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立中思想,在思想中合群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在北京召开的中国首届智库论坛上,长期为中国决策层提供政策和咨询十大著名“思想库”浮出水面。遗憾的是,人们注意到,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中国军事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等在内的“十大智库”大多属于官方、半官方机构,隶属政府不同部门。

“思想库”(think tank)通常被称为“智库”。人们倾向于将政府的科层体系和官僚体制比喻为“内脑”,而那些相对独立于政府的研究机构则是外脑。当“内脑”失灵时,“外脑”的救济作用便显得格外重要和紧迫。正因为此,我们看到,在一些欧美国家,诸如兰德公司、布鲁金斯学会、德国经济研究所等组织在国家建设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们的研究具体入微,各专所长,具体在中国问题的研究上,一些老牌思想库甚至在中国专设分支研究机构,以便对本国的决策阶层施加影响。

应该说,中国思想库的现代化建设才刚刚开始。尽管在汉语中这种提供知识的机构被称“智库”或“思想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个被管理得严严实实的“仓库”,有人可以手持钥匙掌握着各类思想的进进出出。思想库是一个开放的知识系统,是一个可能向每个人敞开的思想平台,如卡尔·波普尔所说,历史就是在不断地“试错”中前进,我们只是通过不断更新的知识寻求解放。这种开放是必须的,一方面,无论是来自官方、还是民间的思想库都不可能开出包治社会百病的偏方;另一方面,任何知识都有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本着这种开放精神,中国民间智库的发展仍大有可为。

当然,思想库的开放同样表现在它是一座桥梁。显然易见的是,智库专家在沟通社会与政府之间存在着自己的优势:他们比日理万机的政府更接近学问,和象牙塔里冥思苦想的学问家相比则又更接近政府。事实上,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由于智库更像是介于官方和学校之间的机构。对于智库专家来说,这种对知识和权力的“天然亲近”也决定了他们理所当然应该成为将知识化为执行力的重要推动者。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因为这种潜在的执行力,决定了智库专家们在思考问题时更应该坚守一种独立自由、探查真相的精神,能够超越一己之私与集团之私,抱持一种关注国家前途与人类命运的大情怀。智库源于社会,服务社会,同时又高于社会,在相对独立于权力的同时又以影响政府决策为最终价值。显然,对于一个思想库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它的官方、半官方或者民间背景,而在于身处其中的专家是否具有独立求知的眼力与脚力,在于它是否能够生产出对这个社会有益的知识。在此意义上,我们说,一个思想库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

丘吉尔说,“未来的帝国乃是智力的帝国”。应该说,每个国家的现代化都将经历一个重视和重建思想库的转型历程。如小说《源泉》的主人公所说,“一个人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尖牙和利爪,也没有犄角触须和强健的肌肉,大脑就是他惟一的武器。”有理由相信,思想库的现代化,既是一国获得现代性的力量之源,同时也是一国现代化过程中的开花结果。在此征程中,无数开放的思想库的成长与勃兴,更意味着国民能在独立中思想、在思想中合群,以各自的热忱与才情共创一个美好的未来。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

博À¹±åÊ­£ 15/11/2006 23:45

“思想库”,我们期待它对于思想理论界,不再是一个囚禁心胸的桎梏,也不再是一个存放旧货的仓库。要“兼听”和“博采”,思想库的存在才会有意义。掌握库门钥匙的人,有没有彻底放下对“路线”和“派别”的追究呢?中国历史上的思想清洗史和文化焚烧史,至今还是让人心有余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