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émique contre l'enquête chinoise qui préconise que les pauvres paysans avient le plus de sentiment de securité惊闻农民工最有安全&#24863

Publié le par Peiyun Xiong

熊培云   

 

2005年2月7日,《中国青年报》发表零点调查公司的一份关于社会安全感的调查报告,报告称,“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居民的安全感相当高。即使在社会安全感较低的广州,其居民安全感也在50%左右,比纽约、华盛顿等大都市都要高。”对此结论笔者虽然深表怀疑但并不妄评。值得一说的是报告在这岁尾年关给农民工发了个特大红包,“在中国中等偏上收入人群安全感最低,农民工最高。”对此,零点调查公司的理由是,低收入人群没什么钱,自然也很少会受到违法犯罪分子的侵袭。这则新闻真是一份年终厚礼,当个穷人多好!

然而,这事总让人觉得蹊跷。早在1934年,鲁迅先生曾写过一篇《安贫乐道法》的短文,称“劝人安贫乐道是古今治国平天下的大经络”。其中便谈到阔人们伪善地羡慕穷人:天热时阔人忙于应酬,汗流浃背,穷人却挟了一条破席,铺在路上,脱衣服,浴凉风,其乐无穷,这叫作“席卷天下”。但是毕竟世上有福不去享的蠢人不多,鲁迅先生说,“如果精穷真是这么有趣的话,那么现在的阔人一定首先躺在马路上,而穷人的席子也没有地方铺开来了”。所以,我们看到天凉的时候,马路上只有抖抖索索的穷人,哪有什么阔人愿意躺那当“前世活神仙”。

在我看来,所谓的“农民工最有社会安全感”,不过是零点公司开的同样一个药方。但是这个药方比鲁迅先生所说的“席卷天下”更惊世骇俗,更有趣。零点公司用数字说话,向吾国吾民晓之以理:你要是什么也没有,你活得就是最安全的。我之所以说它有趣,来自下面一些推理:

不结婚比结婚有安全感,为什么呢?零点公司说,不结婚你就不用担心有人给你戴绿帽子啦!没工作比有工作安全,为什么呢?零点公司说,没工作你就不用担心失去工作啦!没钱比有钱好,为什么呢?零点公司说,没钱你就不用担心被人偷啦!没房子比有房子安全,为什么呢?零点公司说,没房子就不怕拆迁队啦!没上大学比上大学安全,为什么呢?零点公司说,没上大学你就不用担心大学毕不了业啦!这么一推理,我在巴黎街头看到的流浪汉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人了。法国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和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救助的115电话多少有点和流浪汉的安全感作对,是违反人道主义精神的。因为按零点公司的伟大逻辑,一穷二白是最有安全感的,居无定所是最有安全感的。让零点公司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那些最有安全感的人会把自己的安全感扔掉——光棍们冒着被戴上绿帽子的危险到处托人找老婆;失业者处处拉关系或挤破脑袋跑到人才市场求一份低薪,既然下岗了不已经很有安全感吗?怎么还要去冒险呢?!但是,谁会相信零点公司的人会对自己的孩子说,别去学生字啦,万一忘了,多么冒险!

同样蹊跷的是什么是侵犯?是不是如零点公司所描述的打家劫舍才是侵犯?我以为,这里暗藏着一种偏见,似乎只有穷人对富人的侵犯才是犯罪。城市新贵们大刀阔斧搞拆迁,将有些人赶得无家可归是不是侵犯?城管某些恶吏对当代“卖炭翁”大打出手是不是侵犯?背井离乡的农民工被遣送回原籍甚至莫明其妙死在收容所里是不是侵犯?这些无钱无势者的安全感又在哪里呢?退一步说,一个人如果因为社会不公正导致一无所有,终于住到了贫民窟里,不再有人对他进行徒劳的抢劫,如所有童话结尾一样“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谁能将他从前所受的侵犯一笔勾销?

这个“农民工最有安全感”的调查报告让我想起前两天和一位法国汉学家兼外交官聊天。外交官朋友对转型期中国贫富差距的评价是,一部分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一部分人生活在十八世纪。我说我们这代人的努力是让大家都过上二十一世纪的日子。然而零点公司的调查报告要告诉我们的是,生活在十八世纪是最有安全感的。按照这个逻辑,人类这两百年的进步毫无意义,因为当个穷人、没有一点知识多好!多安全!用来遮羞的“三点”比基尼也不用穿了,零点多好,多有安全感!中国股市也不用涨回到三四千点了,跌到零点多好,大家都不玩了,多有安全感!从今往后,零点就是安全感,见面都问一下,今天你零点了没有?

《南方都市报》评论专栏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Fire 03/12/2005 04:52

我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坐在车上,常有农民工在横穿马路时被司机辱骂.现在好象对农民工农民的态度改观了很多,从最初的蔑视到现在的怜悯.但是我在想,农民的问题真的是靠怜悯就可以解决的吗?难道只有在电视上一遍一遍地播放农民生活现状才可以使社会有所动作,而且这种动作仅仅是挤出一滴怜悯的泪水吗?中国现在不缺乏高级知识分子,不缺乏生活质量较高的人,不缺乏富有怜悯同情之心的人,我们真正缺乏的是能介于城市与农村,富与穷之间的人.农村与城市,城市与城市中的农村,农村与农村中的城市,这些界线都随着贫富差距的增大而增大.那么这种边缘地带由谁来填?文革不是段光荣的历史,但下乡的知识分子至少很好的看清了农村的现状.中国当代的知识分子一门心思钻研什么所谓的"高精尖",追求什么"品质生活",真正同时对城市和农村现状有切身体验和感悟的人太少,就是有,居然还不幸沦为了"腐败分子".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学生到西部地区上学,不巧掉了零钱在地上,该生只是说了一句"让那些地位低下的人去捡吧".每年大中小学生军训搞得不亦乐乎,油水军队教育一起分.我看不如把军训变成农训,还可以支援一下农村建设.国家拨款给教育事业,怕是也会弄出个贫富分化,好的学校更好,需要教育基础建设的农村却根本无法满足需要.仅靠一些希望工程的爱心捐款能解决得了多少问题.扫盲越扫越盲,一个语种是否有生命力要看讲这门语言的人群是否年轻.同样的,教育是否有生命力要看受教育的人的年龄.否则,知识如何改变命运.连人运都改变不了就更不要谈改变国运了.中国想得切实美好,干得脱离实际.中国这样的教育若再延续下去,恐怕中国想要建设"小康社会"的梦想怕是遥遥无期了.

yifaan 12/02/2005 20:53

ÎÒ°ÑÁãµãµÄ°ÑÏ·œÐ×ö¡°³éÏó±íÏÖÖ÷ÒåÉç¿Æ¡±£¬»òÕß¡°dude sociology¡±¡£ËüÔÚ·œ·šÂÛŽíÎóºÍŸ­Ñé°ÑÎÕÄÜÁŠãÚÈçµÄÇé¿öϳ¯×ÅǮһ·Â㱌£¬ÓÞŪÉç»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