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作家”挂牌乞讨,以示弱表达示威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沈阳作家洪峰上街乞讨,成为一个热闹的公共话题。据称这位昔日在圈内颇有些名气的作家,近日因为工作单位沈阳市文化局剧目创作室暂停了他的每月2000元工资,而身患癌症的未婚妻治病又急需钱,所以一气之下“挂牌上街”,公开乞讨。

对于这位在体制内(乞)讨生活的作家,跑到大街上去乞讨,而且堂而皇之地以作家之名去乞讨,着实匪夷所思。这种虚妄的优越感就像电影《第七封印》里的那个男演员乔纳斯·斯凯特的辩词:当死神来到斯凯特的面前时,斯凯特拒绝死神的理由是,“我的演出合同还没有完成呢”,“我是演员,难道就不能豁免吗?”如果我们将死神当作一个新时代到来时的大浪淘沙,显然,每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当一个新时代来临时,“失业的死神”并不会因为你曾经是在体制内养尊处优的作家而网开一面。

谈到某些体制内作家“被圈养”现象,着实让人心生悲哀。有人因此批评作协是“二奶协会”,而作家洪峰是“二奶”,在这些人看来,做“二奶”已经够丢人了,因为“失宠”跑到大街上去上要求自己做“二奶”的权利,无疑是自取其辱,没有什么“尊严”可讲了。

这些批评似乎也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尽管我们同样反感作家协会及其倡导的“按需写作”的文化生活,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对此过于苛责,以软弱个人承担时代之错。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家在体制内讨生活,与在街上乞讨有着某种相似。不同的是,一个靠着制度性的施舍(发工资和奖金),另一个靠大街上的施舍(在开放的蹲点生涯中讨零花钱)。从政治传播学的角度来说,前者实际上暗合了一个“控制——奖励——控制”的过程。在中国相对封闭的过去,作协、文化局等文化单位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许多作家甚至“疑似作家”的写作生活,垄断了诸如发表、评奖等文化资源。正是这个缘故,许多人被纳入到体制内搞专业创作,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他们尊崇体制内的评价体系及其奖赏,并渐渐丧失了自主的社会生活与独立创作的能力;他们按需写作,必须写作,随时绽放。显然,他们的价值在于观赏,而不在于大自然。其结果是,原本可以鹰击长空的作家,在被充分“体制化”后只能像母鸡下蛋般完成写作任务。

然而,我们并不能因此否认那些落魄作家的权利。今天的年轻人,拜开放社会之所赐,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甚至过上体面自由的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高高在上地嘲笑那些生活于旧体制下的人“活得没有尊严”,并以“自由”的道德名义来否定后者在法律上的看似猥琐、却是应得之权利。换言之,即使过着一种所谓“不道德的生活”,作为公民的“二奶”,其个体权利仍是完整的。事实上,这也是近来有人出来为“二奶”建网站的原因所在。娜拉出走了,可以回家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二奶”被赶走或被欺骗了,同样可以找“包二奶的”维权。在一个许多人仍不知权利为何物的时代,我们更应该体悟,“一走了之”并不是追求自由的全部。

进一步说,如果沈阳市文化局剧目创作室没有根据《劳动法》的相关程序解除合约并履行相关支付,洪峰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维权,甚至讨要自己的“青春损失费”,尽管这种维权被其理解为一种平静的、有别于“搞爆炸”和“脱衣服”的愤怒表达。

有人问,作家上街乞讨是否合适?这是不是一次拙劣的行为艺术?在我看来,既然洪峰屡次声明这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与尊严,那么他的“站街”就不仅是即兴乞讨,更是一次即兴的游行示威。显然,洪峰的“示威”是通过“示弱”完成的。他将自己打扮成一个乞丐,一个不会抱着行人大腿,但仍然在心里抱着制度大腿的乞丐,在人们争论“博客实名制”是否意味着“请诸君入瓮”之时,率先在世界搞起了“乞讨实名制”。

全球化的今天,开世界搞笑风气之先的“乞讨实名制”与“博客实名制”一样,只能等着世界来接轨。可以肯定的是,洪峰以“示弱”表达“示威”,可算是与世界局部接轨。我在巴黎,时常会看到三两个人举着牌子,在雇主的楼前申明自己的点滴权利。他们的行为举止可能很可笑,但是,这种可笑会给一个社会带来希望。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兰兰 08/12/2006 14:39

我至今不明白的是,作家怎么会是一种拿工资的职业?

qingxiang 08/11/2006 12:54

理解为反抗体制的行为?
但是多么可悲!

博À¹±åÊ­£ 07/11/2006 11:31

熊老师对“文联体制”的评论真是一针见血!“文联体制”还有一个后果,就是所有的“时代作品”都被挂上了集体的标签,而不是个人的标签,以致于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懒得去独立思考“人性正确”和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正确”,而是一心迎合“集体的”“上面的”“指导精神”。。。一旦文联这个保护伞折断,艺术家就从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失去了家园。体制内作者走出体制后是否能讨得一份新的好生活,这是我们在拼命想要挤进这个体制内的时侯,就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luguo 07/11/2006 11:02

说得好!被‘圈养“和要求“圈养”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