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唱就唱 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828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同发社论

     超女既出,万人空巷。2005年,没有比“超级女声”更能吸引中国来自各个阶层的亿万观众。“我的快乐我做主”成为这一时刻的伟大坐标。昨夜,这一场漫长的“快乐总动员”终于落下帷幕。李宇春获得了年度三强总决选冠军,周笔畅、张靓颖分获亚军和季军。应该说,胜出的不只是其中某位超级女声,还有一个开放的社会。

数月来,超级女声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热烈讨论的话题,所谓有井水处,皆有超级女声。赞许者甚至从中看到中国未来民主宪政的群众基础,超级女声同样被视作草根民主政治的发端;批评者则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恶俗的炒作,更容易误导青少年。

显然,超级女声的魅力并不在于“政治正确”,而在于它为人们带来快乐与希望。超级女声不仅让人们看到了快乐的舞台精灵何洁、有薰衣草般笑容的李宇春以及天使在唱歌的张靓颖,还让人看到了“一跪惊人”的“红衣主教”、甚至半老徐娘,在个性饱满的张扬背后,其更多的内涵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即使是那些被所谓“公论”视为“丑陋者”,只要不干涉他者的自由,她们都有在阳光下自由行走与跳舞的权利。历史证明,一个伟大的民族,只有每个人能真实地代表自己的利益,才能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因为每个个体都是人民与国家中的一员。一个人少了一份笑容,这个民族与国家就少了一份笑容。只有每个人以己之喉舌,唱出心底的歌声,才能真正唱出国民之声。

应该看到,所谓“恶俗”在很多时候同样是新风之开端。任何年深月久的社会,都有可被抛弃的积习。那些不被新时代认可的价值,会随着一代一代的年轻人的到来而发生改变。正是这种聚沙成塔、滴水穿石,润物无声的努力与成长,在不经意中将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合理,更加有声有色。

“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漂亮”。这不仅说出了超级女声们的心声,在一定程度上说,它也中国人的生活宣言。“我的快乐我做主”就是“我的生活我做主”。换言之,今日中国人的生活,理所应当地由每一个中国人自己做主。中国人的幸福之声,就是要从每个中国人的喉咙里发出,它是原汁原味的生活之声,追求自由幸福的声音。

瓦尔特·本雅明,被称为“欧洲真正的知识分子”、流亡思想者。在1925年的那不勒斯旅行中,本雅明由城市多孔性结构看到了社会生活对于一个人的行为和态度的渗透,指出“多孔性是这个城市永不衰竭的生活法则,是无处不在的”。归根结蒂,开放的社会是多孔性的可以互相流动的社会。

总结一个开放的社会的特征,法国电视台经济记者弗朗索瓦· 德克洛赛在1982年写道:一个好的社会,关键要看流动,人们“能上能下”。老总的儿子,当上了工人;律师或技术员的女儿,回到祖辈的农场;医生的孙子谋份警察的差事……理论上,一切应该从零开始。”

抛弃偏见与俗制,一切从零开始。事实上,超级女声之所以能带来万人空巷的盛况,正是因为它为观众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虽然它并不至臻至美,但是藉此人们可以在一个相对透明与公平的环境下,见证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孩,从名不见经传到一夜间造就无数自称“玉米”、“盒饭”、“凉粉”的歌迷。一方面,超级女声们凭着自己的天赋与不懈的努力,通过海选与一轮轮晋级与PK,赢得鲜花与掌声;另一方面,同样有许多优秀歌手可以自信地笑在鲜花与掌声之外。前者证明中国正在赢得一个开放的社会,后者证明中国人正在赢得自我,学会自信地坚守自己的价值。

早在一个月前,有评委在谈到超级女声时指出,内心纯洁的人前途无量。诚然,中国未来之伟大,在于我们了今日中国经济的起飞,它同样有赖于一个开放的社会正在形成。未来中国的强大,就在于在那里充满了富有个性的、强大的女声与男声。他们在透明而开放的社会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并因此获得更多的来自社会与人生的奖赏。有理由说,我们对于中国未来的无限期许,更多缘于我们心底的自信与坚持:超越五千年的困顿与磨难,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

****

29 août 2005

tele et realite

Toute la Chine ne parle que de ça! Vendredi soir s'est déroulée la finale de Supergirl, la version chinoise de Star'Ac, ou plutôt de la version originale née aux USA : American Idol. Même recette, meme succès en Chine où c'était une "première". Cent vingt mille candidats dans tout le pays, provoquant une file d'attente d'un kilomètre de long le jour des éliminatoires à Chengdu, quatre cent millions de téléspectateurs devant leurs écrans branchés sur Hunan TV, une télé de province par satelllite qui a plusieurs fois su montrer un certain flair commercial, 2,4 millions de messages sur les forums de Sina.com, des millions de sms échangés... bref, la folie habituelle qui entoure ce genre d'émissions, sauf que c'était la première fois pour la Chine.

...    Pierre Haski(http://chine.blogs.liberation.fr/)

 

 

 

Publié dans La Com 思想国传播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