪法权利的转变中来,还心地美好的国民一个美好的、没有那么多人造痛苦的时代。如果你们认为还不到改天换地的时候,那么看在无数亡灵的份上,就请你们先给孩子们盖一所不是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吧。...

Lire la suite

真正伤害大学的是官场而非市场

真正伤害大学的是官场而非市场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近日,在北大校庆所举行的“校长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对当前“大学围着市场转”的问题提出尖锐批评。纪宝成表示,市场经济“是以物质利益为动力的”,但大学的使命和精神,要求它与市场保持一定距离。大学喧嚣、浮躁、拜金、学术造假、急功近利。有些大学教师成了某些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学术大师难以出现,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成果受到严重影响。与此同时,纪宝成也对有些人将大学当成了一个政府机关的附属物,当成了工厂的一个车间来进行指挥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据《新京报》报道) 纪先生在这里提到的不外乎两个问题:一是市场化,二是官场化。前者是“市场压倒大学”的问题,后者是“官场压倒大学”的问题。然而,只要对中国目前的大学体制稍有些了解,就知道真正伤害中国大学、使大学弊病积重难返的是官场而非市场。...

Lire la suite

一场丰衣足食的反叛——反思法国“五月革命”

一场丰衣足食的反叛——反思法国“五月革命”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1968年5月,一场波澜壮阔的社会运动吞噬法国。它不仅在极短时间内席卷了法国的各所大学,而且迅速扩大到工人阶级,引发了全国性大罢工,并最终导致国会改选、总理下台。而这一切,事先似乎毫无征兆。政治观察家们认为不可能在西方国家出现的 “古典意义上的革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爆发了,而且这一次又是在巴黎。 一群在战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起来反抗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这是人们关于“五月革命”的粗略印象。至于这场“革命”有何意义,那个5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四十年来,即使是当年亲历其中的“六八分子”,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针对这场“革命”的批评与记忆,都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断裂。...

Lire la suite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土匪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土匪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个说法是,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暴君。当然,做“暴君”并非无条件,那就是首先你得能戴上可供执政的王冠。所以,在有条件做“暴君”之前,尚处于在野之时,更准确的说法是——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土匪。 李慎之先生当年说过中国有两个传统:大传统是孔夫子,小传统则是关二爷。简单说,大传统是“忠”,小传统是“义”。这点不难理解,时至今日,大家知道“忠”是皇家用来驭民的割头术与销魂散,而“义”则是撑起民间草莽政权的精神伟哥与万能胶。 除了上述两分法,还有个鲜为人知的三分法。英国著名学者赫尔伯特•韦尔斯在《人类的命运》中曾经这样写到:“大部分中国人的灵魂里,斗争着一个儒家、一个道家、一个土匪。”受此启发,闻一多写过题为《关于儒、道、匪》的文章,结合中国传统,指出韦尔斯眼中的“土匪”,实则是一群流落江湖,“堕落了的墨家”。...

Lire la suit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