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hine, tout ce qui est heureux nous paraît suspect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若无整体推进,一切幸福皆可疑 

    法国著名作家于连·格林说,一切悲伤皆可疑。这句话可以解释为,人要把忧愁放在一边,要积极、乐观、向上,心存希望地生活。既然一切悲痛愁苦都有原因,人若能超拔于痛苦之上,一切痛苦就可以得到化解。
   2005年9月5日晚,北京西单西西工程4号地综合楼工地发生脚手架倒塌事故,目前至少有七人遇难。联想起若干年来中国层出不穷的安全生产事故与不幸事件,我们不得不同时想起另一句话——一切幸福皆可疑。
   一切悲伤皆可疑,是因为如果责任各方做到了加强生产管理,落实施工质量,上述的生离死别本可以避免;一切幸福皆可疑,是因为我们相信,在转型期的中国,如果没有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方面的整体性推进,每个人的幸福都不牢靠,甚至有可能朝不保夕。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些从农村来到城里讨生活的农民工折射了我们每位共和国公民的生命与生活。他们来自大地山川、五湖四海;他们为了平生以求的幸福生活,或者只是必要的生活物资,不远万里,爬上了城市里的脚手架;他们虽然成群结队,却似散兵游勇般在高地上作业,共此时代之转型征程。
   如有论者指出,廉价是今日中国透彻骨髓之痛。然而,真正令人痛惜者,并不止于劳动力廉价,而是这个廉价逻辑下导致的生命之廉价。生活的残酷在于,对于这些农民工来说,在一个既做不到安全生产又没有必要社会保障的时代,本可以用汗水换来的东西,他们必须用血泪来换取。如工友刘师傅描述逝者许期勇时所说,“儿子是老许的命根,老许也是儿子的命根。”与其说它反映了中国传统社会中血缘救济的美德,不如说昭示着我们这个时代社会的缺席。
   必须承认的是,我们一起见证了这个时代一多一少的悖论:它充满希望,却又缺乏安全感。正是在此背景下,关于幸福的想象随时可能沦落为铤而走险,而希望变成了不幸之源。那些从脚手架上跌落下去的农民工,就像在麦田里为希望与梦想奔跑的孩子,终于从悬崖边上掉了下去。
   改革开放以降,国中变化,天翻地覆。 我们主张没有整体性的推进,一切幸福皆可疑,是因为我们看到中国人对幸福与自由的追求,必须是一点一滴,同时整体性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在2003年孙志刚的不幸中看到我们一代人的不幸。这个不幸事件之于中国转型的悲情巨献,在于让人们明白,我们容身于社会,仅仅通过个人奋斗是不够的。个人奋斗,并不足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谁能料到,一个十年寒窗上了大学并且顺利地找到了工作的年轻人,会因为在祖国大地上的自由行走,于仓促间死在收容所里?谁能料到,这些从农村来到城里创业或谋生的农民工,带着对生活的憧憬,当他们攀爬城市的天空时,脚下的大地与钢铁却像沼泽地一样沦陷。
   我们主张没有整体性的推进,一切幸福皆可疑,是因为我们必须直面转型过程中的种种悲情。如果一个社会止于个人奋斗,无异于人人都在走钢丝:失去平衡者,可能从此陷入悲惨的命运;真正的不幸还在于,即使是那些侥幸走过一段钢丝的人并不能从此获得有保障的幸福与自由。没有必要的社会制度保障与宪政关怀,没有对生命的敬畏和对文明生活锲而不舍的求取,没有对中国社会改造的整体性推进,所谓的成功者亦不过是在钢丝上跳舞。
   感慨那些曾经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花儿,过早凋谢。愿我们心底保持一种清明的觉醒——有一朵花凋谢,我们离春天就远了一朵花;有七朵花凋谢,我们离春天就远了七朵花。

新京报社论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