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圆明园重建看“增量历史”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南风窗

 

浙江横店集团近日将筹资200亿元,耗时5年在横店再造圆明园,初步规划占地面积350公顷,与圆明园一般大小。据称,北京的圆明园遗址仍然记录1860年屈辱史,而横店圆明园的任务是重现1860年以前的艺术辉煌。

此举真实与否姑且不谈,然而诸多关于圆明园的争论,却不得不发人深思。

赞成者相信,圆明园虽然承载了中国人记忆深处的隐秘,但是重造一座“万园之园”,让众多仰慕古代高超建筑艺术,也未尝不妥。

反对者认为,当满目疮痍的圆明园在异地被还原为光彩夺目的游乐园之后,这将是一种令人难堪的悲哀,圆明园是国家文物,不可以随意篡改与颠覆。

甚至有人说,“圆明园作为满清奢华的象征,其价值就在于毁灭”。如此逻辑,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是为了将中国人从满清帝制中解放出来,如此一来,中国人岂不是要感谢雨果笔下的这两伙“强盗”?

痛苦变成一种禁忌。与此截然不同的是,“9·11”后,同样深受心灵重创的美国人并不反对重建世贸大楼。美国人不但重新设计了“自由之塔”,而且建立了存放未明身份者遗骸的纪念馆。进一步说,痛定思痛后的美国人并没有将自己的痛苦定格在毁灭之上,而是选择了继续创造——只有百折不挠的创造才是对历史最好的纪念与超越。

国家如人,不必活在屈辱的记忆中。从这方面说,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只要遵从市场规律与正常的权力运行,圆明园并非不可重建。试想,创建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博物馆,并且将之名为“圆明园”,续接中华文明对艺术与园林的情有独钟,何尝辱没中国人的心灵?显然,信守契约的创造并不会减少中国的“历史存量”,反而会让历史有所增益。

俞可平在《增量民主与善治》中推出了“增量民主”的概念,指出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可裹足不前,应一点一滴向前拱进。笔者相信,为了更好地理解历史,我们更有必要树立一种新的观念,即“增量历史”观。

面对历史与未来,“增量历史”至少有以下双重含义:

其一,为了更好了解过往的一切,我们理应尽可能多地发掘史料,务求接近历史真相。不可否认,今日史学研究多有“英雄主义”倾向,就像树典型一样做“历史的减法”、削枝去叶,仅将余下“有用的事迹”入史。对于曾经的屈辱,运用的同样是这种削枝去叶的历史减法。具体到圆明园,百余年辉煌历史被缩减为一场赤烈的大火,而它几乎成了中国人关于圆明园的所有记忆。

马斯洛说,“整个思想史就是说人性坏话的历史”,历史只是抽象的统计学,不能真实反映人类的精神。同样,屈辱记忆并非圆明园的全部历史。倘使中国人心怀高远、驰骋古今,所应铭记的就不仅是那场播撒屈辱的大火,更应探索圆明园历史的全部,铭记“万园之园”背后所承载着的“凡尔赛梦”或“卢浮梦”。

其二,着眼未来,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创造、不断谋求历史增量的过程,一个循序渐进、点滴积累的过程。为此,我们理应鼓励创造,因为人类一切增量历史都源于创造的累加。历史存量加上增量将转变为一个更大的存量,见证人类文明的成长。

学会透过增量历史来看世界,既有益于我们以更实用、全面的眼光来理解历史、续接历史,更可帮助我们摒弃那些纠缠于政经之上的无谓的时代虚荣。

我们为什么反对“GDP崇拜”?无疑,财富与经济的增长可被视为一种历史增量,但是仅以统计报表来计量一个时代是远远不够的。两位经济学家互相“买吃狗屎”的经典寓言同样揭示,那些与创造无关的交易不会提供历史增量,正如以掠夺为目标的暴乱与“伪革命”不会增加人类财富一样。

总结历史,今人所以“慎言革命”,是因为革命会带来历史增量,也可能消减历史存量。法国大革命的马车不仅带来了《人权宣言》,同样撞毙了无数无辜的市民。我们谴责历史上的武斗与文革,是因为看到了这些运动对好传统与朴素生活的破坏,看到了曾经积累的历史存量毁于旦夕。

钱穆在《国史大纲》篇首开宗明义,称一国之民“对其本国以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以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显然,我们理应将这种“温情与敬意”投向那些为提供历史增量的创造者。对于毁灭人类前程的“新世界缔造者”,希特勒之流,是谈不上“温情与敬意”的。

有人问,希特勒给人类带来了教训,是否意味着一种历史增量?当然不。理由是,历史教训的意义完成并非来自希特勒本人,而是来自充分汲取了历史教训的后来者。苦难并不会带来历史增量,是那些积极反思并超越历史的创造者克服磨难、书写了人类进步史。

日子海水般逝去,昨日的种子,已经长成了向日葵。中国转型至今,我们更能体味到胡适所言“争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的深刻内涵。在走向开放社会的伟大征程中,每个人争自己的自由,不仅盘活了自由的历史存量,也完成了自由的历史增量。从增量历史角度说,我们相信,无论是对于个体还是群体,只有不断创造,做好“人生的加法”,才能做好“历史的加法”,也只有不断创造,才能真正埋葬创造被毁灭的屈辱。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借向 29/09/2006 13:28

很深刻!

fengc 29/09/2006 09:07

很好的概念!