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我已入籍思想国”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今日中秋,思想国祝朋友们幸福安康!
晨起在网上偶得一篇有关思想国的评论,
转赠诸君并向这位网友致谢!两年来,
“思想国的鲜花,开遍了原野”。
——思想国

我已入籍思想国,那个《九三年》里蓝军司令戈万说的思想共和国,那个熊培云先生创建的思想国。

这里的人不会生绝对真理病,他们说“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

这里的人不会朝猜疑冷酷的方向走,他们说“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

这里的人不会以国事为重,他们说:“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这里的人“通过知识寻求解放”,他们“年老而勿衰”,他们彼此皆兄弟,每个人都有一双认识知识的眼睛。前段时间,我已在思想国内小住,闻闻思想花,看看思想文,还有会会思想圆桌内到访的主人的好友。

柏拉图也会偶尔到访,他来打击思想国的幸福自由,他布道似的说:“一刻也不能没有领袖。”但是,他总要悻悻然回去。他可能碰到卡尔•波普尔跟他说:人类没有一劳永逸的真理;他可能碰到胡适跟他说:凡不承认异己者的人,就不配争自由、谈自由。

我很高兴,我找到了那么处地方,可以无所顾忌的容纳我,可以没有势利和阶层,作为思想国公民并不需要护照和身份证,只要你有人格;思想国没有国界,因为你的灵魂指引了你的方向。

我很高兴,我有了国籍,今天,我很高兴。

思想国公民  笑寒 感言

2005年12月31日  原文地址

Commenter cet article

笑ڀŒÀžÚ¯­ 08/10/2006 17:43

思想国,一个美好的地方,一直欣赏熊先生的文章,今天也报个到。

借向 08/10/2006 14:15

总是在这里得到新思维、新思想的启迪,真的很喜欢!

Fire 08/10/2006 14:07

“我很高兴,我有了国籍” 这句道出了我的心声 却也使我眼眶湿润 今天无意间看到北大关于德赛两位先生的雕塑 有人戏称“科学还顶个球 民主连个球都不顶”  民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群人生活状态或尊严的标尺 然而在思想国里 民主也只是一个名词而已 不需要任何定义来定义这里 这里是个令柏拉图都会自叹不如的地方  请允许我引入一个词汇Avalon 这就是每个人心里的Avalon  虽不一样  期望的美好却都是一样的 

Àž€Ê„š 08/10/2006 05:57

谢谢熊先生,谢谢博导,谢谢旁观者的赞赏,休息了7天,没有上网,今天看到,差点想钻到地洞里去.
万分感谢老师们的厚爱.

ʗÚ§‚Ú€… 06/10/2006 12:58

的确是诗一般的语言,思想国里高朋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