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avant l'Europe!法国全民公决失利,欧盟在挫折中前进

Publié le par Xiong

 思想国

 

昨天,法国民众就是否批准《欧盟宪法条约》举行全民公决,不出近一个月来民意测验所料,“说不派”最后以54.87%胜出。尽管此前法国各主流政党、媒体及欧洲其他国家领导人纷纷出力游说,终究未能力挽狂澜。

此次公决失利,对于许多为欧盟建设倾注热情的人来说,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虽然反对派们在巴黎的巴士底狱广场上举行了“胜利狂欢”,但是人们对于法国以及欧盟前景的悲观情绪是显而易见的。昨天,风雨飘摇的拉法兰政府已经明确表示辞职。与此同时,希拉克总统也受到了来自反对党的发难,要求他立即下台或就此乱局作出解释。社会党内部同样因为意见分歧发生分裂。此次全民公决功败垂成,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引起法国国内政治危机。

几十年来,在法、德等“轴心国家”的积极推动下,欧盟终于形成了今天拥有4.5亿人口、25个国家的庞大国家共同体。长期以来,欧盟建设受到法国主流政界、学界及许多民众的支持。纵观全局,此次失败至少有以下几个原因:

《欧盟宪法条约》让普通民众难以理解,不足以说服公众。据称,该条约有近千页文本,虽然媒体偶有摘录报道,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终究十分陌生,再加上反对派政客的鼓动,人们在心理上更倾向于说不。

《欧盟宪法条约》受“抗议性投票”之害。2002年法国大选,极右派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勒庞第一轮淘汰若斯潘,一时震惊欧洲。此后,在法国主流政党与进步人士的积极推动下,人们纷纷将支持社会党的选票转投给了希拉克。换句话说,在更多人看来,希拉克上台是因为人们反对极右势力,而不是因为人们支持他。随着拉法兰系列改革的推进,民众对政府的疑惧越来越重,于是出现了去年地方选举的“全国山河一片红”。如法国“另一种全球化”的领导者、“说不派”主角之一的若泽·博韦所说,这是一次“抗议性的投票”。许多法国人不希望政府继续推行他们不乐见的改革,担心这张赞成票与当年投给勒庞的反对票一样,为“顾全大局”让希拉克白得好处。

法国年轻人固步自封。根据IPSOS民意调查机构在选举后的调查显示,在所有反对票中,1824岁占59%,而6069岁占45%,70岁以上的人仅占41%。这些数据表明,对于欧洲的未来,60岁以上的人比这些年轻人有着更开放的心态。一方面,可以解释为他们大多已进入退休年龄,对欧洲历史和他们因为民族或政治隔阂所产生的苦难记忆犹新。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法国年轻人对社会变革的不安与不自信。

精英与民众之间鸿沟扩大,凸显对话不畅。法国民众就是否批准《欧盟宪法条约》举行全民公决,对于“说不派”来说,它的结果显示了民众的力量。吊诡的是,如果法国选择议会表决的方式,参考德国议会数日前的表决,赞成率会大大提高,然而为什么全民公决的结果只有45.13%?有理由说,欧盟代表着全人类的一种美好愿望,它既来自于一点一滴、不厌其烦、脚踏实地的建设,也得益于政经领袖与有识之士的高瞻远瞩。因此,它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不同阶层间认识的脱节。同样,即使是在代表与其所代表的人群之间,也在所难免。假如代表们身上的某些前瞻性的价值取向不为民众所认识,同样会造成代表与被代表者之间的“精神分裂”。群众诉求与精英政治的脱节,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当下生活与未来远景的脱节,它需要更多的沟通。

化枪炮为玫瑰,欧盟建设至今,可谓世界政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在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血腥洗礼后,欧洲人以人权为一切价值的核心,通过谈判而不是枪炮让渡部分国家主权、进行一体化建设。未来的欧洲,如欧元硬币所隐喻,一面是保持着本国的特色,另一面是象征欧洲统一的图案:它一面代表家乡,一面代表未来。然而,如此鸿篇巨制,毕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它必然会遇到许多挫折,甚至出现暂时性的危机。它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理解。如欧盟总部的联合声明所说,虽然《欧盟宪法条约》在法国遇到挫折,但是它的批准生效活动还要继续下去,欧盟还要继续。事实已经证明,在每次超拔于挫折之后,欧盟只会变得更加强大。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主权建设来说,也将更有借鉴意义。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