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想的中国怎样寻找现代化坐标?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社论 

 

总部在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26日公布《2006200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报告显示,瑞士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芬兰和瑞典分列23位,而美国的排名则由去年的第1位降至第6位。意味深长的是,部分媒体在报道该报告时有意将印度单列,强调在2006年全球竞争力排名中,“中国落后印度11位”。

近年来,中印发展对比持续升温。去年印度经济提速,增长率超过8%,更是在中印两国乃至世界上引起激烈讨论。“印度将超过中国”、“21世纪是印度世纪”等言论与“印度经济积重难返”不可能赶上中国的观点已成对决之势。同样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同在亚洲,同样面临屈辱的历史,同样有着巨大的人口基数,同样面向现代化艰难转型……不同的是,在制度选择上,风云际会的历史给了这两个国家不同的现代化道路。相似的历史、共同的梦想,使发展模式迥异的这两个国家互为参照,构造一个“两生花”般的现实奇境。

对于中国来说,在此对比背后,却是一个变动不居的现代化参照。自1840年以来,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为口头禅的中国人并不缺学习的动力与激情。除了印度之外,无论是学习“同文同种”的日本、野心勃勃的苏联、实用主义至上的美国还是代表亚洲文化腾飞的新加坡、见证开放社会无穷文化创造力的韩国,甚至包括可能涉及未来亚洲精神整合的欧盟,作为一个迟到的文明古国,中国都显示出自己的谦卑与虔诚。

百余年来的艰难转型,见证了中国自一个“秦制汉犁”为主要文化传统的帝国向一个文明、开放的现代国家转型的雄心壮志;它同样见证了今日中国逐渐告别“赶英超美”的急功近利,告别学习“老大哥”的盲目跟随与势利,并因此获得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学习舞台——世界是中国的课堂,凡是一切有益于中国与人类进步的东西,都是值得中国孜孜以求的知识。显然,这种开放不是以此博取短暂的政治奇迹,而是要以更开阔的心胸面对世界,超越历史的樊篱。

正因为此,在具体实践中,这个国家逐渐抛弃了有关“中体西用”、“全盘西化”与“半盘西化”的政治争论,而将目光投向更实用、更持久的文明与更开放的生活。有论者说,今日中国的改革已经到了“关键时期”。然而,如果我们将改革视为推动社会进步的“零星工程”,就不得不承认,那每时每刻的改革,都意味着我们走在十字路口,需要抉择。

庆幸的是,我们现在有足够多的国家的改革可以参考。不断的比较、试验与反思,有助于我们为中国的现代转型厘清方向、选准模型。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参照关系也将中国注入新的迷惘。对于改革来说,任何审慎是必要的。近年来中国医疗改革的挫折与不尽人意,与近日人们关于“英国模式”与“美国模式”的激烈讨论,证明改革的每一步,都要走得小心翼翼。一些改革衍生的消极的“路径依赖”,在某种程度上说,也可以被理解为对错误抉择者的惩罚。

有理想的中国,在世界寻找自己的现代化坐标。但是,我们的坐标不仅在世界,而且在人心。换句话说,我们不仅要面向全世界,以开放的眼光寻找坐标、获得参照,同时要建设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打破权力与资源的垄断,使每位公民都能够人尽其言、舒展心灵,参与到这种抉择中来。

所谓渐进改革,就是一点一滴地跨越历史迷茫。为此,我们更应该以“增量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中国当下的进步积累。现代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让每位国民可以争自己的自由与幸福、发挥自己的创造,才能真正创造一个国家的伟大价值。在此意义上,我们更相信:只有心中的自由与脚下的幸福,才是国家现代化的真正坐标。

Commenter cet article

小倎ʞ• 29/09/2006 08:45

好文!
目前中国现代化的关健词是:开放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