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世界是被“摆平”的

世界是被“摆平”的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随着部分批次产品被国家质检总局检出含三聚氰胺,部分声誉颇佳的国产奶制品企业目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与此同时,包括百度在内的多家国内主流网站也因对此次奶粉事件所牵涉一些企业的关键词不同寻常的处理,遭到很多网友的强烈质疑。(见《南方都市报》 9 月 23 日 报道) 此前,已有“三鹿 300 万公关百度文件” 曝光。该文件至少提供以下三点信息:一是三鹿的公关公司曾建议三鹿花 300 万“摆平”百度,屏蔽肾结石等负面新闻;二是伊利、蒙牛等曾花 500 万拿下百度;三是三鹿已经与新浪、搜狐建立强强合作,“除非涉及国家权威机构的通报,该两网站今年内不会有任何关于三鹿集团的负面新闻”。...

Lire la suite

但得机缘,汉字自有万种风情

但得机缘,汉字自有万种风情

熊培云 / 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些人,如果有幸活到现在,一定会惊讶于今日汉字的风情万种了。早在上世纪初,中国许多知识分子倡议废除汉字,因为汉字是“中世纪的茅坑”(瞿秋白),是“愚民政策的利器”、“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鲁迅)。而且,这个今天看来无比极端的建议,在那个风雨飘摇、信心尽失的年代,在知识界的确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然而,大凡有点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不难看出,那个时代的才子佳人们打算将汉字绑去“杀头”,实则是替中国近两千年来的政治积弊找了只替罪羊。毕竟,语言只是一种表达工具,汉字能被用来愚民,且被用得思想全无,每个毛孔都让弄权者掺入三聚氰胺,并非汉字的过错,因为汉字也在狱中。况且,谁能说《人权宣言》一旦译成中文,就会摇身一变成了《皇帝诏曰》?...

Lire la suite

没什么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

没什么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

熊培云 / 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齐齐哈尔市几位主张将丹顶鹤定为国鸟的全国人大代表日前收到了国家林业局的答复。据称,国家林业局已经将丹顶鹤以 60% 的得票率位居榜首的评选结果提交国务院审查。不过,有关丹顶鹤能否立为国鸟的争议仍在持续。 一是有人认为丹顶鹤的英文学名 Japanese Crane 和拉丁学名 Grus japonensis 直译都是“日本鹤”,所以作为中国国鸟不合适。对此,有人见缝插针地指出,这个日本鸟名字将“考验中国人的文化自信”。这一断言委实过于自信了。显然,争议并不止于丹顶鹤是“日本鹤”。有天涯网友通过网络投票的方式在...

Lire la suite

被侮辱的动物与暧昧的人

被侮辱的动物与暧昧的人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市容和狗不得入内。”几天前,南京一家卤菜店居然在门口张贴了这样的标语。当网友把有关标语的照片发到论坛上,立刻引起网民与媒体的极大关注。 面对这条多少有些惊世骇俗的标语,立即有两种观点:一是叫好,认为“市容和狗不得入内”是对劣迹累累,甚至能在五分钟内打死公民魏文华的某些“城管执法者”的一种报复。个中喜悦,大概与看到网上流传“城管”之另类词解不分上下。二是对城管抱同情态度,虽然城管的合法性及其暴力执法值得怀疑,但是城管也是人,总还是有些尊严,有些脆弱。而且,的确也有城管曾被一时性起的摊贩提刀追杀,甚至在以暴抗暴的过程中被“咬伤下体”。...

Lire la suite

“淮河顶个球用?”

“淮河顶个球用?”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与厄瓜多尔的基多市郊建地球赤道纪念碑、中国的汕头建北回归线标志塔类似的是,江苏淮安本月开始修建中国首座南北地理标志园。据《扬子晚报》报道,该标志物是一个球形,位于红桥中间位置,亦是河道中心线位置。以球形为母体,分为南北两半球,北侧为渐变冷色调,南侧为渐变暖色调,喻意地球上的南北气候特征。行人可从球中穿过,感受跨越南北气候带的感观变化。 没想到有人兴师动众,要十分具体地告诉我南方在什么地方了。和许多朋友一样,我生长在南方,对“树影摇窗,屋檐飘雨”的南方一直有种“浓得竟也化解不开”的感情,也经常无来由地在心中默想“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里的意境,回想起自己少年时期走在故乡青山上的情景。在我看来,南方不是一种方向,而是一种信念与立场,是一种即使在冬天里也要在户外自由生长的精神气质,以及随之而来的万千气象。如Daniel...

Lire la suite

我体味到的最真实的黑暗

1. 工厂停工,商店关门,为了一届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莫名其妙的运动会。在运动到来之前,我也早早离开城市,暂别此刻不能行批评之责而只能咽泪装欢的中国媒体,像近百年前的董时进一样回到曾经生养自己的乡村,见证那里的生活与生命。然而,我不得不说,和许多人的故乡一样,我的故乡也已经彻底沦陷。我为此无比伤感,亦更能体味,笼罩在普通中国人身上的最真实的黑暗,不是遥远非洲的某场屠杀,不是地中海东岸的冤冤相报,不是外国权力对本土权力的觊觎,而是这片土地上的不受约束的掌权者,无论其权力大小,在不断地践踏饲养其权力的每一座城市和每一个村庄。...

Lire la suite

从限政到宪政

从限政到宪政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南风窗》 如何限制权力,规范权力,使已经建立起来的政府不至于从“必要的恶”沦落为“必然的恶”,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显而易见的是,正在为宪政而努力的今日中国,若要告别过往的窠臼,获得一个有希望的前景,一切还得从不断地限政与控权开始。 有关限政的路径设计 论及权力制衡,当说几百年来人类已经收获颇丰。学界所总结的最具代表性的制衡方式莫过于以下几种: 一是洛克与孟德斯鸠为代表的“以权力制约权力”。前者认为国家既然是一种“必要的恶”,就应该“二权分立”,将立法权与执法权分立;后者则在此基础上提出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三权分立”。...

Lire la suite

当国家遇到罗汉

当国家遇到罗汉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转型期中国,迎来了“词语马戏”的大发展。拜互联网之所赐,继“打酱油”、“俯卧撑”、“拎酒瓶”、“祼体做官”等词语之后,“国家罗汉”近日又开始流行。 “国家罗汉”的“诞生”缘起于不久前的一场小冲突。因工程纠纷,江西抚州临川区人民法院公职人员芦涛在上班期间和一名包工头跑到工地上,对一位男子拳打脚踢。甚至,在公安、法院其他人员到场的情况下,还在指使一伙“不明身份”的青壮年对伤者进行更大规模围殴。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位公职人员的嚣张:“我是法院的,我代表国家罗汉,花100万弄死你这个农民。”...

Lire la suite

“我看到的只是人。”

“我看到的只是人。”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周末》专栏 在官方备战奥运、积极“反恐”的同时,200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暴力事件引起社会关注。以云南为例,7月21日早晨,昆明市分别发生两起由定时炸弹引起的公共汽车爆炸案,共造成2人死亡14人受伤。此前的7月14日晚,文山县同样发生一位村民用水果刀连捅10人,造成1死9伤的惨剧。前一事件至今原因未明,后一事件则是因为该农民被骗走三千元钱而报复社会。 无论如何,所有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都应该受到强烈谴责。然而,更要追问的是,为什么有人会如此残忍,竟将罪恶的“惩罚”之手伸向其素昧平生、素无冤仇的平民?...

Lire la suite

从民国到党国,读书人一生长叹

从民国到党国,读书人一生长叹

思想国纪事 1. 在做了部分删节后,修订版 《错过胡适一百年》终于由《同舟共进》杂志(2008年7月)发表。此前,此文未能收入《思想国》一书。 2. 近日重读民国,无心作文,尤其影印版旧书更让我夜不成寐。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些未曾谋面的师友身边,回到那个思想光荣的时代。环视目下思想、出版及社会组织等方面的不自由,回想这一百年,从中华民国到中华党国,读书人一生长叹。

Lire la suit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