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还是献身?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大一新生街头“卖身”筹学费
卖身求学费的大一学生

熊培云/《周末画报》专栏

 

前不久读到一篇博文,里面有句话引起了我思考的兴趣——“献身其实比卖身要难。”

什么是“卖身”?《现代汉语词典》里有两种解释:一是“把自己的妻子儿女卖给别人”;二是“卖淫”,做皮肉生意。当然,更广义的“卖身”还应包括在自己脖子上插根稻草待价而沽、换个好生活的。如果换个角度,卖身同样可分为主动与被动两种。关于这些,中国人所谓“卖身求荣”与“卖身葬父”有很好的概括。当然,在人贩子胁迫或蒙骗下完成的卖身也可纳入被动卖身的行列。

显然,汉语词典对“献身”一词语焉不详、过于笼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或生命献给了祖国、人民或事业”。事实上,我们耳濡目染的“献身”,有着更加广阔的含义。“献身”最真实含义至少是这样:不计成本与条件的心甘情愿的付出。所以,那些以性为条件的“献身”,只是“卖身”,因为它涉及更多的是时间、场次以及“肉酬定律”。

卖身与献身,孰是孰非,孰高孰低?热衷社会道德者或许会迅速找到答案——“卖身”是不体面的,而“献身”则关乎宏图远旨、无私无畏。

然而,倘使我们从权利的角度来细分二者,或许会得出另外一个意味深长的结论。藉此推理,我们或可了解“卖身”与“献身”之于一个契约社会的养成来说,哪个更有意义。

在我看来, “献身”首先意味着一种“捐献”,而政治意义上的“捐献”则意味着对自我权利的一种放弃。关于这一点,法国著名群体心理学家勒邦曾经如此描述——当一个群体被领袖与真理催眠将进入“半疯状态”,“不管他们捍卫的思想或追求的目标多么荒谬,他们对所有的理智都充耳不闻。嘲笑和迫害只能使他们的决心更加坚定。他们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个人利益和家庭,甚至连自我保护的本能也消失了,他们所求的惟一回报常常是牺牲。”在绝对真理与具有超凡魅力的领袖面前,社会像热恋中的女人一样意乱情迷,抛弃自己的一切思想与权利。为了那矫虚的爱情,她们宁愿无条件地“与领袖私奔”。

显然,希特勒“牙刷式的小胡子”并不迷人,与中国古代“享受宫女轮奸”的帝王相比,希特勒的性生活早已沦落到“床可罗雀”的地步。但是,正因为有那样一个群体在精神上日夜为他献身,使他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然而,高潮之后,人民并不快乐。一个人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为了某项事业“献身”,多是源于内心的执着,其个人不计回报并不会带来群体性的灾难;但是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群体性“献身”则可能使一个社会回到“一无所有”的境地。所谓“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孤儿”,曾经的风花雪月褪变成一幕幕伤心往事。

与此相比,“卖身”所体现的则是一种实用主义。从经济角度看,尽管卖身在合同制订及履行上差强人意,但是这毕竟是买卖行为,意味着利益交换。进一步说,尽管身体价值被低估或贱斥,但是卖身者仍然坚守了一条底线,即相信自己的身体是有价值和权利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时常在新闻里看到一些妓女,会因为几块钱与嫖客翻脸甚至跑到派出所维权的缘故。

托克维尔曾经讲,“公民有自己的思想与权利,而臣民只有国家的思想与权利。”这里说的是一种“献身”的状态。显然,对于一个帝国而言,献身者自是越多便越稳定。但是,这一定式并不适合卖身者。否则,我们便不能解释历史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奴隶起义、农民运动以及窝里反。这些人虽然在旧制度或者旧王朝里虽然被纳入“卖身序列”,但是多只在卖身的屋里徘徊,当机缘已到,无一例外地会冲向广场要求更多的权利,或订立基于人类平等的契约。归根到底,卖身者从来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权利,被奴役的生活对其而言不过是权宜之计——通过放弃自己一部分权利以支持获得另一部分的权利。

当然,在“卖身”与“献身”之外,我们还能找到“赎身”与“安身”等词语。以“修、齐、治、平”为理想实现秩序的中国人思考更多的是“安身立命”。总结上世纪末中国人命运,或许我们可以说八十年代追求“立命→安身”,九十年代转而追求“安身→立命”,八十年代快意平生直争人权,九十年代忍辱负重先争物权(当然,物权也是人权的一部分)。无论其是否准确,可以肯定的是,世界上任何一片土地,都将见证生息其上的民众自我救赎的安身历程及立命理想。

Publié dans Q&A 思维的乐趣

Commenter cet article

xiongpeiyun 12/10/2006 06:18

谢谢qingxiang
有个传教士在书里讲到旧时中国的军人,被问到身高多少时,得到的回答是到肩膀的高度。因为这是扛炮的高度。传教士说,中国这些军人,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脑袋。

qingxiang 12/10/2006 02:20

但是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群体性“献身”则可能使一个社会回到“一无所有”的境地。所谓“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孤儿”。
这倒是没想到过的一个新的思维角度。
想起高尔泰的《最后的家园》,那个郭永懷,在劳改期间,也没日没夜地拼命干,即沒有了頭顱,卻還能做服役和戰爭的機械。專制的統治者倘想統治他的臣民,用献身来麻痹头脑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